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大家好!

因“俄羅斯之聲”機構改革,我網站團隊啟動俄羅斯衛星網。在Sputnik (衛星) 多媒體信息工作範疇內,我們設有衛星新聞社及俄羅斯衛星中文廣播電台。Sputnik 派駐世界各地記者們通報的新聞、專家們的看法、我們在莫斯科及北京編輯部准備的其它資料,您都可以在 http://sputniknews.cn上找到。請加載新鏈接!讓我們攜手共進、了解世界!
December 18 2014, 13:00

     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舉行年度大型新聞發布會。對國家元首來說,本次傳統發布會為第十屆。已有1200多名國內外記者注冊參會。普京總統與媒體溝通的主要內容將涉及國內經濟狀況和國際局勢。我們在自己的網站上登載俄聯邦總統與媒體代表對話的重要的和意味深長的話題。

                普京總統在新聞發布會開始時對年度工作進行了簡短總結。

      首先,最為主要的是經濟指數。今年的GDP增長,前10個月為0.7%。貿易順差增長了133億美元,總數達1484億美元。在去年短暫停頓後,工業生產有了些許增長,1月到10月增長率為1.7%。失業率也處于低水平,甚至降到5%以下,目前的失業率約為5%。

      農工綜合體在繼續發展。今年我們的收成創下了紀錄,達1.04億噸。盡管金融市場存在各種“渦流”,但今年的聯邦預算還將是盈余。也就是說,我們的收入比支出多出1.2萬億盧布,約合GDP的1.9%。

       當然可以把人口增長稱為今年社會領域的主要成果。

       我們的死亡率下降,出生率上升。這是很好的趨勢,無疑需要盡全力讓其保持下去。正如我們許諾的那樣,我們將繼續按生活指數增加母親資本。2014年它已超過42.9萬盧布。

      2014年確定的十類職工的工資目標已經達到和超過。這首先是中小學以及校外教育機構的教師、社會福利部門的教師、高校教師、醫生、初中級醫務人員和文化機關工作者。2014年兩次提高退休金。從2月1日起提高6.5%,從4月1日起又提高1.7%。

     今年我們對武裝力量的作戰能力的提高給予了高度重視。我不在這里一一列舉。僅局限于社會指標。2014年國防部11700名軍人獲得了永久住房。保証了15300名軍人有公房住。100%完成年計劃指標。

     這是我開始時想要說的一些數字。現在再就當前形勢簡單說幾句。我想,我們都明白,今天的主要問題,我國公民感興趣的主要問題就是經濟、國家貨幣處于何種境況,社會領域的形勢將會因此如何發展。我試著非常簡單地,用幾句話給這種形勢定性,說說我對它如何發展的看法。

      今天的局勢首先是由外部因素造成的。但我們的出發點是,我們做得不夠是因為,我們計劃做,而且說過,我們應該在過去的20年時間里對我國經濟多元化。這是相當複雜的問題,當商界都努力把資金主要投向能夠獲得最大和最快利潤的領域,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你們知道,今天的形勢發生了變化。外部經濟情況對目前的局勢正產生影響,首先當然是能源載體價格、石油價格和與之相關的天然氣價格。

       將來的石油價格能否再下降?能否對盧布產生影響?相應地,能否影響其他包括通貨膨脹等在內的指數?是的,有這種可能。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准備做什麼?我們准備採取我們曾經採取的、而且在2008年相當順利的措施。在這方面,需要集中精力去幫助那些確實需要幫助的人。我強調,保持我們所有的有關社會問題的各種計劃指標。我指的是,當然首先是退休金和預算人員的工資。等等。

       毫無疑問,如果局勢朝不妙的方向發展,那麼我們將不得不修正我們的計劃。毫無疑問,我們將不得不壓縮。但也毫無疑問,我想強調,隨之而來的是增長和不可避免的從目前的局勢中走出。原因有二:世界經濟將保持增長,速度下降,但還將保持增長;經濟將增長,我們的經濟也將從目前的局勢中走出。

