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米亞認為與澤連斯基談判毫無意義

© Sputnik / Alexei Nikolsky / 跳轉媒體庫弗拉基米爾•康斯坦丁諾夫
弗拉基米爾•康斯坦丁諾夫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09.11.2022
克里米亞議會議長弗拉基米爾•康斯坦丁諾夫認為,與弗拉基米爾•澤連斯基談判毫無意義,因為可以充分相信,烏克蘭將違反這些承諾。
週二,在西方媒體報道基輔正被推動與俄羅斯對話後,澤連斯基提到了烏克蘭開始對話的條件。他說:“恢復領土完整,尊重《聯合國憲章》,賠償戰爭造成的所有損失,懲罰每個戰爭罪犯,並保證這種情況不會再次發生。”
康斯坦丁諾夫向衛星通訊社表示:“我的觀點是:沒有談判的基礎。原因是甚麼?以澤連斯基為代表的烏克蘭絕對不能談判。如果有必要與誰達成協議,那麼也與澤連斯基和美國沒有任何關係。無論他們說甚麼,簽署甚麼,都沒有任何保證,而且充分相信他們會違反這些承諾。”。
他說,俄羅斯聯邦的新主體——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赫爾松州和扎波羅熱州尚未完全解放。
克里米亞半島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08.11.2022
美媒:基輔正在制定奪取克里米亞的計劃
他指出:“在這些領土獲得解放之前,我們還能談甚麼?我們必須完全解放我們的土地。此外,為了消除來自前烏克蘭領土的威脅,我們必須解放英雄城市,這些城市一直屬於俄羅斯。任何試圖凍結衝突,以某種方式結束衝突而不能實現特別軍事行動目標的企圖對我們來說都是一枚定時炸彈。”
康斯坦季諾夫強調,烏克蘭仍然立足西方的,納粹主義仍然是決定性的意識形態,北約對烏克蘭的軍事學說沒有改變,他們仍然支持烏克蘭,並與烏克蘭建立合作關係。
克里米亞議會議長補充指出:“我方目前還沒有達到特別軍事行動開始前定下的目標。因此,我看不到任何嚴肅的談判理由。我們要談甚麼呢?這些人用俄羅斯士兵的鮮血、酷刑、虐待、殺害自己的士兵、講俄語的活動家、記者、對前烏克蘭人民的種族滅絕玷污了自己……他們的罪行達到了驚人的程度。當然,如果沒有澤連斯基,在那片領土上將會出現一支可以與之交談的健全力量,然後可能會有一些討論。但到目前為止,這種情況更多的是幻想而不是現實政治領域的情況。”
克里米亞已將烏克蘭寡頭的資產國有化 -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 1920, 03.11.2022
克里米亞已將烏克蘭寡頭的資產國有化
新聞時間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