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4 2021年08月01日
中國
縮短網址
作者:
0 103

中國應與參與「一帶一路」倡議的其他國家/地區盡可能地廣泛使用人民幣進行結算。重慶市原市長黃奇帆在西安金融論壇上做出此番表示。他說,人民幣現在使用率很低,有必要在定價、支付和儲備金形成過程中最大限度地使用人民幣。

© Depositphotos / eungchopan
2016年人民幣被納入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之後,開始在外匯儲備結構和國際結算中被更廣泛地使用。為了減少對美元的依賴,一些國家開始將本國部分美元資產轉為人民幣。例如,俄羅斯就是這樣做的。根據俄羅斯央行關於最新外幣資產管理報告,人民幣在儲備中的份額為12.3%。此外,就俄羅斯銀行資產的地理分布(即在交易對手註冊地或證券發行地)而言,中國在外國中排名第一。最後一點,在2020年第一季度俄中本國貨幣佔兩國間貿易結算的24%。

然而,就總體而言,人民幣在世界貿易和國際儲備中所佔的份額仍然很小。正如黃奇帆在西安論壇上所說,人民幣約佔全球外匯儲備的2%,佔世界所有跨境支付的1.76%。這位原重慶市長認為,這一比例與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和最大出口國的地位不符。他認為,中國應在參與「一帶一路」基礎設施倡議的國家中更加積極地使用人民幣進行支付、定價和建立儲備金。原中國央行行長助理張曉輝也指出,中國應該更多地與其他國家簽署人民幣使用互換協議。她還強調建立中國自己的國際支付機制,尤其是減少對SWIFT的依賴的重要性。張曉輝還強調,中國可以提供更多的人民幣國際貸款。

美元依然在世界上佔主導地位:它佔全部國際結算的一半以上。不過,這一體系之所以存在至今,應歸因於先前世界貿易結構的特殊性。以前主要消費市場集中在發達國家。如今在許多發達經濟體發生危機的背景下,這種平衡正在向新興市場傾斜。中國正在成為新興的經貿活動中心。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助理研究員劉典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指出,人民幣在結算中所佔份額的增加是很自然的。劉典專家說:

「我認為,這與中國和全球的宏觀國際貿易形勢相關。過去對很多發展中國家而言,他們的整個產業是依附於發達國家的產業鏈中,主要從事中低端產品的加工及相關業務,並且產品多數銷往發達國家市場。然而今年受新冠疫情的影響,很多發達國家的市場在疫情前就趨於飽和,新增的更多是中國這類新興國家市場。在這一背景下,人民幣的國際化以及推動人民幣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跨境貿易的結算體現在,中國與沿線國家間經貿關係的依存度不斷上升。另外,無論是從金融市場風險的角度還是各個方面來看,今年美元在全球市場的信用基礎受到了一定的衝擊。包括近年來全球出現去美元化的聲音,也是因為在全球經濟面臨衰退的情況下,很多發展中國家會由於匯率的波動而被美元剪了羊毛。因此‘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在嘗試選擇用人民幣作為跨境匯率結算貨幣,一方面是因為中國市場在全球經濟系統的重要性不斷上升,另外一方面也是要對衝美元匯率波動所導致的宏觀風險。可以說這兩方面的因素共同推動了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經貿關係的不斷發展,並且也體現在了金融貨幣方面,是合則兩利的事情。」

劉典專家認為,人民幣可能首先成為區域貿易的貨幣。根據今年第一季度的結果,東盟國家成為中國最大的貿易夥伴——貿易額同比增長6%,增至1400億美元,而中國與美歐貿易因新冠疫情而下降。貿易和經濟活動的平衡有望在中期向東方轉移。在這方面,中國及其貨幣在新的貿易和經濟結構中作為連接要素具有特殊意義。

人民幣國際化的唯一主要障礙是封閉的資本賬戶。除非人民幣可以自由兌換,否則在世界貿易規模上使用它並不方便。一些國家與中國使用本幣互換協議。但是這些機制更主要是為了對衝雙邊貿易中的外匯風險。

儘管如此,世界對人民幣的需求將來只會增長。在大流感背景下,為了輓救本國經濟,絕大多數西方國家開始實行超低甚至零利率政策。而中國則維持適度的貨幣政策。這使中國市場對投資者具有較大吸引力,因為處於類似風險水平的中國債務證券的收益率高於西方市場債券的收益率。今年7月外資淨流入中國債市213億美元——這是自2014年開始發佈相應統計數據以來的最高指標。外國投資者手中持有的債券總價值達到3600億美元,比去年多13.7%。根據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最近的預測,到本世紀末人民幣可能會成為世界第三大貨幣。

關鍵詞
一帶一路, 人民幣,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