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9 2021年09月18日
評論
縮短網址
作者:
0 417

3月中旬愛沙尼亞一家法院將愛沙尼亞海洋學家塔莫·庫特斯(Tyrmo Kyuts)判處三年徒刑,罪名是為中國從事間諜活動。似乎中國情報部門正在加強自身活動的這種說法流行於美國和西歐國家由來已久,但在東歐國家,這卻新鮮得很。俄羅斯軍事觀察員瓦西里·卡申在為衛星通訊社撰寫的此篇評論中開篇指出,首先這發生在其情報部門受控於美國的國家。

現年57歲的庫特人庫特斯於2020年9月被愛沙尼亞安全部門逮捕,據稱他於了2018年開始為中國軍事情報部門工作。據愛沙尼亞媒體報道,除他外,還有另一名婦女參與中國間諜案,暫時還未對她宣判。

媒體:英國政府稱過去一年驅逐3名記者身份的中國間諜
Press Service of the President of Ukraine/Mikhail Palinchak

各國一直相互間進行情報活動。這是國與國關係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僅僅間諜或逮捕外國情報人員的事實並不意味著兩國關係不好。在國家間正常關係下,涉及發現外國情報人員的事件根本就不屬於政治層面。但在兩國敵對或惡化的關係中,間諜事件可被用來製造醜聞及政治輿論。

中國情報部門的活動這一話題長期以來一直引起美國和亞洲及太平洋一些國家媒體的關注。但在東歐國家,這種現象還是相對較新。在蘇聯解體後的整個時期,該地區許多國家一直生活在間諜狂熱和打擊陰謀的氛圍中,但是傳統的「稻草人」以及所有設想的威脅來源是俄羅斯,而不是中國

中美關係的惡化在很長一段時間並沒有影響到中歐和東歐。圍繞南海和台灣發生的事件對於這個地區的國家來說都因太遙遠而與自己毫不相干。它們經常依賴與美國的合作,但是卻成功地發展了與中國的關係。

此外,它們還努力發展這種關係,並認為中國作為另一投資國選項的存在將加強東歐人與歐盟就經濟問題進行談判的地位。儘管歐洲委員會不滿意,但是仍在聯合中國與中歐、東歐和南歐國家的17 + 1機制的框架內開展合作。

蓬佩奧談中國在美國開展間諜行動
© REUTERS / Brendan Smialowski
然而在2018年中美對抗加劇之後,情況開始發生變化。 2019年1月波蘭以間諜罪逮捕了居住在本國的一名中國商人,似乎他在中國情報部門工作。按照波蘭官方的說法,他收買了波蘭安全部門的前副主任(他也是波蘭網絡安全方面的領先專家)與中國合作。據媒體報道,被捕的中國商人王維京參與了華為產品在波蘭的分銷。

後來,2019年捷克安全部門發佈了一份報告,其中指出,中國在該國的情報活動與俄羅斯的情報活動規模一樣。據說中國情報人員正在積極招募捷克科學家,官員和安全機構的官員,並利用學術交流渠道收集信息。

立陶宛安全局於2019年發佈了類似的報告。根據立陶宛的報告,中國情報部門活動的目的是影響立陶宛在台灣和西藏問題上的立場,不過這聽起來十分荒謬。

不過這些報告還是產生了一些具體的後果。在逮捕涉嫌為中國從事間諜活動的嫌疑人之後,波蘭呼籲對華為形成「歐洲共同立場」。立陶宛於2020年出台了對中國網絡安全服務和產品的禁令。

上述所說的一切都發生在最依賴美國的國家。眾所周知,這些國家的情報部門都是在美國情報部門的控制下創建的,並在其直接領導下運作,服從於美國人而不是本國政府。

隨著中美競爭越來越具有了全球化和互不妥協的特點,美國的「主要合作夥伴」都不能對此袖手旁觀。世界上任何國家都不能與美國保持平等夥伴的關係,與美國的任何緊密合作都必須放棄自己 的獨立外交政策。因此,不能排除某些東歐國家即使在可能給自身造成損失的情況下也要惡化與中國的關係。在這方面,可以推測可能還會有不少類似的「間諜醜聞」出現。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關鍵詞
東歐洲, 中國, 俄羅斯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