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8 2021年07月30日
經濟
縮短網址
作者:
0 138

美國限制中國吸引美國專家。美國國會眾議院通過法案,禁止科學家在同時參與北京資助項目情況下接受政府資助。華盛頓的這一舉措符合美國與中國科技對抗的總體戰略。

2000年代末,中國通過了「千人」計劃。此舉是為了積極吸引世界一流專家赴華工作。按照計劃,將給專家們提供誘人的工作條件:工資甚至高過西方國家、為專家和其家庭成員提供簽證上便利、更高程度的學術自由、減少官僚主義和各種報表。

開始時,「千人計劃」首先針對的是在國外獲得高等教育和在那裡工作的華人。據美國「馬可波羅」智庫統計,9/10在美國獲得高等教育和學位的華人都留在美國至少工作5年。這樣,「千人計劃」極力為華裔科學家創造了不次於美國的條件。同時,沒有語言上的障礙、更為習慣的社會文化環境和為國報效的榮譽,都是吸引「海歸」回國的重要因素。後來,「千人計劃」開始擴展到其他民族的頂尖科學家。在美國,法庭將審理哈佛化學家查爾斯·李波(Charles Lieber)案件。公訴人認為,他隱瞞了在「千人計劃」框架下為中國工作的事實。但學者對此予以否認。

據彭博社報道,美國共和黨參議員蘭迪·芬斯特拉(Randy Feenstra)提出的法案,針對的是某些國家惡意吸引有才華的專家。法律草案獲得支持的原因在於,美國早前還通過了《美國創新與競爭法案》,計劃為基礎科學和先進技術研究提供2500億美元的國家投資。資金將由國家科學基金劃分。此計劃的目的是,提高美國在科技領域的競爭力,使美國立於領先潮頭。議員芬斯特拉建議,國家科學基金在分配資金時的條件是,禁止與其它國家搞合作。文件中除中國外,還有俄羅斯、伊朗和朝鮮。但專家們認為,主要目標是限制美國的主要對手--中國。

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執行院長、南海研究協同創新中心執行主任朱鋒認為,限制學者們進行交流,短期內將給中國發展造成困難。但從戰略層面上看,也不會給美國帶來任何利益。他說:

「由於美國的政策實質性地降低了中美高科技人才和相關學術機構之間的交往頻率,我認為短期內應該會給中國的科技發展帶來偏消極的影響。但是從長遠發展角度來看,我個人並不認為美國的做法會真正在全球得到更多國家的支持,畢竟科學家和科研機構之間開放友好的合作交流是推動世界科技創新的巨大動力,未來中國與除美國外的其他國家還會開展更多的科技合作。」

令美國驕傲的特斯拉、谷歌和英偉達(Nvidia)公司,都是由移民創立的。美國所取得的成就,是多年來吸引海外優秀人才的結果。嚴格地說,美國的成就源於世界知識的累積。中國人為科研創新做出了巨大貢獻。馬可波羅的研究人員對2019年科學期刊和頂級會議上發表的最成功和被引用的人工智能論文進行了分析。其中年度最為重大的神經信息處理系統會議,有一半多的研究成果是美國科研單位和公司的學者們發表的,比如谷歌、微軟研究、斯坦福大學、卡內基梅隆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但其中30%是中國研究人員完成的。

© REUTERS / Kevin Lamarque
谷歌前任CEO、現任美國人工智能安全委員會主席埃里克·施密特指出,中國在人工智能和其它戰略領域,與美國縮減差距的速度比預想的快。此前專家們認為是落後10年,最少也落後幾年,但不遠的未來,美國在人工智能、量子計算和機器學習方面的差距已不再明顯。施密特認為,美國要想戰勝中國,只能通過與日本和韓國搞聯合。專家朱鋒指出,出現的問題是,東京和首爾是否願意按美國的遊戲規則與中國「脫鈎」?要知道,這將給他們造成巨大的傷害。他說:

「根據美國參議院的決定,任何參與中國人才項目的美國科學家都不允許獲得聯邦資金的資助。然而過去我們可以看到,中美之間的學者申請各自相關的國家資助項目,只要完成好科技創新工作,都是符合人類共同利益的事情。因此我認為美國的這種行為不僅狹隘,而且短視。其他國家是否會效仿,我們當然將拭目以待。但是毫無疑問,如果日本和韓國相繼跟隨美國推出類似的政策,無疑會給中韓和中日之間正常開放友好的科技學術交流帶來巨大的傷害。」

在尖端技術和基礎研究領域,中國寄託於發展自身能力。考慮到與美國關係趨惡,中國將極力擴大與韓國和日本的合作。對東京和首爾來說,中國是最為重要的貿易夥伴。2019年,韓國四分之一出口到中國。而中國對日本而言,是第二大出口市場,約佔總出口量的20%。根據中國五年規劃,政府將每年增加7%的研發支出。據穆迪分析,韓國和日本夥伴,將成為中國科技戰略發展的主要外部受益者。另一方面,華盛頓並未給出具體的合作機制。埃里克·施密特承認,在Quad框架下,美國應能激活實際上的科技協作。但為此需要建立可行的運行機制,建立相應的機構。如果僅是聚起來「交談」,將不會有甚麼實際益處。

相關的:

美國欲在數字貿易領域制衡中國
關鍵詞
人工智能, 科技, 科學家, 美國,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