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8 2021年08月03日
經濟
縮短網址
作者:
0 422

俄羅斯和中國將尋求確保金融和貿易關係安全以免受不友好國家威脅。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在與中國外長王毅會談中做出此番表示。拉夫羅夫說,俄羅斯打算擺脫對西方國家控制的金融體系的依賴。

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對中國進行了為期兩天的訪問。拉夫羅夫在桂林會見了中國外長王毅。兩位外長廣泛討論了與兩國戰略互動有關的問題。其中,中俄兩國同意延長《睦鄰友好合作條約》,並在其中加入新的內容。雙方還同意在許多領域進行合作,包括在應對COVID-19疫情方面。拉夫羅夫和王毅還討論了俄羅斯聯邦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級別接觸的組織問題。

美中「2 + 2」會談之後俄羅斯外長隨即啓程訪華。俄中雙方認為,美中談判是艱難而直接的。儘管按照中國外交部的說法,拉夫羅夫訪華並非是美中談判後的「特意安排」,但兩國外長會面時自然會涉及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制裁問題。

儘管華盛頓和布魯塞爾都對俄中在對抗西方政策上走近感到擔憂,但歐盟和美國還是竭力進一步促使俄中採取協調一致的行動,以共同應對西方威脅。俄羅斯和中國正在努力尋找解決這一問題的共同途徑。正如拉夫羅夫所說,俄羅斯和中國已經不是第一年努力在貿易中擴大本幣結算份額。俄外長認為,有必要放棄使用西方結算系統,以確保兩國貿易和經濟合作免受外部壓力。

中國社會科學院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所俄羅斯經濟室主任徐坡嶺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金融領域的合作成為此次俄中會談的重點並非沒有道理,美國正是依賴金融制裁、利用美元在全球金融體系中的主導地位作為對其他國家施加政治壓力的主要手段。徐坡嶺主任說:

「考慮到核大國之間動武不可控,軍事對抗手段太過危險,拉攏盟友一起壓制和圍堵俄羅斯和中國也有許多障礙,難有成效,所以美國目前唯一能使用的武器就是長臂管轄和制裁。而制裁的核心就是美元霸權,即SWIFT系統。在這種情況下中俄反擊制裁的手段,一是在國際舞台上提出倡議,比如在聯合國締結和通過一項條約,禁止單邊制裁行為。二是通過金融合作,繞過SWIFT,盡快擺脫美國的制裁,我想這也是最快和最有效的途徑。比如本幣結算、建立獨立於SWIFT的新結算系統等。」

形式上SWIFT是總部位於比利時的多邊組織,是根據比利時法律運作的合作機構,為SWIFT成員共同擁有。但事實證明,實際上美國越來越多地將其長臂管轄權擴展到SWIFT,並將其用作實施自己制裁政策的工具。可見,實際上SWIFT深受美國影響。例如,當華盛頓需要時,就切斷了朝鮮和伊朗與SWIFT的聯繫。實際上這些國家已脫離了全球金融體系。以物易物幾乎成了這些國家進行國際貿易的唯一機制——當然是既不完善,也不方便。

目前俄羅斯與中國之間的大多數雙邊交易仍以美元計價,最重要的是,它們通過SWIFT系統進行交易。這意味著美國可以阻止任何交易,甚至完全阻止進入國際貿易結算體系。這就是為甚麼俄羅斯和中國為了保護自己而開始建立本國金融信息傳遞系統的原因。俄羅斯銀行金融消息傳遞系統(SPFS)和中國的CIPS 分別已經在俄羅斯和中國國內市場成功運行了數年。現在的任務是將這些系統與國際結算系統銜接。無疑這項工作將會進行下去。卡內基莫斯科中心「亞太地區俄羅斯」計劃負責人亞歷山大·加布耶夫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表示,執行該計劃存在一定的困難,因此可能需要比原計劃更長的時間。他說:

