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40 2021年12月04日
評論
縮短網址
作者:
0 220

歐洲的天然氣價格每天都在打破新的記錄。高峰時價格已經超過1600美元/千立方米。據能源市場分析師稱,在即將到來的取暖季節,歐洲可能需要煤炭來解決能源供應問題。中國也在努力擴大煤炭儲備,並要求國外電力和燃料供應商增加出口。能源危機出乎意料地席捲了世界許多地區——從歐盟到亞洲。「完美風暴」的局面已經形成:危機的成因早已成熟,擺脫上次危機是其新一輪危機的誘發因素。

沒有煤炭,歐洲將挨凍。天然氣價格的上漲加速了通貨膨脹。綠色能源沒有發揮預期效果。氣候義務被證明無能為力。世界上很多媒體都充斥著這種可怕的頭條新聞。電力短缺同時出現在完全不同的市場——歐洲和亞洲。例如,中國在其大部分省份實行了能源配給制度。從政府的最新聲明來看,這已經是一個防止居民電力供應中斷的問題。歐洲國家嚴重關注其經濟狀況和社會穩定,因為天然氣價格每天都在刷新新紀錄:幾個月內價格幾乎翻了三倍。此外,儲氣設施正在迅速耗盡——根據電力工程師的預測,藍色燃料只有在冬季異常溫暖的情況下才足夠。無論是在歐洲還是亞洲,都沒有應對寒冷天氣的「B 計劃」。

媒體:歐洲需要俄羅斯提供更多煤炭
© Sputnik / Evgeny Epanchintsev
為甚麼會這樣?眾所周知,當多個負面因素同時出現時,就會發生災難。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全球能源戰略中心的一項研究表明,每個因素都醖釀了相當長的時間,都是由政治、經濟、氣候原因造成的。只是現在情況已經孕育成熟。

一是今年年初出現的氣候異常是一切的罪魁禍首。歐洲的冬天寒冷,導致燃料供應短缺。美國德克薩斯州最嚴重的霜凍打擊了液化天然氣生產。順便說一下,自然因素即使在現在也在發揮作用。由於美國的颶風,包括歐洲在內的國外液化天然氣運輸速度低於預期。

第二個因素是對可再生能源的過度信賴。沒有人認為存在全球氣候變化問題,必須為減排而奮鬥。然而掌握新能源領域的過程應該是平穩漸進的。鑒於目前的技術發展水平,像歐盟那樣依賴風力發電是危險的。今年夏天就異常平靜無風,可再生能源的發電量遠低於預期。

順便說一下,中國在一定程度上也受到了全球綠色能源炒作的影響。北京宣佈到2060年全國將實現碳中和。中國發起了一場大規模運動,以減少對環境產生負面影響的煤炭生產,並淘汰落後的燃煤電廠。但是煤炭在能源平衡中的份額仍然超過50%。現在,當國家需要增加發電量時,完全可以通過擴大燃煤電廠的運營來實現。但畢竟煤炭產量也減少了,技術上不可能快速增加。結果,不得不採取極端的電力配給和釋放國家煤炭儲備的措施。就連對被暫停進口的澳大利亞煤炭也採取了行動:據路透社報道,中國對儲存在港口倉庫數月的煤炭進行了快速清關。

西方國家領導人的政治決定也導致了所需類型燃料供應不足的事實。多年來西方集體一直在阻撓俄羅​​斯的天然氣供應,例如北溪2號天然氣管道。在與西方關係普遍惡化的背景下,俄羅斯礦業公司轉向了東方消費者。例如,俄羅斯天然氣工業股份公司向中國供應管道天然氣。煤炭公司還簽訂了向亞洲供應產品的穩固合同——這些市場佔俄羅斯煤炭供應總量的一半以上。 Wood Mackenzie Ltd 指出,現在,當歐洲可能需要俄羅斯煤炭時,就不可能像那樣迅速獲得。俄羅斯的採掘能力也有限。同時也有義務向亞洲供應這種燃料。

由此可見,政治遊戲、氣候承諾、自然災害是當前能源市場「完美風暴」的組成部分。但還有第四個同樣重要的因素,它似乎引發了連鎖反應。在 COVID-19 疫情引起的危機之後,今年全球經濟開始復蘇。中國的復蘇速度比其他國家快——整個國家成功地將冠狀病毒感染病例數保持在接近於零的水平。其他國家也在逐步恢復對商品的需求,其中大部分由中國生產。由於工業生產的增長,中國對燃料的需求也有所增加。根據哥倫比亞大學的數據,2021 年上半年中國對液化天然氣的需求增加了四分之一。由於大部分液化天然氣運往中國和其他亞洲國家,歐洲面臨嚴重的燃料短缺。

COVID-19 疫情在不同國家的不均衡表現導致了物流中斷。由於疫情造成的封鎖,油港斷斷續續地工作。因此,燃料的運輸不再像以前那樣有規律地進行。此外,問題既存在於國際貿易層面,也存在於向最終消費者提供燃料的層面。例如,在英國,許多加油站空無一人——汽油短缺。這是由於缺乏油罐車司機,他們要麼在疫情高峰的封鎖期間被解雇,要麼受到英國退歐政策的影響。以至於他們不得不讓士兵去開油罐車,以某種方式解決燃料短缺的問題。

現在每個國家都像在疫情期間一樣,自己解決自身問題。例如,中國金融監管部門已下令各銀行,包括所謂的「政策性銀行」,為煤炭行業和電力供應商提供穩定的信貸。與此同時,監管機構警告不得將信貸資源用於投機交易,包括燃料期貨。此前,中國國務院副總理韓正要求國有能源企業不惜一切代價確保電力供應穩定。法國和西班牙當局呼籲對歐盟能源市場進行改革。他們認為有必要為消費者調整電費,後者的電費呈指數增長。英國人在恐慌中購買汽油和柴油,從而進一步加劇了短缺。

令人驚訝的是,西方政客還未得出最簡單的結論,儘管上次的結論還是疫情爆發時提出的。如果問題本質上屬於全球性,那麼它只能通過全球性的協調措施來解決。畢竟,抗疫措施的不均衡性是失衡的先決條件,而失衡也是當前能源危機的罪魁禍首。今天雖然一些國家不惜一切代價解決能源問題,但危機還會在世界其他地方重現。如果出於政治野心,干預能源項目的發展,讓位於有損常識的炒作,這種危機可能會成為生活中的常客。舉個例子,無需看得太遠:一年前預計 COVID-19 將在六個月內被擊敗。現在越來越多的專家說,這種新的疾病可能將長久與人類共存。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關鍵詞
天然氣, 能源, 煤炭, 電力, 燃料, 中國, 短缺, 供應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