       為此需要多長時間?我認為,在形勢最不好的情況下,需要兩年。此後增長將不可避免,其中的原因也在于,外部經濟環境將發生變化。伴隨世界經濟的增長,需要補充的能源資源。但在這段時間里,我不懷疑,我們在我國經濟多元化方面將能夠成功地做很多工作。因為生活本身在強迫我們這樣做,不然的話,將無法運行。

       總體來說,我們將依托我們所擁有的儲備,來完成所有的社會責任。而且,這些儲備在今年還有所增加。

       值得一提的是,中央銀行儲備是4190億美元。依托這些資源,我堅信,我們能夠平靜地解決主要的社會問題,將從事經濟多元化,局勢將不可避免地回到正常軌道。

       我想就此結束自己的致辭。我重複一下,我們可以結束,但如果有問題,我可以回答。

                 有關在柏林牆坍塌25周年之際與西方關系緊張問題,普京總統回答說:

      “您現在說,柏林牆倒塌了,但我們現在看到的是正在建某種新牆。難道,柏林牆後,沒有向我們說過北約不再東擴嗎?但東擴卻是快速的。兩波次東擴,這是什麼,不是牆嗎?這是一道虛擬之牆,但已經開始搭建。在我們邊界相鄰地區建反導系統,這難道不是牆嗎?”

       “誰也沒有停下來,現在國際關系的主要問題也在于此。我們的伙伴沒有停下來,他們認為自己是獲勝者,他們現在是帝國,其他都是附庸。這才是問題所在。盡管我們做出了各種努力,做出了各種共同工作的姿態,在歐洲和世界不設任何隔離線,但那些‘建牆’的人卻並沒有停下來。”

       “我想,我們就那些危機局勢、包括烏克蘭局勢在內所採取的強硬立場,應該讓我們的伙伴們明白,最正確的路徑是停止‘建牆’,並構建共同的人道主義空間、構建安全和自由經濟空間。”

                   烏克蘭東南部實施的是懲罰性行動

       烏克蘭通訊社記者實際上是指責指責俄羅斯總統發起烏克蘭東南部的懲罰性行動。普京同意“懲罰性行動”的措辭。

       普京:我們的社會認識到,烏克蘭東南部目前發生的事件確實是懲罰性行動。這個行動是由基輔當局發動的,而不是相反。這不是東南部民兵武裝向基輔派去了自己的部隊,相反是基輔當局向東南部派出了自己的武裝力量,動用多管火箭炮、火炮和作戰飛機。

       問題在哪里?怎麼擺脫這個困局?問題在于,政變之後(無論誰,無論怎麼稱謂,也無論對此有何說法,國家政變是發生在基輔,而且是通過武力完成的),有些國家對事件這樣發展持不同意見。

      首先就動用了護法機關、警察,而不是首先與他們進行某種政治對話。這樣不行便動用軍隊。還是不行,今天便試圖用武力解決問題。

     我認為,這種辦法絕對是沒有出路的,有損于烏克蘭國家和烏克蘭人民的命運。希望我們能夠順利進行對話,我們願意在這個問題上充當中間人,主張進行直接的政治對話,並通過這種途徑,通過這些政治手段來解決問題,直到恢複統一的政治空間。                      

                                俄羅斯熊不會變成稻草人

      俄羅斯的經濟局勢是否是由克里米亞事件造成的?普京回答說“不是,這不是因為克里米亞造成的。這是因為我們保留一個民族、一種文明、一個國家的自然意願所造成的。為什麼,我已經說過,在柏林牆坍塌、蘇聯解體後,我們對我們的伙伴是完全敞開的,但我們看到的是什麼呢?”

