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5 2021年05月15日
經濟
縮短網址
作者:
0 391

中國今年進口3000億美元的芯片和微電路。這是中國半導體行業協會副理事長魏少軍在世界半導體會議期間宣佈的消息。據他介紹,所購芯片中的一半,隨後作為成品從中國出口。

中國已連續三年是世界的最大芯片和微電路進口國,購買量要高出原油。中國是世界主要電子產品生產國,相應地,對芯片的需求相當旺盛。

芯片生產是相當複雜的技術過程,只有少數國家有此能力,尤其是新一代的7、5納米芯片。芯片越薄,性價比越高。世界上只有少數公司有此技術,比如台積電(TSMC)、三星(Samsung)和聯發科(MediaTek)。

一些必要的芯片生產技術和軟件,只屬於美國一個國家。比如,芯片設計軟件都是美國的:楷登電子(Cadence Design Systems)、新思科技(Synopsys)和Ansys軟件公司。芯片生產設備也來自美國:應用材料公司(Applied Materials)、KLA和ASML公司。 再有,芯片生產與化學工業密切相關,要知道,該領域必須得到原料的保障。在此方面,似乎也是被美國的3M公司和陶氏杜邦(陶氏杜邦)等公司壟斷。

多年時間里,國際勞動分工和供應鏈全球化是形成世界市場的主要原則。中國能做的最為有效的是最終生產和電子組裝,美國供應半導體。大家各得其所。最終,中國建起世界上最好的電子產品生產基礎設施和生產鏈,美國擁有世界最佳研發潛力和半導體生產伴生工業原材料基地。

但特朗普在其選舉過程中承諾,讓此前外包給其它國家的生產返回美國,「讓美國再次偉大」。這樣,中美兩國啓動貿易戰。中國幾乎所有產品被施加關稅。儘管如此,國際協作並不急於將生產從中國遷往美國或其它國家。比如蘋果公司,猶豫不決地試圖將一部分老款產品生產遷到印度;微軟和谷歌分別盯著越南和泰國。儘管如此,還是無法完全取代中國。原因在於,多年時間里,正是中國建起了必要的基礎設施和生產鏈條,可優化成品的生產過程。

特朗普為遏制中國公司,推出措施,限制中國公司獲得技術。比如世界市場上最為成功的中國華為公司,特朗普幾乎斷掉這家公司獲得芯片和微電路的可能性。特朗普最近的命令,禁止向華為供應任何組件和芯片,如果其生產中使用了美國的知識產權。中國人民大學國際事務研究所所長王義桅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生產中,幾乎總要用到芯片。這意味著,華為實際上被排擠到供應鏈之外。

他說:「這對於華為而言確實是非常大的一個打擊,美國的制裁從華為不能使用美國的軟件芯片或者任何其他設備,到目前所有華為的供應商都不能向華為提供零部件,相當於給華為斷供。眾所周知原因,就是在工業4.0的時代中,中國作為非西方和美國的盟友,甚至非宗教性的國家,開始參與規則的制定。而工業4.0的核心是5G,其中華為又是技術領先企業,如果使用華為的設備,那麼美國在自己的軍事聯盟體系中將無法監控盟友,造成一定影響,所以勢必要全方位圍堵華為。另外,美國對華為的禁令也會波及到全世界所有國家,尤其是日本等美國的盟友,所以對華為的考驗確實非常嚴峻。」

特朗普的強硬制裁措施,不僅對中國、而且對美國盟友均造成了影響。去年,為制裁華為,特朗普開始禁止美國公司與中國夥伴搞合作。由此,華為開始轉向其它國家供應商。比如,去年從日本供應商的購買量增加了50%多。華為在台灣MediaTek的訂單增加了300%。中國公司似乎預見到事態的不良發展,努力建立必要的半導體組件儲備。2019年,華為芯片購買量達234.5億美元,比一年前多出73%。台積電作為華為的主要芯片合同廠家,收入增長了28%

英國正在尋找華為折中方案
© REUTERS / Dado Ruvic
美國公司因特朗普所作所為而受損。2018年,華為從高通(Qualcomm)、英特爾(Intel)、美光科技(Micron Technology Inc)和博通公司(Broadcom Inc)購買了130億美元的芯片。目前,這些公司和世界其它公司一樣,與華為合作幾無可能。很難預測,該領域失去這樣的大客戶將損失多少。

短期看,很難說中國能夠實現該領域的進口替代,對中國公司來說,美國的制裁造成一定的困難。但長期前景,美國目前的行徑,已迫使中國重新審視自己依託外國科技的立場。專家王義桅這樣認為。

他說:「美國當前有自己的聯盟體系,在世界的影響力也是其他國家所無法比擬的,可以說這是中國面臨的一個客觀現實難題。短期內中國恐怕很難實現技術獨立性,畢竟需要多年的積累。但是美國不斷地斷供、制裁和長臂管轄,只會逼迫中國加速實現自主,長遠來看我們還是有信心的。」

中國制定的任務是,到2025年前,實現芯片和半導體需求70%的自我保障,到2030年前,該領域完全實現進口替代。

關鍵詞
芯片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