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4 2021年12月07日
經濟
縮短網址
0 0 0

澳大利亞智庫經濟與和平研究所(IEP)的研究報告表明,世界對中國政府的信任程度要遠遠高於美國政府。研究結果中說,在唐納德·特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後,世界對美國總統的信任度在2016年至2017年間降至11.2%,結果造成世界把俄中兩國領袖看成是更可靠的夥伴。

在經濟與和平研究所發佈的《2019年世界和平指數報告》指出,整體而言,世界對美國政府的信任度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一直在下降,但從特朗普上台後下跌速度最快。美國前政治建制派代表們對特朗普的推特外交方式持相當諷刺的態度,說給人的印象似乎是特朗普本人早上不知晚上該發甚麼推文,更不用說徒勞努力解讀華盛頓所傳達信號的國際社會了。

特朗普政府與中國的關係史非常好地為這種情況做了注腳:特朗普先是宣佈對中國中興通訊公司實施制裁,而在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談判後,決定"赦免"中興公司,同時卻對中國商品開徵關稅。在中美兩國領導人在阿根廷G20峰會期間舉行個人會晤後,華盛頓宣佈兩國達成貿易和解。此後中美兩國開展了不多不少11場貿易談判,整個世界都讀到了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樂觀推文,期待貿易爭端得到解決;但忽然間事態又急轉直下:特朗普藉口中國企圖退出此前所達成的協議而上調對中國商品的關稅。

特朗普政府與中國的關係史非常好地為這種情況做了注腳:特朗普先是宣佈對中國中興通訊公司實施制裁,而在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談判後,決定赦免中興公司,同時卻對中國商品開徵關稅。
© REUTERS / Alkis Konstantinidis
特朗普政府與中國的關係史非常好地為這種情況做了注腳:特朗普先是宣佈對中國中興通訊公司實施制裁,而在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談判後,決定"赦免"中興公司,同時卻對中國商品開徵關稅。

澳大利亞經濟與和平研究所的年度報告中指出,國際社會更信任美國奧巴馬政府,因為在奧巴馬治下,美國採取了加深與世界進程一體化的方針,簽署了大量國際協議。但特朗普的說辭卻完全不一樣。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決定改寫與鄰國的貿易協議,經常數落北約軍事盟友所支付的軍費不足,並且強調美國將不再保障別國的安全。中國南京大學國際關係研究院鄭安光告訴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和廣播電台記者,從另一個方面來說,

"美國優先"(America First )的口號幫助特朗普贏得選民信任;但從另一方面來說,這種態度破壞了其它國家對美國的信任。
鄭安光說:"第一,美國漠視全球規則和別國利益,以美國優先為藉口,採取各種以鄰為壑的政策。例如,任性退出各種國際協定和國際組織,大大破壞了全球治理體系,毒化了國際社會的道德氛圍。第二,美國在國際關係中越來越奉行極限施壓政策,常常出爾反爾,各種政策表態常常前後不一,自相矛盾。利用極限施壓欺凌弱小國家,違背國際道義。這大大損害了美國在國際社會的負責任大國形象,更不用說國際社會領導者形象。第三,美國總統本人的治國理政方法背逆了傳統國際社會和一般民眾的善意認知。他採用做生意的方法處理國際事務,依靠小圈子和裙帶關係。尤其是在公開表態中口無遮攔,多次傷害別國人民的感情,例如,特朗普曾稱海地和非洲國家是‘糞坑'國家。"

在這種關係下,許多發展中國家更易受到中國投資的吸引,是否值得驚訝?不管美國及其西方盟友怎樣呼籲其它國家謹慎對待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貧窮國家對"一帶一路"倡議都充滿熱情,他們需要發展基礎設施,而這是一個耗資甚巨的長期過程,從傳統上來說,私人不願向這個領域投資。鄭安光說,西方也沒有提出"一帶一路"倡議的同等替代方案。中國未來在國際舞台上的分量可能將繼續上升。

他說:"人無信不立,國家也是這樣。美國及其領導人不講信用的行為,可能會滿足其本國的短期利益,成為美國領導人謀求個人政治利益的工具和手段。但從長期來說,一定會大大損害美國長期以來自詡為其對外政策基礎的道德形象,背離長久以來的作為美國實力重要組成部分的美國價值觀。世界各國,尤其是弱小國家,必定會重新尋找在國際社會中維護其自身利益的方法和路徑。中國外交向來講究言必信,行必果。維護國際道義,講究國際信用的中國外交必將使中國在國際社會中的朋友越來越多。中國將成為基於道義和規則的國際體系越來越重要的基石。"

澳大利亞經濟與和平研究所的年度報告是在對所有國家的23個數量和質量指標的基礎上編制的。這些國家涵蓋幾乎所有地球居民。美國這次在愛好和平的指標方面墊底。在163個國家中,世界最大經濟體美國僅排128位。國內武裝襲擊案例更加頻繁、美國軍費開支上升、在阿富汗、敘利亞、伊拉克和也門等世界熱點地區的軍事存在都促使了美國愛好和平排名的惡化。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