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線作戰:美國同時對抗俄羅斯和中國

© Sputnik / Alexey Vitvitsky / 跳轉媒體庫北約
北約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27.12.2022
顯然美國已經放棄了改善與其主要地緣政治對手——中國——的關係的想法,並決定進行公開的政治對抗。
美國已經不滿足於成立“亞洲北約”,既亞太地區的海上反華聯盟網絡。美國現在正企圖吸引北約和歐盟的軍事政治和經濟潛力。據RT俄文版網站報道,美國駐北約大使朱麗安娜·史密斯指責中國使用混合技術、脅迫和威脅對該組織挑撥離間。美國這些誣陷已經收到了效果:6 月通過的新北約戰略首次將中國列為主要挑戰之一。這表明華盛頓把這一政策強加給其盟友的目的能夠達到。對美國來說,重要的是,歐洲實際上已經捲入了與俄羅斯的軍事和經濟衝突,其代價遠高於美國本身所承受的代價。俄羅斯科學院美國和加拿大研究所軍事政治研究中心主任弗拉基米爾·巴秋科在RT網站的評論中表示,這種策略注定要失敗,因為西方根本沒有足夠的資源進行兩線作戰的力量。軍事政治分析中心負責人亞歷山大·米哈伊洛夫同意他的觀點。在他看來,美國的這種行為不僅浪費了它的資源,而且還促使莫斯科和北京走得更近、合作得更加密切。與此同時,中國對布魯塞爾也具有重大經濟影響。 歐盟與俄羅斯的決裂已經導致了前者能源和經濟問題。亞歷山大·米哈伊洛夫解釋說,如果再與中國脫鈎,將意味著難以替代的商品短缺,因此歐盟國家極不願意走這條路。
拜登開始與習近平通話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26.12.2022
保持對話或將在2023年重啓中美關係
美中博弈的主要焦點之一是台灣的命運以及在不久的將來圍繞台島發生直接軍事衝突的可能性。台海局勢的升級始於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訪台,中國大陸將此視為美國支持台獨,並在台島周邊舉行了大規模軍事演習。俄羅斯科學院中國與現代亞洲研究所科學主任、國立研究型大學高等經濟學院教授亞歷山大·盧金告訴《論據與事實》報,美國人這是在挑釁,儘管他們自己並不這樣認為。美國政客嚴重受到國內政治、個人野心和維護華盛頓不會冒犯民主的“強硬”形象的需要等因素的影響。然而,美國人違背了此前與中國達成的所有協議,而且儘管口頭否認,但在行動上卻支持台灣“獨立”——這不可能不激起北京方面的抗議。與在美國一樣,在中國也有許多人認為是時候解決台灣問題了。不過,盧金認為不會演變成軍事衝突,因為雙方都沒有為此做好準備。台獨分子還不完全肯定能獲得美國的支持。北京明白,圍繞台灣的衝突可能升級為全球衝突,後果難以預料;隨之而來的是嚴厲的制裁和經濟危機。用武力控制台島也許是一項艱巨的任務。在盧金看來,只有當台獨分子越過所有紅線時,軍事行動才有可能發生,例如,就獨立舉行公投,並從憲法中刪除中國。盧金認為,這在不久的將來不太可能發生。
危地馬拉市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20.12.2022
美國鼓動拉美衛星國加強對台灣的支持
美國國務院宣佈成立一個部門來協調與中國的工作。新機構非官方被稱為“中國屋”。《消息報》寫道,專家們認為,事實上,美國國務院正在創建一個智庫,用於收集和分析有關中國的信息。該報指出,美國國務院並不是唯一為中國設立專門機構的部門。 中央情報局和五角大樓已經創建了類似的組織。這些部門當然都把中國定性為“問題”和“威脅”。 美國這些部門通過圍繞中國集中力量和“大腦”,試圖解決嚴重短缺中國問題專家以及影響中國國內政治生活的機會不大的問題。正如俄羅斯科學院美國和加拿大研究所首席研究員弗拉基米爾·瓦西里耶夫告訴《消息報》的那樣,這裡指的是“擁有實用影響力手段的專家,或者,正如他們過去所說的那樣,是‘冷戰騎士’”。 但正如《消息報》的文章寫道的那樣,所有組建的這些組織都將並行工作,因此它們之間將不可避免地開始爭奪政治和機構影響力。 北京對美國的這些做法保持冷靜,並不感到驚訝——畢竟美國的政策本身表明,華盛頓無意和平解決美中分歧。
Flags of the US and China are placed ahead of a meeting between US Secretary of Agriculture Sonny Perdue and China's Agriculture Minister Han Changfu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26.12.2022
美國不得不認可中國構建新發展模式進程
印度兩大主要政黨圍繞本國政府對華政策發生了激烈的爭論,《生意人報》專欄作家謝爾蓋·斯特羅坎寫道。在印度歷史最悠久的政黨印度國大黨的領導下,議會反對派指責總理莫迪和執政的人民黨未能確保本國的安全。反對派稱,印度政府對 12 月 9 日在印度阿魯納恰爾邦發生的另一起印中軍隊間的邊界事件沒有採取果斷行動。出於政治目的,在印度國大黨主席拉胡爾•甘地的慫恿下,印度反對派把邊境衝突稱作印度士兵遭“毆打”。這引起了執政黨(人民黨)的憤怒,因為人民黨向來堅持極端愛國民族主義的立場,具有強硬形象。批評其軟弱、優柔寡斷,對它來說,是不能接受的,而貶低軍人形象自然也會使政府顯得軟弱。國大黨批評人民黨,敦促政府採取更加嚴厲的行動。他們還一針見血地稱,國大黨主席、反對派領導人拉胡爾•甘地的父親拉吉夫•甘地總理(任期1984—1989)與現任政府不同,在1986 年對中國一度表現出強硬,並向與中國交界的地方派去了駐軍。一些印度反對派人士指出,莫迪自擔任古吉拉特邦首席部長以來就與中國關係很好,並指責他與北京交往甚密。作為對印度國大黨攻擊的回應,印度人民黨被迫保持對中國的強硬言辭。
俄羅斯衛星社不對轉載自外國媒體的信息負責。
新聞時間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