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0 2021年07月24日
經濟
縮短網址
作者:
0 512

金融創新不應妨礙健康競爭,應同寡頭和其他障礙作鬥爭,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首席風險官肖遠企在北京「財新論壇」上發表了上述講話。他認為,監管機構的任務是防止時間過快和不受控制的增長,應對市場動蕩以及監管金融領域的所謂創新

長期以來中國政府平靜地看待金融公司的快速發展,並不急於採取適當的監管措施。這有幾個原因。首先,中國的傳統銀行體系還不十分發達,很大一部分人口被排除在金融服務之外。根據來自世界銀行的數據,2017年中國成年人口比例最高(2.25億),但他們甚至沒有銀行賬戶。而沒有銀行貸款的人甚至更多。中國的銀行傾向於向大型公司(主要是國有企業)提供貸款,因為在這種情況下,正如這些銀行認為的那樣,貸款違約的風險很小。結果,個人貸款還不到中國銀行貸款總額的四分之一。對於中小型企業,這一份額甚至連20%都不到。最後一點,百姓缺乏投資機會導致了中國經濟某些部門的過熱。在本世紀頭十年末,它是房地產市場。低存款利率有時甚至沒有超過消費者物價指數,迫使人們將積蓄用於購買新房。一方面,這會迅速抬高價格,另一方面,泡沫可能隨時破裂,因此中國政府開始採取措施為市場降溫。 2015年股票市場取代房地產市場。但是大量非專業股民的湧入很快導致股市接連出現波動。

最初政府將金融科技的發展視為刺激小型企業和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好辦法。最重要的是,金融科技公司是與傳統銀行系統並行發展,而且似乎並未對其構成風險。私人基金為那些至少擁有少量自由儲蓄的人打開了大門,使他們能比銀行存款更高的利率進行投資。結果,直到最近,阿里巴巴的餘額寶基金仍然是全球最大的貨幣市場基金:在2018年達到頂峰時,該基金管理著2680億美元的資金。在中國還存在了幾年的5000多個p2p平台,它們向小企業和民眾提供貸款。

但是,許多p2p的破產迫使中國政府開始考慮監管的必要性。數十萬投資者一夜之間失去了投資。事實證明,中國大多數創新型p2p平台都遵循金融金字塔的原則。否則就很難解釋與之相關的法規旨在將風險降至最低並確保金融系統的穩定性,從而使這類公司的數量降至零:今天只剩下兩個p2p平台。

後來出現了小額信貸貸款產品,而不是p2p平台。這些產品由螞蟻集團等金融巨頭提供。長期以來阿里巴巴的金融產品一直不受監管——畢竟移動支付在世界範圍內已廣為人知,以至於它們被譽為中國第五大發明。然而即使這裡,一切也不容易。螞蟻集團的招股書披露了令監管機構擔憂的細節:通過螞蟻集團平台發行的未償還貸款總額為1.73萬億元。而這些資金中約有98%屬於銀行承銷或證券化。同時,儘管螞蟻集團本身並不將自己定位為金融公司,而是將其定位為科技公司(這就是為甚麼將其原來的名稱螞蟻金服更名為螞蟻集團的原因),但消費者貸款和對小企業的貸款為公司帶來了39.4%的收入。

這意味著該公司實際上是一種金融機構,但又不受為銀行規定的相關法規的約束。這使它增長到了令人難以置信的地步(螞蟻取消的IPO有望帶來340億美元的收入)。同時由於銀行充當承銷商,風險擴展到了傳統的金融體系。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助理研究員劉典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正因為如此,有必要對市場進行監管,以使金融科技公司和銀行的業務遵循相同規則。劉典專家說:

「缺乏監管最大的問題就是不公平,也就是說類似螞蟻金服的金融科技公司存在巨大的監管套利。比如銀行等傳統大型金融機構的放貸業務是有一系列的制度性安排,相當於放出貸款的收益被監管措施攤薄。可以說監管措施的核心也是為了保障整個體系的安全。但是像這些新的金融科技公司就沒有金融監管層面的制度性成本,等於風險由傳統金融領域承擔,利潤卻被公司所獲取。因此在這種狀態下就存在巨大的監管套利,這也是為何國內的經濟金融學者對於螞蟻金服的商業模式抱以批評的態度,就是因為他給市場帶來了隱形的不公平。」

此外,由於其壟斷地位,阿里巴巴和騰訊等巨頭開始向市場和消費者開出他們的條件。例如,他們強迫一些商店僅支持一種支付系統,禁止一個市場的賣家使用另一家公司的工具和產品。結果就出現了肖遠企所說的不健康的競爭環境。公司的規模如此之大,以至於其業務流程中的問題可能導致整個市場崩潰。因此,保持平衡非常重要——一方面,不妨礙業務的正常發展,這會帶來許多公共利益,並提高了人們的總體生活水平;另一方面,要監管確保這些公司不會帶來穩定性風險。劉典專家接著說:

「我認為金融科技公司的監管問題是一個全球問題。一些運用數字化技術從事具體金融科技業務的互聯網公司,比如螞蟻金服,在他們規模快速增長的表象下面,實際上掩蓋了一些隱形的壞賬率。而金融服務領域的從嚴監管,就是從防範和化解重大風險的視角去採取的。而且在螞蟻金服上市之前,中國的資本市場就擔心他的上市是否會如當年的中石油上市一樣,對資本市場的資金產生虹吸效應,最後導致整個市場行情的走弱。所以在市場眼裡面,這些金融科技公司一方面帶來了很大的造富效應,但是另一方面也產生了一定的不確定性因素。」

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首席風險官肖遠企在北京論壇上表示,在每次危機發生之前,市場發展尤其迅速。可以回想一下1997年的亞洲危機,當時大量的外國投資導致國債通貨膨脹並一次又一次破壞了「亞洲四小龍」的經濟。在美國抵押貸款熱潮似乎幫助實現了美國的夢想——擁有房屋的夢想,但卻導致了2008年的危機。在危機之前,一切也看起來也很順利:證券化為銀行提供了可用於擴展其貸款組合的額外流動性,並且投資者對新的可靠賺錢方式感到滿意——因為住房需求始終是穩定的。但在一夜之間,一切都像紙牌屋一樣倒塌了。一切始於美國金融巨頭——投資銀行。他們太大了,承擔了CDO中風險最大的部分,最終崩潰。為了避免重蹈覆轍,中國政府決定提前出手整頓金融科技公司和小額信貸組織的市場秩序。

關鍵詞
銀行系統, 銀行, 中國, 金融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