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5 2021年05月14日
經濟
縮短網址
作者:
0 271

美國近期還不準備取消中國商品關稅,美國貿易代表戴琪表示。戴琪新上任後首次接受媒體採訪時強調,儘管商界要求取消關稅,但美國仍打算維持特朗普施加的關稅。

在特朗普擔任總統期間,美國對中國商品加徵了總計約3700億美元的關稅,這幾乎覆蓋了中國對美出口的全部商品。理由是希望減少貿易不平衡。在過去18年里美國對華貿易逆差增長了3360億美元。但這並不意味著在與中國的貿易合作中美國輸了。中國仍然是美國的主要貿易夥伴之一。2020年雙邊貿易額約為5800億美元。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估計,截至2015年雙邊貿易為美國人提供了900000多個工作崗位。

© AP Photo / Vincent Yu
實踐證明,關稅無助於解決美國貿易不平衡的問題。沒錯,在特朗普擔任總統期間,對華貿易逆差從4190億美元下降至3110億美元。但同時美國開始用從其他國家(越南、泰國、菲律賓、韓國等)進口的產品代替受到關稅影響的中國產品。結果,在特朗普擔任總統之後,美國整體貿易逆差甚至有所上升:從2016年的4810億美元增至2020年的6790億美元,儘管特朗普一再宣稱美國國庫從對華商品的關稅中獲得數十億美元。2020財年美國海關從進口商品獲取了744億美元的關稅。這是特朗普上任前收取的關稅的兩倍多。但是這筆錢最終還是要由美國企業和消費者買單。

難怪戴琪袒露,企業界要求她乾脆取消所有關稅。不過戴也指出了取消關稅的危險。首先,按照她的說法,經濟主體還沒有為這種急劇的政策變化做好準備,並且可能給金融穩定造成威脅。她說,關稅還使美國在與中國的談判中享有更多優勢。戴說,任何談判者都不會放棄對對手的額外影響力。

顯然,拜登的對華政策沒有變。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世界經濟與發展研究所研究員姜躍春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美國新一屆政府試圖維持對華政策的連續性。

姜躍春說:「當前中美關係總體上是延續了特朗普時期的基本態勢,沒有特別大的變化。包括拜登新政府的對華政策實際上也是特朗普時期的延續,還特別在人權、意識形態等領域加大了向中國施壓的力度。所以在包括經貿在內的其他領域,拜登應該暫時也不會採取特別緩和的措施。我認為這是主要的原因。」

然而人們非常懷疑關稅對中國來說真的如此可怕,而且有著如此有效的執行機制。例如,根據中美14個月前簽署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中國承諾在兩年內將其美國產品進口比2017年增加2000億美元。但是正如貿易統計數據所顯示的那樣,目前中國僅履行了32.6%的義務。當然COVID-19大流行給貿易帶來重大影響。在危機期間,包括中國在內的大多數國家/地區都以新的方式確定了優先選項——首先必須保存自己的經濟。儘管如此,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雖然與美國密切相關,但仍不完全取決於華盛頓的意願。姜躍春指出,中國準備與美國合作,但是如果美國人繼續實施短視的強壓政策,中國可以找到替代方案。

姜躍春說:「中美貿易關係對中國的經濟而言應該是非常重要的,但美國若是一味採取強壓政策,實際上我們也不必過於擔心。因為中國的出口早已經處於多元化的形態,我們不僅與美國做生意,還與歐洲、日本和其他發展中國家有很多貿易往來。中國作為一個製造業大國,在全世界經濟當中的作用是顯而易見的。另外,中國的內需消費市場全球最大,近年來還在不斷調整進出口結構、優化經濟結構。所以中國目前的出口貿易在經濟當中的依賴程度在逐漸下降,內需這架馬車對經濟的拉動力越來越變成一個主要的推動力。」

另一方面,現在給人一種印象,似乎美國不再像特朗普那樣重視貿易問題。雙方在阿拉斯加會談時相互嚴厲表態後,美中發展貿易的前景變得模糊了。媒體指出,在安克雷奇會議期間提出了貿易協定的問題。但是美中雙方均未對此事發表任何正式評論。考慮到美國貿易代表的最新言論,可以得出結論,貿易戰正成為持久性的常態,雙方都將適應這些情況。

例如,美國正在尋求加強與政治盟友的貿易聯繫。幾天前戴琪在與歐盟委員會副主席瑪格麗特·韋斯特格對話中強調,美國有興趣與歐盟建立更積極和建設性的貿易關係。電話會議後,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發表聲明,指出戴和韋斯特格已同意在氣候變化、數字經濟等優先問題上共同努力,在與大型非市場經濟體,例如中國,建立經濟關係時加強美歐合作。不過,如果歐盟國家在對Google所謂的稅收問題上與華盛頓不能達成一致,那麼美國仍在考慮對歐洲產品徵收關稅的可能。布魯塞爾一再強調,在歐洲市場經營的美國數字和互聯網公司必須在歐洲管轄區繳稅。與此同時,中國也在試圖使其貿易政策多樣化,而不是將自己僅與美國捆綁在一起。去年東盟國家首次成為中國第一大貿易夥伴。中國還簽署了RCEP協議,以進一步加強與亞洲國家的合作。在歐洲方向,已就投資協議達成協議,雖然該協議還未得到歐洲議會的批准。中國政府還表示,北京正在考慮加入TPP的可能性,而美國此前單方面退出了TPP。如果中國的所有計劃都變成現實,那麼它將成為世界上大多數貿易計劃的關鍵參與者。而美國因素對中國和整個世界貿易的影響將會越來越小。

關鍵詞
貿易戰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