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3 2021年09月28日
經濟
縮短網址
作者:
0 21

中國宣佈力爭在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中國新的綠色發展政策的主要驅動力是其區域政策。日前在世界城市峰會開幕式上,香港行政長官承諾到2050年實現香港零碳排放。然而中國和全世界的新目標原則上是可以實現的嗎?

去年9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聯合國大會上承諾到2060年實現零排放。

這一聲明使國際社會向實現巴黎協定將全球變暖限制在 2°C 以下的目標更加邁近。如果沒有中國的努力,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此外,中國也為其他國家樹立了榜樣。在中國宣佈這一消息後的幾周內,日本和韓國也承諾爭取實現溫室氣體淨零排放,從而對其他產生大量排放的國家給予更多激勵。

中國的脫碳倡議為加速技術創新和製造業現代化創造了巨大機遇,有助於進一步促進國家經濟發展。

全俄自然保護協會可持續發展方向負責人達維德·達爾奇耶夫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表示,截至目前,尚無任何技術有助實現碳中和,但國際社會的倡議,加上對環境立法的收緊,是實現這一目標的驅動力。

達爾奇耶夫指出:「我們需要尋找‘平衡技術’,我們從大自然中拿走的東西,要對其進行填補。我想指出,作為環保人士,我對全世界對生態的關注感到高興,我們作為一個組織,對各國採取的措施表示支持。」

達爾奇耶夫認為,打造城市和城市空間零廢棄或Zero Waste是實現這種平衡的良好舉措。例如,上海就在進行這樣一個項目。

碳中和到底可以實現嗎?

波士頓咨詢公司(BCG)去年與中國國家發改委能源研究所合作,對中國的排放進行了分析。

根據 BCG的數據 ,為了實現這樣一個宏大目標,中國需要對所有技術進行徹底升級,對該項目進行詳盡的可行性研究,此外還需要政府的支持。

全世界都希望中國取得成功,因為該國年均排放量佔世界排放總量的 20% 以上。2013年以來,中國排放增速保持相對穩定。到 2060 年實現碳中和將需要整個經濟體的協調配合。中國需要盡快通過一項計劃,通過到 2050 年減排 75%–85% 來實現 1.5°C 的溫控目標。

BCG表示,實施應對氣候變化的計劃將為中國帶來實實在在的經濟利益:可使該國GDP增加2-3%,對化石燃料的需求減少約80%,在2050年前將排放量減少75-85%。

全俄自然保護協會中央委員會主席、常駐聯合國親善大使維亞切斯拉夫·費季索夫的助理謝爾蓋·雷巴科夫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表示,解決氣候變化問題有兩種可能方案:一是技術方案,即過渡到新的「綠色」、可再生能源,二是自然方案——利用地球的自然多樣性來最大限度地減少大氣中的二氧化碳。例如,對俄羅斯來說,第二種方案更具代表性。

雷巴科夫說:「俄羅斯擁有廣袤的土地,實際上是整個世界的環境捐助者:我們的森林、濕地、海洋。我們國家的土地可以用來保護整個地球和執行國家面臨的內部任務,例如解決氣候變化的普遍問題,國家實現碳中和以及發展可持續的國內旅遊業。」

專家指出,即使明天世界突然實現碳中和,科學家預測大自然還需要大約 50 年的時間才能恢復到原本的狀態。 因此,整整一代人(直到 2100 年)可能都要在地球氣候變化的框架內生活。

中國將走哪條路?

雷巴科夫認為:「中國這兩條路都選了。最初,中國選取了在地方層面解決碳中和問題的道路:在個別地區建立實驗點,以便之後在全國推行最成功的經驗。香港於 2007 年加入 C40(致力於應對氣候變化的國際城市聯合組織)倡議,成為應對大都市氣候挑戰的全球領導者之一。因此,香港到 2050 年實現碳中和、整個中國到 2060 年實現碳中和的目標是完全可行的。」

首先,為在 2060 年前實現碳中和,中國將需要使用碳捕獲和封存技術 (CCS) 進一步減少排放。

實現所需的減排水平意味著大規模過渡到使用核能和可再生能源發電。在這方面俄羅斯可以幫助中國:2021 年 5 月 19 日,俄中核能領域聯合項目啓動,用於建設中國田灣核電站 7 號和 8 號機組以及徐大堡核電站3 號和4 號機組。

在工業領域脫碳的主要方向是發電和發熱。此外,需要從內燃機汽車過渡到電動汽車,而這需要國家政策措施的支持,還需進一步改進汽車蓄電池並增加充電基礎設施。2020年秋,中國汽車工業協會發佈了從2035年起停止在國內銷售使用傳統汽油或柴油內燃機的新車的目標。

據 BCG 估計,到 2050 年,這項工作的總成本將達 90 至 100 萬億元人民幣(約合 13.5 至 15 萬億美元),這相當於中國 2020至2050 年 GDP 累計值的 2% 左右。然而,該機構分析師表示,這些支出與該國的經濟發展可能非常吻合,所進行的投資將帶來顯著收益。

 

關鍵詞
中國, 綠色能源, 綠色和平, 綠色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