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9 2021年10月21日
經濟
縮短網址
作者:
0 62

拜登政府正在考慮與包括澳大利亞、加拿大、日本、馬來西亞、新加坡在內的亞太國家達成數字貿易協議的可能性。該協議將為數字經濟和貿易制定標準,包括數據使用的統一規則、電子通關協議等。拜登政府重返亞太地區貿易軌道的慾望一目瞭然。

可能達成的協議的細節尚未披露。然而,正如彭博社援引自己在白宮的消息來源所報道的那樣,拜登政府旨在尋求全面擴大與亞太國家的合作,包括在數字貿易方面的合作。該協議很可能以現有的數字貿易協議為基礎,例如,美日數字貿易協議、新加坡-澳大利亞數字貿易協議和新加坡-新西蘭-智利數字貿易夥伴協議。

© AP Photo / Ng Han Guan
在特朗普執政時,美國單方面退出了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實際上該協定最初就是由美國主導的,為的是對抗中國在該地區日益增長的貿易和經濟影響力。接下來該協定的組建被日本接管,在「瓦解了」的TPP基礎上,與其餘11個國家形成了《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總的來說,它包括了先前協定的所有要點。其最終目標是在太平洋地區建立一個類似於歐洲市場的單一市場。

然而,事實上,如果沒有美國,這個貿易組織就沒有明確的經濟領導者。參加CPTPP的11個國家僅佔世界GDP的11%。顯然空的空間遲早要被填充。去年中國宣佈有意加入CPTPP。今年開始了與組織成員的非正式談判。正如中國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所說,舉行會談是為了讓中國更好地瞭解協議的一些技術細節。中國很可能會繼續推動其參與國際貿易倡議。正如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博鰲經濟論壇上所說,中國將積極參與貿易和投資領域多邊合作,全面實施《外商投資法》和相關配套法規,繼續縮減外資准入負面清單,推動建設更高水平開放型經濟新體制。

對中國來說,加入TPP是有益的,因為加上中國最近加入的RCEP,這兩個組織佔世界貿易總額的三分之一以上。如果中國最終成為 CPTPP 的成員,全球經濟力量平衡將轉向北京。而中國加入CPTPP的時間雖晚,但也是一個優勢:協議已經成文,可以權衡加入該協議的所有利和弊。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中國WTO研究院、北京對外開放研究院教授周念利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表示,在這種情況下,對美國來說,提出某種新的貿易和經濟舉措來對抗日益增長的中國影響力是很重要的。

周念利教授說:「我認為這是肯定的。過去奧巴馬時期美國在亞太曾主導推進了 TPP,然後在特朗普上台後又退出,由日本牽頭帶領剩餘成員簽署了CPTPP。我們可以看到,在TPP框架下的第14章電子商務章中,很多關於數字貿易治理的訴求反映的都是美國的訴求,對美國而言具有戰略意義和價值。美國退出TPP,實際上是放棄了他在亞太數字貿易領域引領者的位置,是美國戰略的一個損失。拜登過去曾是奧巴馬的搭檔,個人比較注重規則導向,而數字貿易又是一個規則密集型的貿易形態,所以以怎樣的方式重歸亞太數字貿易制定引領者的地位,無疑是拜登非常關注的要點。我們之前也做過預測,包括根據拜登上台前本人和團隊的表述,美國基於CPTPP的框架重回亞太還是有可能的,甚至擴大至整個印太地區也是非常有可能的。」

然而,對於拜登政府而言,180度扭轉前總統的政策並使美國重返CPTPP在政治上並非如此簡單。民主黨和共和黨都反對這項倡議。特朗普之所以退出貿易協定,是因為它對美國經濟不利:他們說美國人將失去工作,而自由貿易體制只能有利於發展中國家成員。現在,當中國開始表現出加入CPTPP的願望時,拜登更難為美國為甚麼要與中國簽訂一個會取消貿易關稅的協議,而且貿易不平衡問題即使通過貿易戰也未能得到解決。

從這個意義上說,用單獨的協議來協調美國與亞太國家之間的數字貿易規則,確實可以成為美國重返亞洲的另一種方式。這一方向非常有前途。根據世貿組織的計算,通過引入數字技術,到 2030 年貿易增長可以平均每年加速 2%。此外,根據世貿組織的預測,25% 的貿易將發生在服務業,這是最容易向在線過渡的領域。另一個問題是,如果政治不干涉經濟,事實證明,貿易增長的最好結果可以通過中美合作而不是對抗來獲得。況且,據周​​念利稱,兩國在數字貿易方面的做法總體上非常接近。

她說:「在數字貿易治理領域,我認為中美應該是博弈的關係,既有合作又有分歧。從合作的角度來看,根據聯合國貿發會議報告,中美是全球當之無愧的數字經濟引領者。在數字服務稅、推動跨境數據流動、保護ISP等多數問題上,中美間還是存在共同的立場和觀點。而且歐盟當前在數字貿易領域推出了數字服務稅、出台了兩部新數字法案,這些措施實際上是增加了數字貿易的壁壘和成本。由於歐盟內部市場比較分裂,數字經濟發展得不是很好,產業競爭力也相對弱。與歐盟掄起的‘三板斧’相比,中美在這方面反而立場更加接近。當然,在數字知識產權保護、源代碼的保護等方面,可能中美也確實有一些分歧。但是總體上中美間在數字貿易領域的關係是博弈的概念,共同和分歧共存。」

周​​念利專家指出,中國還與許多國家簽訂了數字貿易協議:雙邊協議,例如與澳大利亞和新西蘭,以及多邊協議——RCEP 格式。同時,就其總的分量而言,RCEP已經超過CPTPP。目前,RCEP包括的國家總人口為22億,約佔世界GDP的30%。因此,替代性的數字貿易協定可能會在規模上變得更弱,因此美國無法實現削弱中國影響力的慾望。總的來說,各國參與中美貿易倡議本該都可受益。對於大多數亞太國家來說,美國和中國是最大的兩個貿易夥伴,貿易自由化將大大加強它們在市場上的地位。但另一個問題是,通過制定一項關於數字貿易的替代協議,華盛頓可以「為自己」制定規則,就像 TPP 一樣。然而,這樣一來,其他國家參與這一倡議的前景就會隨之變得模糊。TPP 的命運仍在提醒著美國的盟友:美國的行為都純粹是為了自身利益。

關鍵詞
貿易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