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 2021年11月29日
評論
縮短網址
0 0 0

美國是在為貿易談判製造緊張氣氛,但中國不會屈服於其壓力,俄中兩國專家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就白宮5月29日的聲明評論道。按照白宮的聲明,美國仍將對中國商品加徵關稅並對高科技領域投資採取限制性措施。專家們認為,美國沒有明確的談判計劃,因此才在做出決定時如此倉促和衝動。

白宮改變同中國就暫時放棄針對對方的關稅戰達成的一致,實屬草率之舉。這種一致是5月17-18日華盛頓第二輪貿易磋商的主要成果。它實際上被白宮在第三輪談判前夕而否決。第三輪談判6月2-4日應在北京舉行,屆時美國商務部部長羅斯將率團參加。而在美國政府昨天的聲明中,6月15日將公佈被加徵25%關稅的中國500億美元商品清單。此外,美國還將在6月30日之前宣佈對與"工業重要技術"有關的中國個人和實體實施投資限制和出口管制。

許多亞洲和西方媒體指出,白宮的這一決定與美國財長姆努欽上周有關華盛頓在貿易談判時"暫停"對華貿易措施的聲明相違背。

俄羅斯政治學家亞歷山大·拉林不排除美中還在進行著某些秘密談判的可能。很少有人知道它們,但白宮突然公佈的聲明就有可能反映了這些秘密談判的結果。


亞歷山大·拉林說:"給人一種印象,似乎美國人沒有明確的對華政策,他們急躁不安,今天這樣表現,明天又翻臉。也許不同的政治力量在向特朗普施壓。這也許可以用來解釋為甚麼美國在美中談判中達不到自己的既定目標而反復無常。結果逐漸讓矛盾整體激化。中方為和平解決貿易衝突所做的努力,得不到美方的支持。"


或許我們將被迫見證美中經貿關係的進一步惡化。這在相當大程度上與特朗普的一貫立場、他對美國在大大改變了的世界中美國的角色的理解有關。美國的現行政策將再次導致摩擦和矛盾的加劇,不僅同中國,也同俄羅斯,歐盟。實際上湍流與動蕩也因此成了全球性現象。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研究員卞永祖認為,今天的美國是個"泥足巨人"。這反映在它同中國的談判中。


卞永祖說:"我認為,就中美貿易問題來看,特朗普之所以變臉如此之快,也是他的一種策略。因為劉鶴副總理赴華盛頓與美方進行的上一輪貿易談判中,雙方只是達成了宏觀上的協議,而美國商務部長羅斯本週六即將來北京與中方就中美貿易的細節問題進行磋商。談判期間,中美兩國必然會為了各自的國家利益展開詳細討論,相互博弈。所以,從這一角度來看,白宮發佈這一決定一方面是在向中國施壓。另一方面,特朗普重提對中國進口產品徵收關稅一事也是想給商務部長羅斯一些壓力,相當於將羅斯‘抬到了火上烤'--迫使他必須在中美談判中拿出強硬態度。當然,這種做法對中美談判而言是有害無益的,這只會徒增談判難度,擠壓談判的空間。此外,特朗普變臉的速度之快,也恰恰表現出美國因實體經濟下降而產生的焦躁與不安,其外強中乾的狀態也體現得淋灕盡致。儘管如此,美國還是不會從自身尋找原因,而是企圖將矛盾和壓力轉嫁到外界。"


中國山西財經大學副教授李凱認為,美國不能因中國在捍衛自己國家利益上的堅定立場而向中國施壓。


李凱教授說:"關於美國的反復無常可以從兩個層次來看:第一,美國始終希望在談判中達成兩個目標,一是減少中美兩國巨額貿易逆差;二是遏制‘中國製造2025計劃'的發展。劉鶴副總理最近一次赴華盛頓與美方進行的談判中,只解決了減少中美貿易逆差問題,答應擴大對美進口,可以說,中方在這方面做出了相當大的讓步。但是美國的另一個目標--遏制‘中國製造2025計劃'的企圖還沒有實現。當然。這也是中國不可能答應。因此,雙方發佈聯合聲明之後,儘管暫時擱置了貿易戰,但是美國國內的壓力仍然很大,他們總是抱有一種優越感,認為美方還應該在談判中獲取更大的利益或者進一步達成自己的預設目標。這也是美國重提對中國進口商品徵收關稅的原因之一。第二,這其中也有美國政府戰術層次的考慮。商務部長羅斯6月2日即將來華就中美貿易的細節問題與中方展開談判,在談判前夕,白宮發佈這樣的消息實際上也是企圖為談判營造一種先聲奪人的氣勢,同時也是在給對方施壓。這基本上已經成為特朗普團隊的一種慣例。但是最終,美國能否達成目標,我們恐怕還要拭目以待。"


北京迅即表達了自己的官方立場。中國商務部新聞發言人表示,我們對白宮發佈的策略性聲明既感到出乎意料,但也在意料之中,這顯然有悖於不久前中美雙方在華盛頓達成的共識。無論美方出台甚麼舉措,中方都有信心、有能力、有經驗捍衛中國人民利益和國家核心利益。中方敦促美方按照聯合聲明精神相向而行。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關鍵詞
中國, 美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