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8 2021年06月16日
評論
縮短網址
0 0 0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北京4月17日電 中國上海外國語大學中東研究所、上海高校智庫復旦大學宗教與中國國家安全研究中心副研究員鈕松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表示,土耳其改行總統制不可避免對其本國的世俗化構成巨大威脅,與歐盟的期許漸行漸遠。

土耳其修憲公投16日舉行,該公投將決定土耳其現行政治制度是否由議會制改為總統制。據土耳其阿納多盧通訊社公佈的初步計票結果,根據已統計的99%的選票,憲法修正案支持者獲得了51.4%的選票。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本人向總理耶爾德勒姆祝賀公投的肯定結果。他稱,憲法公投中通過的決定是該國歷史上最重要的改革。

對世俗主義的挑戰


鈕松指出,土耳其此次公投目的是改變國家政權體制,為改行總統制鋪路。總統制方案最終以微弱多數獲得通過。由於土耳其的總統制是具有強烈伊斯蘭背景的埃爾多安政權大力推動的,因此隨著未來國家權力進一步向總統集中,這不可避免會對土耳其的世俗化構成巨大威脅。正義與發展黨的執政及改行總統制,本身就是對凱末爾的世俗主義和共和主義原則的根本性挑戰。

專家稱,目前土耳其已推進世俗化數十年,即便改行總統制,但這也很難改變國內的宗教政治生態。伊斯坦布爾及愛琴海沿岸等富庶地區是反對總統制的重鎮,反對總統制是表象,其實質是守護建國以來的世俗化成果。

未來與歐盟和北約關係

鈕松表示,當前歐洲飽受難民對社會安全的威脅和伊斯蘭極端主義對國家安全的威脅,這種威脅已經促使歐洲政壇右翼化傾向愈發明顯。土耳其政治上作為與歐盟有著特殊關係的伊斯蘭國家,地緣上作為歐洲與西亞的交匯點,其一舉一動都會引起歐洲的高度關注。一個強烈伊斯蘭背景的、總統制的土耳其,顯然已與歐盟的期許漸行漸遠。

他分析道,歐盟與土耳其關係錯綜複雜,如果說過去數十年,一個高度世俗化的歐洲,主要是出於對土耳其經濟發展水平、少數族群人權狀況考慮的話,那麼“9·11”以來尤其是“阿拉伯之春”以來,遭遇嚴峻宗教極端主義挑戰的歐洲,則是更多對土耳其的宗教化傾向的警惕。不僅如此,作為歐盟“三駕馬車”之一的英國大力推進“脫歐”,歐盟與土耳其都在發生很多變化。在目前情形下,歐盟與土耳其之間的距離正越拉越大。

談到與北約關係,鈕松認為,土耳其此次改行總統制主要是針對國內政治,未來埃爾多安還是會保持土耳其的多面向外交格局,在軍事安全上依舊會保持與北約的合作關係,畢竟美歐在中東安全上也離不開一個北約框架內的夥伴。北約成員國的身份也是土耳其在對俄軍事安全合作上的“籌碼”。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與本社立場無關

相關的:

歐盟官員呼籲土在實現憲法修正時取得居民最大共識
關鍵詞
埃爾多安, 土耳其, 歐洲, 歐盟,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