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8 2021年09月19日
經濟
縮短網址
作者:
0 1514

愛立信在中國移動700MHz頻段5G網絡建設中獲得了2%的市場份額,公司透露。儘管這一份額低於愛立信在中國提供的 2.6 GHz 頻段的 11% 份額,但愛立信留在中國市場這一事實本身足以說明中國希望保留競爭。

5G 網絡建立在不同的頻段上,具體取決於使用它們的地點和應用領域。頻率範圍越高,這種網絡可以提供的數據傳輸速率就越高。但是信號的穩定性和傳播距離成反比。因此,人們普遍認為 ,C波段 (3.4-8 GHz) 是城市環境的理想選擇。對於人口稀少和農村地區,700 MHz 頻段則更合適。對於需要高數據速率和低信號延遲的個別集群,則需要 20 GHz 或更高範圍內的頻率。

這一次中國移動和中國廣電在700 MHz範圍內的供應商之間分配了建設基站和基礎設施的份額。最大份額給了華為——約佔 60% 的市場份額。根據《華南早報》的計算,華為因此可以獲得383.5億元的合同。中國移動運營商並沒有在乎華為受到美國制裁而在獲得芯片方面遇到的一些困難,雖然芯片是生產基站和其他電信設備的關鍵部件。然而第二家公司——同樣受到美國制裁的中興通訊則獲得了中國 5G 設備市場的第二大份額,約佔 30%。

西方供應商諾基亞和愛立信在中國基站建設市場所佔的份額不到 10%。一方面,考慮到這些外國製造商多年積累的實力,顯然它們的份額可能應佔更大。另一方面,在瑞典當局拒絕允許華為設備進入本國市場後,愛立信擔心中國市場會對自己關閉。愛立信高官多次試圖說服瑞典領導層,華為設備不會像美國所說的那樣會構成安全威脅(美國一直以這一藉口要求其盟友放棄中國產品),強調無論如何,只要方法正確,可以保證網絡的安全,而不是完全排除中國設備。然而這些勸說都沒有奏效。瑞典當局已禁止華為參與當地 5G 網絡的建設。華為試圖對這一決定提出質疑,但迄今為止瑞典法院維護當局的立場

© Sputnik / Mikhail Voskresensky
雖然華為和愛立信可以被視為直接競爭對手,但如此對待中國公司顯然不利於瑞典供應商來。實際上瑞典市場對愛立信來說,沒有中國市場重要。中國佔愛立信去年銷售額的8%,而家鄉瑞典僅佔1%。北京向愛立信明確表示,它在中國的命運直接取決於瑞典當局將對華為做出何種決定。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梅新育表示,目前決定不完全將西方供應商排除在第五代電信網絡的建設之外,是因為北京希望保護全球世界貿易體系,防止其分裂。

梅新育專家說:「當前中國企業在歐洲北美的5G市場遭到排擠,在這方面我們無疑需要為自己的企業爭取權利,同時在保障企業生存方面,國內市場作為一個保底。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貿易國,希望能夠為全世界樹立規範和標桿。如果片面地以牙還牙,會造成整個全球市場割裂,重演1929-1933年大危機時期相互報復的局面,導致全球貿易再次螺旋式萎縮。因此綜合考慮之下,中國還是選擇允許外國供應商進入市場。這不僅對全球貿易經濟貿易活動是一個負責任的做法,也能保持中國市場的競爭,激勵中國企業不懈怠,讓外國企業感受到中國是一個開放的市場,是一個可信的、負責任的、且具有長期眼光的貿易夥伴,願意繼續與中國保持經濟技術等各方面的業務往來。」

美國正在試圖說服盟友在建設第五代電信網絡時放棄華為設備。然而華盛頓沒有任何回報。在美國已經沒有彼此可以競爭的供應商了。華為在西方唯一的競爭對手——諾基亞和愛立信——是歐洲公司。目前並非所有歐洲國家都願意聽從美國:例如,德國正試圖避免全面禁止中國設備。這並不奇怪:歐盟平均高達 40% 的現有電信基礎設施運行在華為設備上。拒絕中國產品需要對所有網絡進行徹底重組,而這是漫長而昂貴的。梅新育表示,對於西方供應商而言,與中國的合作很重要。

梅新育專家接著說:「目前中國是全世界最大的電信設備市場,也是使用標準最高、技術最先進的市場。對於包括愛立信在內的電信設備供應商而言,如果離開中國市場,基本等於退出世界前列。企業所研發的產品設備將只能在實驗室出現,而不能大規模地進入市場。而且中國的5G鋪展建設速度非常快,相關地產品設備只有在中國市場才能大量銷售和投入使用。因此愛立信若還希望在電信設備市場長期發展並保持前列,無疑離不開中國市場。」

有趣的是,西方廠商剛好不想把華為排除在外,相反,進入中國市場對他們來說很重要。首先,中國在發展5G基礎技術方面取得了重大進展。中國在該領域擁有超過三分之一的專利。其次,儘管美國無法決定5G的頻率,歐洲第五代網絡覆蓋非常分散,但中國已經成為5G基站數量和移動用戶數量的世界領先者。中國有超過1億人使用5G網絡,已建成80多萬個基站。預計今年還將有 400000 個基站點投入使用。因此,對於全球電信供應商來說,中國市場仍然是一塊難得的蛋糕。

關鍵詞
芯片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