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3 2021年11月29日
軍事
縮短網址
作者:
緬甸軍事政變 (89)
0 176

緬甸街頭暴力事件的增加殃及到了中資企業。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的專家們指出,唆使襲擊中資企業的,可能是位於西方國家的緬甸人權組織。襲擊中資服裝廠的另一個說法:抗議者是為了破壞緬甸經濟,以向軍政權示威。

截至3月15日中午緬甸已有32家中資工廠被摧毀或燒毀。它們中的大多數是服裝加工廠。也有中國酒店被襲。中國《環球時報》推測,肇事者可能是受海外挑唆的當地反華人。該報指出,就在打砸搶發生前兩天,位於倫敦的非政府組織緬甸人權網絡(BHRN)的創始人Kyaw Win在Twitter上警告緬甸軍政府,如果有一名平民被殺,就會有一家中國工廠化為灰燼。

莫斯科國立大學亞非學院教授納塔利婭·別克傑米羅娃就此指出,圍繞緬甸發動的這場信息戰,當然也有外部參與者參與。納塔利婭·別克傑米羅娃教授說:

「在西方的緬甸人社區非常強大。當昂山素季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爭權鬥爭時,他們發揮了重要作用,他們的影響力相當大。當然現在不能排除來自國外的助長暴力的可能。故意散步各種謠言,導致當地人不滿情緒加劇。為此往往使用這樣的說法:吸引外國資本,首先是中國資本,會使緬甸企業家的處境惡化,似乎剝奪了人們的就業崗位。這種現象在東南亞其他國家也會遇到。當然外部力量完全有可能扮演一定角色。」

廈門大學南洋研究院院長李一平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不願看到中國在緬甸扮演積極角色的西方非政府組織可能是襲擊中資工廠的組織者。李一平院長說:

「我認為這一事件可能涉及以下方面:一是緬甸境內一直以來對中方在緬投資有看法的群體;二是西方在緬甸的NGO組織群體,他們不希望中國在與緬甸的交往過程中,尤其是在近來緬甸的局勢中獲得太多的利益。另外,緬甸軍方可能也會借助這樣一個契機來實行他所希望的戒嚴措施。可以說在這樣一個變化發展的進程中,無論是緬甸軍方還是緬甸的其他力量,包括緬甸民眾以及境外勢力,各方應該都會有一些自己的考慮。而在這一動蕩的時間點上,中方在緬人員的安全問題應該要格外引起注意。」

中國對緬甸紡織業的投資創造了40萬個就業機會,並帶來了可觀的出口收入。俄羅斯科學院東方研究所專家阿依達·西蒙妮亞認為,焚燒紡織廠是示威者對軍政權而不是緬中關係的打擊。阿依達·西蒙妮亞說:

「紡織品和資源是緬甸的主要出口商品。示威者可能會以為,燒掉這些企業可能會使本國的經濟狀況惡化。這對不擇手段推翻軍政權的示威者有利。中資企業不過是落入了暴徒手中,這不是某種專門的反華行動。」

中國是緬甸的主要外國投資者。中國南海研究院副研究員陳相秒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緬甸有太多的中資企業,不幸的是,它們不可避免地會成為極端分子的襲擊目標。陳相秒專家說:「根據目前的局勢,我們暫時還不清楚這一事件背後的肇事者到底是何方勢力或極端分子。同時由於緬甸新聞信息比較閉塞,目前還沒有媒體曝出除中資企業外,是否還有其他國家或地區的企業也受到影響。

「眾所周知,緬甸的外資主要來自於中國。隨著市場的發展趨勢,包括服裝等一些勞動密集型的製造業企業都從大陸轉移到了緬甸。這也就意味著現在緬甸很多的中資企業必然會成為一些不法極端分子的目標,因為我們的企業數量最多。另外這次事件還會讓人聯想出,緬甸國內有一部分人借動亂為契機,故意掀起反華極端行為。實際上這也是我們所擔心的,我想不排除有一部分人想借陰謀論來大做文章,從而干擾中資企業在緬甸的投資,畢竟這涉及到企業影響力的競爭問題。

「我們可以看到,針對此次事件不少人引申出非常多的陰謀論,比如為甚麼針對中國、背後是否有政治因素等等,這些內容都還需要進一步的考察。中國外交部也就此事發表了聲明,表示中資企業在緬甸的投資是市場行為,給緬甸當地創造了數以萬計的就業崗位,是在促進緬甸的民生發展。

「結合當前的情況來看,此次襲擊對中方企業和所有在緬甸的外資而言都會造成較大的影響,讓國際社會對緬甸的投資環境感到一定擔憂。我個人認為在此關鍵時刻,緬甸各方力量都應該看到這種趨勢是不利於緬甸自身經濟發展的,不利於緬甸社會民生就業等各個方面。同時我認為緬甸也應該給中國和國際社會一個合理的說法。」

並非只有中國大陸投資的工廠在緬甸遭到暴力襲擊。3月15日台灣外交部門宣佈,一家台灣公司也成了暴力行為的受害者:由於示威者的行動,這家公司的10名員工曾一度被困在工廠。

此外日本內閣官房長官加藤勝信週一表示,政府將對緬甸經濟合作和政策做出回應。

中方則表示,周日襲擊造成的損失達2.4億元人民幣,約合3700萬美元。中資公司兩名員工受傷。

題目:
緬甸軍事政變 (89)
關鍵詞
緬甸, 中國, 企業, 工廠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