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8 2021年09月29日
中國
縮短網址
作者:
0 178

高盛已獲得中國監管機構的初步批准,與中國最大銀行工行建立合資企業。新的合資公司將負責資產管理。高盛將擁有其51%的股份,其餘股份則歸工行理財公司所有。據高盛預測,到2030年需要管理的中國家庭資產規模將達到70萬億美元。

中國正在逐步縮短外國投資行業的負面清單,並為外國參與者開放資產管理市場。早在2020年中國政府就取消了銀行、保險和經紀行業對外資股份的限制。在此之前對外國參股51%進行了限制。即使在以前的這種限制下,外國投資銀行也試圖搶佔中國市場,並與中國合作夥伴成立合資企業。而在解除限制後,摩根大通成了第一家完全控制其在華業務的公司。其他全球主要參與者也緊隨其後——瑞銀集團(UBS Group AG)、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 Inc.)和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他們也申請擴大與中國合資企業的股份。高盛成了第一家完全控制中國證券相關業務的公司。

高盛公司希望能在中國市場從事資產管理。法國的Amundi和美國的BlackRock也獲得了類似的許可。可見,國際參與者對中國市場的競爭將非常激烈。然而,也的確有爭奪的價值。根據波士頓咨詢集團的數據,中國的資產管理市場2020年增長了10%,達到18.9萬億美元。考慮到未來十年中國市場預計將增長一倍以上,並且傳統的西方資產管理市場正在逐漸趨於飽和,因此投資銀行有進入中國和其他新興市場的可能,應當說是進一步擴展的唯一機會。

中國的資產管理市場是全球增長最快的市場之一。來自Statista的數據顯示,早在2013年中國大約有55000種不同的理財產品(WMP)。但是到了2019年此類產品的數量增長了近五倍。 WMP的普及很容易解釋。從歷史上看中國居民除了傳統的銀行存款外幾乎沒有其他投資工具。但是存款利率幾乎不會超過消費物價指數。這就是為甚麼中國人為增加儲蓄而大量投資房地產的原因。但是近年來中國政府一直在竭盡全力通過限制投機活動給房地產市場降溫。

中國人民的生活水平也在不斷提高。在過去的15年中人均GDP增長了五倍多。按照這一指標,中國已經超過俄羅斯(99000美元對10500美元)。在深圳等一線特別發達的城市中,人均GDP水平已接近3萬美元的平均發達國家水平。中國城市的平均工資已經為72956元人民幣(11408美元)。就億萬富翁的數量而言,中國在2020年位居世界首位,超過美國(分別為1058和696)。

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張家棟教授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對於包括美國金融公司在內的外國人來說,中國市場正成為主要的增長點,他們不會錯過任何機會。張家棟教授說:

「對美國金融企業而言,中國市場無疑非常重要。因為中國市場具有規模優勢,這種優勢在很多領域都是至關重要的。過去能享受規模優勢的主要是美國的一些消費品,現在金融產品也能有機會進入中國市場,這些企業自然不會錯過。而且金融企業主要提供的是服務,其投入通常比較有限。在中美關係不佳的背景下進入中國市場,對它而言風險並不高。需要注意的是,美國與中國進行博弈的一個目標就是借機打開中國市場,便於美國企業進入。從特朗普開始美國就強調競爭機制需要對等,其中便包括希望中國像美國一樣對待境外企業。現在中國逐步加大向境外企業開放市場的力度,實際上是美國願意看到的狀況。」

然而,美國政府正在限制中美投資合作。去年年底美國商務部將數十家中國公司列入黑名單,據稱這些公司直接或間接與中國軍工聯合體有聯繫。之後不久時任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了一項行政命令,禁止美國投資者投資黑名單公司的證券。該法令於2021年1月11日生效。黑名單包括航空航天、科技、電信行業的公司,如科技巨頭華為、浪潮集團等。儘管小米等一些中國公司成功捍衛了自己自由競爭美國投資的權利,但總的來說,投資合作正受到華盛頓施加的強大政治壓力。

從這個意義上說,廣義上講,華爾街和美國企業的利益與政府的政治立場不一致。多年來中國一直在美國市場上大量賺錢。在過去的幾十年中,中國公司在美國交易所籌集到了1400多億美元的資金。張家棟專家指出,現在中國正在明確表示願意為外國人提供一個對等的競爭環境,以便他們也可以利用中國市場。

他說:「過去中美經濟關係是不大對稱的。當時美國作為發達國家,給予中國這一髮展中國家的市場准入門檻較低,而中國給予美國的市場准入門檻則較高,因為發展中國家被賦予弱勢產業保護政策。這一問題本身也是導致中美關係惡化的原因之一。隨著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美國要求中美兩國競爭機制應當對等。其中金融就是典型的領域。過去中國一直不允許外國企業在中國控股,反之中國企業卻可以在美國控股,對此美國非常不喜歡這種格局。當前中國逐步向境外參與者開放資產管理市場,我認為是史無前例的。同時也向外界傳遞了兩個信號:一是中國願意繼續推進改革開放;二是在中美關係惡化的情況下增加兩國間的經濟紐帶。以前中美之間的經濟紐帶可能主要局限在貿易領域,今後可能還將擴大至金融領域。」

© REUTERS / Jonathan Ernst
現在的主要問題是,誰的利益最終獲勝:是美國的政治精英還是美國企業的利益。一方面,美國商務部在將中國公司列入黑名單後將近一年的時間里,仍然有效地保留了臨時通用許可證,允許像以前一樣向中國公司供應產品。不過這些限制仍然生效,儘管並不像乍看起來那樣重要。例如,禁止向中國供應其生產的芯片和技術的制裁只涉及最先進的技術工藝。而大部分芯片用於電子產品、家用電器、汽車等的生產中。但是它們是建立在前幾代技術的基礎上的,這些技術並不屬於禁止之列。

一方面,美國新一屆政府竭力保持特朗普對華政策的連續性。與中國合作的話題已經成為毒性如此之大的毒瘤,以致民主黨和共和黨人都認為改善對華關係的任何步驟都是軟弱的表現。因此華盛頓至少在言辭上可能會繼續對北京施加強硬立場。不排除一些新的限制和制裁,特別是在中期。

然而,兩國經濟的脫鈎實際上會變得越來越困難。因為儘管有政治因素,美國企業還是用自己的錢為中國市場投票。根據英國分析公司Mergermarket的資料,從2020年1月至2020年10月,美國公司在中國的並購投資增加了69%,達到113.5億美元。總體而言,去年中國吸引了5206億美元的外國投資,比2019年增長80%。相比之下,美國的外國投資在2016年達到頂峰,當時的總額僅為4720億美元。

關鍵詞
高盛, 美國, 中國, 合資企業, 外國投資者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