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9 2021年05月09日
新型肺炎疫情
縮短網址
0 689

世衛組織負責人表示,新冠疫苗現有供應絕對不足。富裕國家現有3900萬劑疫苗可供支配,而貧窮國家只得到25種疫苗。然而,世衛組織只批准了一種疫苗——輝瑞/Biontech疫苗,俄羅斯和中國研發的疫苗均未得到批准。這實際上是在將美德研發的輝瑞疫苗強加給各國,而不顧使用這種疫苗引發死亡和併發症的情況每天都在增加。

截至發稿,德國已有10人死亡。挪威到1月17日已有29人死亡。但是,醫務人員並沒有受到這些可怕數字的影響,疫苗接種仍將以同樣的速度進行。

輝瑞/ Biontech疫苗早在研發出來前很久就已有人為其買單。有人在各國政府高層遊說使用它。歐盟委員會主席烏爾蘇拉·馮德萊恩本人堅持要求在歐盟早日批准該疫苗。而輝瑞公司實際上並沒有開發疫苗的經驗,卻有許多臭名昭著的醜聞。

其中最令人恐怖的一個醜聞就是,有人指控輝瑞在90年代中期對尼日利亞兒童非法測試一種新的抗生素。大約有200名兒童死亡。測試對象對測試一無所知。對尼日利亞當局的審判拖延了多年。後來還有針對輝瑞公司研制的其他藥物的訴訟案件。

因此該公司決定此次給自己的新冠病毒疫苗上保險。輝瑞公司堅持認為,與歐洲藥品管理局的協議並未說該公司對其疫苗副作用負責。

這種做法在美國很普遍,但是對於歐洲監管機構來說簡直難以想象。通常他們都是嚴格執行所有規定並對製造商進行嚴格檢查。俄羅斯的 衛星- V疫苗目前就在接受這種嚴格檢查。

俄羅斯科學院院士、加馬利亞科研中心負責人亞歷山大·金茨堡告訴記者:

「在普京和默克爾就聯合生產衛星-V達成的協議中,我們(加馬利亞)被問到我們是否具有生產疫苗的所有條件。這種監控要比對輝瑞公司進行的檢查更嚴格,更複雜。歐洲監管機構對輝瑞所做的一切都與世界慣例背道而馳。免除了製造商的所有責任。」

 

輝瑞/ Biontech疫苗引起的併發症和死亡歸因於RNA技術的使用。迄今為止這種疫苗僅用於動物。它們從未對人使用過。RNA疫苗的所有副作用尚未研究且無法預測。

該方法的實質如下:將一小部分新冠病毒RNA注入人體。從理論上講,人體應通過製造抗體和獲得免疫力來作出反應。但是,根據金茨堡的說法,主要問題是RNA不斷變化,而且這也可能在生產過程中發生。

一旦進入人體,這種降解的RNA可能導致不可預測的後果。金茨堡說:

「在以色列,患者得了面癱——我們還沒有完全瞭解體內可能發生的其他併發症。例如,它可能是食道肌肉組織癱瘓或心臟神經麻痹。因為它負責心肌的活動......」

金茨堡說,至少有30-40%的人被禁用輝瑞疫苗。他們都是過敏症患者、老年人。歐洲人自己也很害怕,輝瑞疫苗在臨床試驗中的成分與後來投入商業生產的成分不同。人們根本不清楚他們將被注射甚麼,之後他們會發生甚麼。

於此同時,儘管衛星- V是根據已經成功使用了半個多世紀的傳統技術開發的,但仍在針對俄羅斯疫苗進行信息戰。

不是Twitter(似乎是無意的)暫時阻止了衛星-V帳戶,就是華盛頓禁止烏克蘭人購買俄羅斯疫苗,或者布魯塞爾禁止匈牙利人購買。提出了給接種瑞輝疫苗的人發放「健康護照」的建議,那些沒有這種護照的人就不能進入歐盟。微軟突然也編造了一個有關俄羅斯黑客的「故事」,似乎俄羅斯試圖從西方開發商那裡竊取有關疫苗的信息。

如果在此之前俄羅斯就已經研制出衛星-V疫苗,為甚麼黑客還需要未完成的研制工作的數據,這簡直令人不可思議。此外,去年在研制阿斯利康疫苗方面遇到問題的英國同事向加馬列亞中心尋求幫助。如果沒有俄羅斯的技術,英國到現在也不會看到自己的疫苗。

然而今天沒有誰還記住這一點。沒有人承認俄羅斯人取得了又一項科學突破,現在正慷慨地幫助所有人。取而代之的是一場疫苗戰。

從各方面看,輝瑞公司管理層起初已經意識到了使用自己疫苗會引起的問題。輝瑞公司首席執行官阿爾伯特·伯拉(Albert Burla)就在臨床試驗結束當天,公司股票飆升15%之時,拋售了自己在公司里的550萬美元股票。執行副總裁拋售了220萬美元的股票。

測試任何疫苗的主要階段都是大規模的人體試驗。輝瑞順利地躲過了這一階段。今天他們使用疫苗的方式看起來更像是在進行大規模測試——無需警告患者,無需承擔風險,完全置人們的生命和健康於不顧。

關鍵詞
中國, 疫苗, 世界衛生組織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