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4 2021年07月24日
中國
縮短網址
作者:
0 92

與Facebook的Libra項目不同,中國的數字人民幣不會對全球金融體系構成威脅,中國央行前行長周小川相信。他說,如果數字人民幣開始流通,它將有助於簡化國際結算過程,並使購物時即時兌換貨幣成為可能。但是,推出數字人民幣的目的不是排擠美元或其他法定貨幣。

這是周小川第一次公開談論中國國家數字貨幣項目。領導中國央行長達15年之久的周小川,以自己在金融領域的創新而聞名。在他的領導下,央行採取了一系列措施來部分放開人民幣匯率,結果是:2016年人民幣被納入IMF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此外,周小川是全球首批質疑以美元為中心的金融體系在2008年危機後的可靠性的高級官員之一。從那時起,他開始談論使世界貨幣體系多樣化的必要性。在他看來,只有這樣,一國出事就不會成為世界金融的系統性問題。其中,周小川建議呼籲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循序漸進地擴大特別提款權(SDR)的使用,但這個想法沒有得到國際社會的支持。

還難說究竟甚麼是促使中國發展本國數字貨幣的原因。但是已經知道,研究人民幣數字化始於2014年,當時周小川仍是中國人民銀行行長。也許在一定程度上他是該項目的推動者,因為官方建立數字元或DCEP需要創建一個全新的支付系統。直到2019年中國政府幾乎沒有發佈有關DCEP項目的消息。在準備進行數字化人民幣試點測試之前不久,中國央行公佈了DCEP的一些技術細節。當時有報道稱,數字人民幣將主要定位於流通中現金(M0),並將分兩個階段發行——從中央銀行到商業銀行,從商業銀行到個人。在線洩露的DCEP數字錢包的屏幕截屏顯示,它們的用戶界面非常類似中國流行的移動支付系統,包括支付寶和微信支付。但有一個明顯區別: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實際上只是轉移求償權的信息系統。數字人民幣完全類似法定貨幣,具有所有現金功能和相同主權。

現在周小川從自己個人角度揭示了DCEP的主要優勢。他認為,跨境支付仍然主要以非現金形式進行,無論是使用信用卡還是使用移動支付系統。但是,貨幣轉換,就像交易本身一樣,並非總是立即進行,因此過程相當混亂。如果數字人民幣允許同時並立即執行這些程序,這將是國際結算系統的重大改進。此外,正如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研究員陳鳳英所強調的那樣,使用數字人民幣付款對於公眾來說將更安全,更實惠。

陳鳳英專家說:「現階段來看,根據央行副行長介紹的數字人民幣M0的定位,我認為當下的數字人民幣主要還是作為支付手段和流通中的貨幣。對普通百姓來說,這也是更可靠的一種貨幣流通可以選擇,與現有的支付寶和微信相比更加安全。另外據瞭解,數字人民幣 APP無需WIFI便可以進行交易,這又大幅提高了支付的便捷程度,畢竟目前所有的數字支付手段幾乎都需要WiFi才可以使用。」

陳鳳英專家指出,在COVID-19疫情期間,由於大面積封城經濟活動轉入在線,移動支付證明瞭自己的有效性。但是,數字不等問題仍然存在。中國互聯網上的一些視頻顯示,沒有智能手機連接到互聯網的老年人難以獲得所需的全部金融服務。數字元應該解決這個問題:該系統既可以通過互聯網連接運行,也可以通過RFID無線電信號自動識別。而且從試點情況來看,開發DCEP的使用是一個優先事項。在進行首次大規模公開測試的深圳,中國央行與地方政府一起在5萬居民中各分配了200人民幣。它們可以用於項目合作夥伴的零售店,也可以用於某些服務,例如出租車。在蘇州開始了第二次公開試點,在那裡也向2萬名居民分發了200人民幣。但是這次測試的規模有所擴大:最大的電子商務服務之一京東(JD.COM)也連接到了該項目上,也就是說,數字人民幣不僅可以用於離線,而且可以用於在線購買。共有四個地方進行了第一階段測試:深圳,蘇州,成都和雄安。據稱,在這些測試期間,將測試使用數字貨幣的所有可能場景以及與之相關的風險。該試驗的這一階段假定使用DCEP代替現金。不過陳鳳英專家認為,數字人民幣的真正潛力將在跨境使用中準確顯示出來。

陳鳳英專家說:「未來若是在國際支付中能夠使用數字人民幣,我認為便捷性將大幅提升。值得注意的是,我看好的是未來發展,而不是當下。因為現在數字人民幣主要定位於M0。若是數字人民幣未來能夠實現M2,用於國際支付和交易,那麼首先成本會出現明顯下降,便捷性有所提高,這一點在國內的移動支付使用中就已經能夠明顯感受到。當然最關鍵我認為還是安全性,即降低匯率風險。因為匯率波動對貿易而言非常忌諱,包括投資商也是如此。如果使用數字貨幣交易,則能夠避免匯率大幅波動帶來的影響。我認為貨幣多元是全球的發展趨勢,而這不是某一個國家就可以解決的問題。我個人是比較看好未來在國際合作方面會由國際機構來牽頭,或者出現一個新的國際機構來協調各國之間的關係,讓多元化的世界可以有多元的貨幣,但彼此間又不是惡性競爭的關係,我想這是我們想要的明天。」

中國經濟正迅速趕上美國
© AP Photo / Ng Han Guan
但在第一階段,數字人民幣將供國內使用。不管怎樣,每種情況都需要認真測試。顯然在2022年北京冬季奧運會期間,在有外國客人的參與下,數字人民幣將得到更廣泛的測試。正如周小川所說,中國並不是在尋求將數字人民幣推向國際水平,從而改變現有的國際金融體系。正如Libra的經驗所表明的那樣,過於雄心勃勃的全球野心可能會招致不同國家金融監管機構和政府的強烈抵制。

Libra項目原本應該覆蓋全球23億Facebook用戶,並在由100家公司組成的封閉式區塊鏈上運行。但在啓動之前就失敗了,因為包括美聯儲在內的不同國家的中央銀行表示,它對金融穩定構成威脅。結果,萬事達卡和PayPal等主要參與者離開了天秤座項目。臉書沒有與世界上一些最強貨幣掛鈎,而是決定將Libra與美元掛鈎。最終,在12月初,Facebook宣佈將Libra更名為Diem。美國觀察家們認為,更名意味著希望遠離負面影響,因為尚未發佈的Libra加密貨幣很容易讓人聯想起許多國家政府對它的批評。

中國央行前行長周小川強調,中國將考慮到Libra的不幸經歷,不會將自己的金融創新強加給國際社會。另一個問題是,如果數字人民幣變得有吸引力,交易者將可以隨意使用它。無論如何,在DCEP走向國際之前,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根據最樂觀的預測,DCEP在國內全面流通不會早於2023年。

關鍵詞
2020年度總結, 金融, 威脅, 人民幣, 數字貨幣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