      “就任何問題,無論我們做什麼,我們總是遇到反面的問題以及與我們斗爭的情況。我們可以回憶一下我國籌備2014年奧運會的事情,這是明顯的事實:採取了前所未有的損害奧運籌備和其進程聲譽的各種手段。這是明擺著的事實,為什麼?誰需要這個?就是這樣無休止的。”

     “在瓦爾代俱樂部論壇我舉過我們所熟知的熊標志的例子。這頭熊護衛自己的原始森林。您知道為什麼?如果進行比擬,我自己有時也在想:也許我們的小熊應該平靜地坐著,在森林中不去追逐小豬,而是吃漿果和蜂蜜,也許會讓他過平靜的生活?不會讓他平靜的,因為有人想把他綁在鏈子上。一旦將他綁在鏈子上,就將把他的牙齒和腳趾拔下來。從今天的理解看,這是核制衡力量。如果發生這種情況,原始森林馬上就將被據為己有。在其腳掌和牙齒被拔掉後,熊也就不需要了。可以用他做稻草人,就是這樣。我們是想保留自我、進行斗爭、成為更為獨立的國家,還是想有人把我們的皮挂在牆上?這就是我們的選擇。克里米亞在此沒有任何關系。”

                在回答與中國和土耳其的供氣合同以及這些項目的盈利程度時,普京稱:

      普京:從能源角度來看,對于中國、印度以及日本、韓國而言,在能源領域的需求快速增長。我們現在所做的是在全球問題和我們的經濟問題之前就計劃好的,這只不過是我們之前打算的實施而已。

      中國的合同不是無利可圖的。我想強調這一點,雙方確實都有利可圖。這個項目對中方有利。政府決定給予這一進程中的參與者一定的優惠,項目當然是盈利的。

      此外,這會使我們俄羅斯在項目的初始階段獲取和集中大量資源,而不僅僅是鋪設輸氣管道,而是開始遠東的煤氣化。這會使我們又邁出重要的一步。連接東西部的輸氣管道系統,當可以使東西部互相輸送資源時,這從世界市場行情的角度來看將會是劃算的。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至于這是巨大的工程,還涉及到就業、各級稅收,還是世界上這一地區和我們遠東地區的願望,我就不提了。

      談到土耳其,土耳其的經濟也在增長。它和亞太地區一樣需要補充的能源資源。我們多年前建成了所謂的“藍流”天然氣管道系統。現在土耳其伙伴提出了尤其是對其國內市場如何增加供應量的問題。我們幹嘛要推辭?

      BBC記者在向俄羅斯總統提出有關緊張的國際形勢問題時,實際上指責俄羅斯是國際緊張升級的原因。下面就是普京的回答。

      普京:您說俄羅斯為我們現在在世界上看到的緊張做出了已知程度的貢獻。俄羅斯做出了自己的貢獻,但只就表現在他在捍衛自己的國家利益上越來越強硬。我們沒有進攻(這個詞的政治含意),我們沒有攻擊誰。我們只是在捍衛自己的利益。我們的西方伙伴,首先是美國的不滿與我們正是這樣做有關,而不是與我們在安全領域採取某些引起緊張的行動有關。

      我們實際上在境外只有兩個基地,況且又是在領土遭到威脅的方向:在吉爾吉斯斯坦,當阿富汗武裝分子進入那里之後,應吉爾吉斯斯坦當局的請求;在塔吉克斯坦,也是同阿富汗的交界處。我想,您也希望那里一切平靜。這是有根據的,可以理解的,清楚的。

      美國基地遍布整個地球。您想說我們表現得具有侵略性?還有沒有點兒正常人的思維?美國武裝力量,包括戰術核武器,在歐洲幹什麼?在那里做什麼?

      您聽著,我們的國防部預算明年將增加,但換成美元的話,如果我沒算錯的話,它大約相當500億美元。而五角大樓的預算是我們的十倍還多。您想說是我們在推行侵略政策?還有沒有點兒正常人的思維?

