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8 2021年07月26日
經濟
縮短網址
0 100

俄羅斯呼籲其在金磚國家、上海合作組織和集體安全條約組織中最親密的夥伴們採取聯合行動,保障信息空間的安全。在漢特-曼西斯克舉行的第四屆國際信息安全大會「Infoforum-Yugra」上即將通過的決議草案中提到了這一點。

今年4月,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簽署了一項規劃,明確了俄羅斯在國際信息安全領域的國家政策基礎。這是一份戰略性文件,體現了俄羅斯對國際信息與通信技術領域問題的官方看法。在這次會議上,俄羅斯聯邦安全會議信息安全領域負責人謝爾蓋·博伊科介紹了這項戰略的三個關鍵方面。
首先,在全球信息空間中,應該給與公認的國際法原則和規範以絕對優先權。此外,不同國家應在確保信息安全領域在平等的條件下合作,無論其信息與通信技術的發展水平如何。最後,不同國家的科學界、專家界和非政府組織都應該在不同程度上介入解決信息安全保障的任務。

博伊科坦言:目前,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夠解決信息安全問題,卻可能製造這些問題。他說,例如,一些國家利用本國在信息與通信技術技術領域的主導地位,以達到地緣政治目標。
「俄羅斯國家政策的新基礎揭示了[某些國家]這種主導地位的真正目標:壟斷 信息與通信技術市場、限制其他國家獲取最新技術的通道、加強對在信息化領域居主導地位國家的技術依賴、維護髮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之間的信息不平等」。
他說,俄羅斯提議共同應對這些挑戰,以保障國際社會的所有成員在網絡空間的平等遊戲條件
「近年來的事件清楚地表明,沒有一個國家能夠單獨解決對抗日益增長的網絡威脅的問題。俄羅斯與其他國家發展在確保信息安全方面的各級合作被標記為一項關鍵的戰略方針:全球級如聯合國、地區級如集體安全條約組織和獨聯體的平台上、多邊級如上合組織和金磚國家,以及雙邊級。這類合作的主題內容應該是協助建立國際信息安全保障系統。正如普京在3月26日俄羅斯聯邦安全會議上所說的那樣,俄羅斯對與所有合作夥伴對話持開放態度,優先權是與集體安全條約組織、獨聯體、上海合作組織和金磚國家的合作夥伴發展對話。」
網絡空間合作參與者優先組成的選擇是可以理解的。像俄羅斯一樣,這些聯合體的許多國家,特別是中國,都遭遇了來自一些國家的壓力,主要是美國在信息與通信技術領域的壓力。美國通過限制獲得本國的技術、供應芯片和生產設備,力圖遏制中國的科技發展。華盛頓尋求在國際組織的框架內推進本國的議程,例如,借助於聯合國大會通過的網絡空間國家行為規範決議。最後,美國力爭使信息與通信技術領域極化,甚至在中國客觀上已經取得極大權限的那些領域。華盛頓慫恿盟國在5G網絡建設中放棄中國設備。
然而,這樣的政策與確保信息空間的自由沒有任何共同點,只是為了維持信息技術的現狀。鑒於數字化在經濟發展、社會領域、國防和安全所起的作用越來越大,信息與通信技術發展水平的鴻溝可能成為確保許多國家進一步發展的關鍵障礙。
然而,信息空間合作夥伴的地理範圍越廣,每個國家確保穩定數字發展的措施就越有效。說實話,齊聚在漢特-曼西斯克信息論壇上的所有參與者的關鍵想法就集中在這一點上。論壇的決議草案中包含有擴大與聯合國、上海合作組織、金磚國家和集體安全條約組織的各個機構確立正式夥伴關係的機制的建議。還提議明年擴大論壇與會者的構成——吸引更多非洲、拉丁美洲國家參與,並首次邀請東盟國家建立夥伴關係。

關鍵詞
金磚國家, 上海合作組織, 俄羅斯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