15:08 2021年05月13日
  • 「我和安娜是在香港遇到的,在那兒我們擔任一家時裝公司的翻譯。我們旅行了兩年,然後決定去俄羅斯:先去了聖彼得堡,然後和她的母親一起住在克拉斯諾達爾。那時,新冠疫情升級,邊界被關閉了。之後我們去了安娜的家鄉新西伯利亞。因此,我在俄羅斯已經生活了整整一年。」
  • 「我最喜歡的是俄羅斯姑娘的幽默感。俄羅斯人的幽默被大大低估了。人們甚至沒有意識到俄語是如此的俏皮。我的女朋友總是很容易就讓我大笑起來。」
  • 「與俄羅斯人經常出現在好萊塢電影中的情況相反,他們非常友善和好客。」
  • 「如果我有機會接種衛星V疫苗,我會很樂意接種。疫苗已被證實是有效的,幾乎沒有副作用。」
  • 「我愛上了俄羅斯。我很想留在這裡。首先在這裡,你可以看到獨有的美麗的四季。我第一次過了一個有雪的聖誕節。我愛上了俄羅斯的建築。我拍了很多照片。」
  • 「俄羅斯人通常對外國人持有特殊的態度。對我這樣的遠方來客特別感興趣。 每個人都瞭解了我的故事,都想以某種方式幫助我。」
  • 」和我的「俄羅斯岳母」在一起會有著獨特的生活經歷。每天早晨醒來就能聞到烘焙的味道,這太令人難以置信了。她對我很好。
  • 「我是蕎麥粥和羅宋湯的忠實粉絲。不幸的是,由於我是素食者,所以我無法欣賞很多菜餚。但是安娜準備了非常棒的素羅宋湯」。
  •  「我很喜歡俄羅斯風格、俄羅斯音樂和電影。我特別喜歡電影‘兄弟’和維克多·崔的歌曲」。
  • 「令人驚訝的是,新西伯利亞有一家餐廳,澳大利亞廚師在那裡工作!我想我們可以在西伯利亞中部與他們建立一個澳大利亞公社 。
© 照片 : James Cater Photography
「我和安娜是在香港遇到的,在那兒我們擔任一家時裝公司的翻譯。我們旅行了兩年,然後決定去俄羅斯:先去了聖彼得堡,然後和她的母親一起住在克拉斯諾達爾。那時,新冠疫情升級,邊界被關閉了。之後我們去了安娜的家鄉新西伯利亞。因此,我在俄羅斯已經生活了整整一年。」

澳大利亞成為無法完全確保其公民返回家園的國家之一。高昂的票價、強制檢疫費以及對入境人數的限制,使得大約4萬澳大利亞人無法返回家人身邊。其中一個人就是詹姆斯•卡特,他在俄羅斯西伯利亞地區的核心地呆了整整一年。

澳大利亞人並不氣餒。現在他和他的俄羅斯女友安娜生活在新西伯利亞,為婚禮做準備,還經營著一個有關西伯利亞生活的照片博客。

然而,他真心地為同胞們難過——他們中的許多人要不幸得多。

 

關鍵詞
西伯利亞, 澳大利亞
社區公約討論

更多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