      最後,反導系統。是誰單方面退出條約——它無疑是整個國際安全體系的基石之一?是我們?不是。是美國這樣做的。單方面退出。為我們制造威脅。不僅在阿拉斯加部署戰略反導系統,而且還在歐洲、羅馬尼亞和波蘭,就在我們身邊。您想說是我們在推行侵略政策?

      我們希望在安全領域、反恐斗爭中發展正常關系。我們將一道就不擴散核武器問題工作。我們將一道應對諸如販毒、有組織犯罪、包括埃博拉在內的嚴重傳染病擴散。我們將共同做這些,也包括在經濟領域一道工作,如果我們的伙伴有這個希望的話。

        新華通訊社亞歐總社社長範偉國提問:“尊敬的總統,您對即將過去一年的中俄關系如何評價?您對下一年度的關系發展前景有著怎樣的展望?總所周知,明年將在烏法市舉辦金磚國家和上合組織峰會,您對中俄兩國在這些機構中的相互協作如何評價?非常感謝!

      就這些問題,普京回答說:“我從最後一個問題開始。上合組織作為一個機構,是為了解決蘇聯解體後中國與前蘇聯國家邊界問題成立的。應該說,在這方面,該機構是非常有效的,並完成了自己的任務。感謝上帝,我們之間未有過任何衝突,相互沒有任何不滿。問題很多,但它們都在考慮中國和上合組織所有其它國家、包括俄羅斯在內的利益的基礎上得到了解決。”

       “但這一機構已經超出本身的初始任務範疇,從該詞匯的虛擬意義上來說是這樣的。這一機構已經跨出創建時那些任務的框架。為什麼呢?因為它是需要的。如果國際社會和這些國家本身 – 上合參加國沒能明白和意識到他們對繼續聯合工作是感興趣的,那麼就不會出現這種情況。”

       “現在,伊朗、巴基斯坦、印度和其他一些觀察員國也對在上合組織框架下聯合工作感興趣。印度和巴基斯坦已經宣布,想成為上海合作組織的常任和全權成員國。我們正在審議該問題。毫無疑問,這將影響到俄羅斯聯邦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之間的關系。”

       “我們都非常了解,如果從單獨國家看,中國是我們最大的經貿伙伴,我們今年的貿易額將近900億美元。盡管世界經濟中存在各種困難,貿易額還將增長,對此我毫不懷疑。”

      “我們的主要任務是對我們的經貿關系進行多元化。在這方面,我們正向前進,而且前進的程度是順利的。我指的是,我們借助于高科技領域,針對改變我們貿易機構的問題給予更多的關注。您知道,我們正在建核電站,如果中國感興趣,我們還將繼續建設。我們在航天、航空業、飛機、重型直升機制造方面合作,我們在很多其它新的有前景的領域工作。”

      “更為主要的,是我們在國際舞台上有很多吻合的利益,其中包括國際舞台上的局勢穩定。我們在聯合國及安理會非常緊密地合作。毫無疑問,中俄兩國在該平台上的合作,是穩定當今世界局勢的重要因素之一。”

      在新聞發布會上,向普京提出的最後一個問題是關于他計劃競選連任以及這個決定是否取決于盧布匯率及經濟狀況的問題。

     普京:這取決于總統、政府以及中央銀行層面的總體工作結果。誰也不能過早地作出2018年總統競選的決定。

     首先,應該堅持為俄羅斯聯邦人民的利益而工作。根據結果和社會情緒將會得出誰會參加2018年競選的結論。

      其次,國家元首和下屬應依次為國家發生的一切承擔責任。這個責任我從未回避過,也不打算回避。

      我開始時已經說了,現在想就此結束。是的,困難的時期是由一些客觀的、也有可能是主觀的情況造成的。

      但在整體上我認為政府和央行的政策是對的。這個政策讓我們有理由相信,依靠我們的儲備,保持宏觀經濟穩定和自身經濟健康,我們可以在短期或中期內解決那些在2012年就確定的社會問題,並擺脫現在的困難狀況。

      我對此堅信不疑。

      非常感謝大家的關注!祝大家新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