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大家好!

因“俄羅斯之聲”機構改革,我網站團隊啟動俄羅斯衛星網。在Sputnik (衛星) 多媒體信息工作範疇內,我們設有衛星新聞社及俄羅斯衛星中文廣播電台。Sputnik 派駐世界各地記者們通報的新聞、專家們的看法、我們在莫斯科及北京編輯部准備的其它資料,您都可以在 http://sputniknews.cn上找到。請加載新鏈接!讓我們攜手共進、了解世界!
November 19 2014, 14:46

首爾呼籲東京和北京共同應對民族主義

首爾呼籲東京和北京共同應對民族主義

© 俄羅斯之聲       韓國領導人在APEC北京峰會上提出了重要的外交倡議。韓國總統樸槿惠提議舉行中日韓三國領導人會晤。

      還不清楚這一倡議變成現實的可能性有多大。這三個東北亞國家之間的關系仍很緊張。

      東亞同歐洲和北美一樣,是世界上高度發達的地區之一。這里居住著16億人口,幾乎占地球人口的1/4。這里的GDP總量占全球GDP的4/1以上。當代世界的三大經濟體,有兩個(中國和日本)位于東亞。然而,盡管經濟發展水平很高,從政治角度看,東亞仍是一個不穩定的地區。而且這種不穩定性近年來呈上升趨勢——既有領土爭端的激化,也有日本高層公開向右傾化的民族主義轉向。

      在可預見的將來東亞地區沒有特別的機遇變成一個准聯邦國家,就像我們在歐洲看到的那樣——盡管也是困難重重。其障礙有幾個,最主要的就是民族主義。

      東亞民族主義,應當說是進口產物。無論日本、中國和韓國的民族主義者在自己無數的報刊文獻中怎樣闡釋,現代民族主義思想的最初特征出現于19世紀末,而且顯然受到歐洲的影響。眾所周知,歐洲慘遭兩次世界大戰後,已經克服掉了自己的民族主義。但是同樣的事情卻沒有在東亞發生。

      本地區國家在很大程度上都是把民族主義作為本國立法的基礎。有關本民族獨一無二的悠久歷史、深遠的歷史根源以及自己周邊敵人的陰謀的說法,已經不是第一個十年在東亞被用作思想動員的工具。東亞國家就其政治制度而言,也存在根大差別。但是,民族主義是其共同的特點,不僅為這些國家所具有,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構成了它們的同一性。

      這種狀況讓達成妥協變得十分困難。民族主義本身需要敵人,而這些敵人往往不是那些遙遠的國家,恰好是自己的近鄰。更何況,正如歷史經驗表明的那樣,正是鄰國成為彼此不愉快的根源。在多數人的頭腦里,本地區的主要敵人就是日本。需要指出的是,日本自己在很大程度上要為自己的這種命運負責。二戰時期日本軍國主義的罪行在不小的程度上引起對日本的仇恨和不快。

      日本現任領導人重拾右傾民族主義,讓本地區本來就不簡單的局勢更加緊張。安倍晉三內閣公開支持民族主義思想引起中國和日本本國的不安。日本當局不想對過去承擔責任,被看成是歷史有可能重演的征兆。

      不能不指出,最近幾周緊張局勢有所緩和,所有參與方都作出了旨在降低衝突溫度的步驟。這給中日韓舉行談判的倡議得以實現帶來了希望。當然,這種談判解決不了任何問題——東亞的民族主義有著深刻的根源,而且民族主義遠不是東亞現存摩擦的唯一原因。中美對抗以及許多其他因素也在這里扮演著不小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