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1 2021年10月26日
中國
縮短網址
作者:
0 120

北京市教育委員會發佈通知,要求中小學將心理健康教育課納入校本課程。習慣上將青少年心理問題歸咎於學業壓力,但這遠不是唯一的原因。浙江大學教育學院肖龍海教授向衛星通訊社介紹了如何幫助自己的孩子解決心理問題,以及北京當局的決定會否擴展至全國。

在中國教育部責成所有教育機構「加強學生心理健康管理工作」三個月後,北京決定在所有公立和私立學校開展心理健康教育。新指示還規定,小學四年級至高三年級的學生將接受心理健康評估。去年中國衛生部還將抑鬱症篩查納入高中及高等院校學生健康體檢內容。

北京市教委已指示全市中小學將心理健康教育課程納入課程設置,並確保每所學校至少配備一名專職心理健康教育教師。

《教育部辦公廳關於加強學生心理健康管理工作的通知》於10月10日世界精神衛生日發佈

北京市教委表示,教師應關心幫助學習困難學生、單親家庭學生和農民工子女,以防學生出現心理問題。

浙江大學教育學院肖龍海教授認為,教育部反復強調保護兒童心理健康問題,說明問題尚未解決:「教育部相關的文件很早就出台了,而現在還在不斷強調,這說明下面的教育行政部門對這些文件的執行不夠。而如果連北京首都都沒有貫徹執行教育部的文件,那在其他地方這種文件的落實應該更加是一個問題。」

該文件指出,教師還應密切關注身體殘疾或有嚴重健康問題學生,以確保他們在學校的身心健康。

肖龍海教授認為:「心理健康的確要重視,但最重要的不是說要配一些心理輔導老師,這是不夠的。而是每個老師都應該要承擔學生的心理髮展、心理輔導的責任,要讓學生快樂地學習、有滋有味地學習,讓學生體驗學習的快樂、體驗學習的成功。」

根據中國科學院心理研究所最新發佈的《中國國民心理健康發展報告(2019-2020)》,中國約有24.6%的青少年患有某種形式的抑鬱症。

2020年全國4-16歲少年兒童心理健康調查發現,約741萬名兒童受心理困擾。

青少年的壓力和精神障礙通常與學習和成長有關。不過,肖龍海教授還提出了以下幾個主要問題:

他解釋稱:「家長和孩子之間的交流、溝通不夠也是一個因素。有很多家長認為只需要給孩子創造最好的(物質)條件,孩子只管把學習學好就夠了,其實小孩子應該多參加各種活動,特別是課外的一些活動,這對他們的心理健康是有幫助的,但是現在家長就是把孩子關在家裡學習、寫作業等。他也不知道怎麼和同伴打交道,不知道怎麼和人相處,所以需要家庭從孩子小的時候就積極引導。」

肖教授認為,真正的親子溝通才能幫助孩子在社會中渡過難關,提高承受壓力的能力。

他指出:「現在大家條件好了,對小孩子太嬌生慣養,這樣以後就太脆弱,因此到了學校之後學業的壓力,如果老師的教育觀念比較落後,很可能就導致很多孩子學習不快樂,覺得學習沒意思。」

新冠大流行也許也作出了一定「貢獻」。根據西北民族大學中國馬來西亞國家實驗室在《BMC Pediatrics》期刊上發表的一項研究,五分之一的兒童患有創傷後應激障礙,四分之一的兒童因疫情出現抑鬱症狀。

這主要歸咎於實施抗疫隔離措施和長期進行遠程教學,導致孩子們無法與同齡人進行正常交流。

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的數據,在兒童最不易患抑鬱症和能夠簡單享受生活的國家排行中,荷蘭、丹麥、挪威和瑞士位居前列。

關鍵詞
社會,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