「這些不是全球系統。首先,這些系統可以改善俄中間的結算。但是考慮到中國銀行在俄聯邦的數量很少,其業務種類也不多,而且他們對俄羅斯對手持謹慎態度,喜歡‘過度補償’,因為他們不太清楚誰在俄聯邦受到制裁,而誰沒有受到制裁,哪個部門受到制裁等等。因此這裡除了技術因素或政治意志外,在俄羅斯的中國銀行的工作也需要改變。它們提供某些投資以擴大中國銀行體系的能力,使其更符合俄羅斯企業的需求。我並不是說這不能完成。很有可能將做到這一點。但這將比計劃的要慢一些。」

 

中國加強中東外交
© Sputnik / 俄羅斯外交部
徐坡嶺專家解釋說,這一過程進展得緩慢,也是因為中國在向以本國貨幣結算的過渡中看到了某些風險。如果說到俄羅斯盧布,首先是取決於能源價格的匯率有很高的波動性。

徐坡嶺專家說:「盧布和人民幣作為國際貨幣都有一定的局限性。從盧布的角度來說,盧布匯率與能源價格密切相關,而國際能源價格波動和週期性不穩定就會導致了盧布匯率的跌宕起伏。除匯率風險外,盧布也存在信用風險。雖然目前風險不大,但是長期來看俄羅斯財政和外匯國際儲備都有一定的安全性風險。」

向人民幣結算過渡也是有風險的,主要是由於人民幣的可兌換性不完全以及資本賬戶的持續性關閉。加布耶夫指出,即使俄羅斯與中國達成貨幣互換協議,但對於俄羅斯公司而言,人民幣收入並不是一種流動性很強的資產。

他說: 「是的,在某些業務中,例如,俄羅斯一家石油公司想賣給中國石油,並用人民幣購買中國鑽機。沒錯,他們沒有花轉換費用,也沒有在對衝匯率風險上花費。而且鑽機的人民幣標價通常低於歐元或美元標價。但很顯然,並不是從石油銷售中獲得的所有外匯收入用來購買鑽機。最大消費可能是10-20%。公司當然希望在對自己方便的司法管轄區以自由兌換的貨幣獲得其餘收入。這就是問題所在。為此仍然需要特殊配額。俄羅斯公司的實驗表明,該工具仍然不是很受歡迎。也就是說,為了使本國貨幣結算成為現實,中國的金融改革也需要取得進展。」

總之,俄羅斯和中國在使雙邊關係適應不斷變化的外部環境方面仍有許多工作要做。兩國外長在本次會談中延長了《睦鄰友好合作條約》。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研究員張耀指出,這是一份基本文件——自20年前簽署之日起,俄羅斯與中國的戰略互動和夥伴關係就已開始積極發展。張耀專家說:

「2001年簽訂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是中俄戰略夥伴關係的一個基石,今年恰逢簽署20週年,雙方可能會舉行一些紀念慶祝活動。雖然隨著新時代的來臨和國際環境的變化,中俄戰略夥伴關係會不斷增添新的合作領域,比如金融、北極合作等,但是很多人猜測的所謂‘公開建立軍事同盟’應該是不會有的。中俄雙方領導人都曾講過,中俄關係當前處於歷史最好時期,不過不會出現軍事同盟關係。王毅外長也表示過,中俄關係沒有最好,只有更好。那麼我想目前的戰略夥伴關係就是最適合中國和俄羅斯的。當然,國際形勢風雲變幻,比如最近中美關係和俄美關係都出現了一些問題。對此我認為中俄在國際問題上加大相互支持的力度,加強‘背靠背’戰略協作,這是完全可能的。」

如果說此次俄中兩國外長還不是「背靠背」站在一起的話,至少也是「肘碰肘」地站在了一起——畢竟要遵守防疫規定,避免握手。俄羅斯和中國重申了兩國在大多數國際問題上的立場的共同點。兩國外長在聯合聲明中強調,應尊重主權國家自主選擇發展道路的正當權利,不能以「推進民主」為藉口干涉主權國家內政。俄羅斯和中國還建議,有必要舉行「核五國」首腦會議,以便在國與國間就維護全球穩定的共同解決人類共同問題的方式進行直接對話。兩國外長呼籲世界大國特別是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應增強互信,帶頭維護國際法和以國際法為基礎的國際秩序。

關鍵詞
中國, 俄羅斯, 經濟, 制裁, 金融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