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大家好!

因“俄羅斯之聲”機構改革,我網站團隊啟動俄羅斯衛星網。在Sputnik (衛星) 多媒體信息工作範疇內,我們設有衛星新聞社及俄羅斯衛星中文廣播電台。Sputnik 派駐世界各地記者們通報的新聞、專家們的看法、我們在莫斯科及北京編輯部准備的其它資料,您都可以在 http://sputniknews.cn上找到。請加載新鏈接!讓我們攜手共進、了解世界!
January 28 2014, 15:19

鄧小平是如何埋葬毛澤東學說的

鄧小平是如何埋葬毛澤東學說的

© 俄羅斯之聲       毛澤東通過“文化大革命”粉碎了所有對手。只有整個一生都試圖減輕毛澤東決定所帶來不良後果的周恩來,聰明地躲開了所有清洗與鎮壓。

      但在周恩來被發現患有癌症後,毛澤東開始思考由誰來擔當總理一職的問題。他回憶起被“鎮壓”的、正在流放中昏昏度日的鄧小平。或者說,鄧本人也提醒了這一點。1972年8月, 他曾給主席寫了封信。信中提到,希望給他安排工作,哪怕是純技術性工作也可以。毛對此做出了反應。

      “鄧小平同志所犯錯誤是嚴重的,但應與劉少奇加以區別......他是有軍功的人。”(引自:毛毛,《我的父親鄧小平——“文革”歲月》)

      盡管存在後來被稱為“四人幫”的集團之間的對抗與傾軋,毛澤東還是在1973年3月任命鄧小平為周恩來的副手。晚些時候,毛在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對這個決定解釋說,鄧的工作應“評價為三個指頭和七個指頭的關系”,也就是說,30%是錯誤的,70%是正確的。主席在年底又宣布道,希望鄧小平成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長,並在1975年1月簽署了任命書。1974年4月,鄧小平出席聯合國大會,向世界闡述毛推出的三個世界的理論。根據這一理論,第一世界是美蘇兩大超級大國,第二世界是日本、歐洲、澳大利亞和加拿大。第三世界是發展中國家,其中也包括中國。

      江青和其支持者們竭盡全力去阻礙周恩來和鄧小平影響力的上升。每次與毛見面時都提出批評性意見。但主席並沒有對任何一個集團表現出好惡之情。然而,據張玉鳳介紹,毛最後還是傾向于周和鄧(參見《毛和他的女人們》一文)。在主席生命的最後歲月中,張玉鳳不僅是其護士,同時也是毛與外部世界進行溝通的唯一渠道。只有她才能做出決定,讓誰前來參見漸失漸弱的毛澤東,只有她才能明白主席嘴唇動作和手勢的含義。而張玉鳳的好感也在周和鄧那里,而不是在江青一邊。

      1974年6月1日,周恩來因患癌症住院手術治療。也許,這一點促使毛任命鄧小平為第一副總理。為了平衡對立陣營之間的影響力,毛委托江青提名的人選王洪文領導黨的日常工作。江青對鄧小平地位的鞏固感到擔心,進而讓王洪文拜訪毛,並向其進言說,周和鄧有可能走林彪之路(參見《毛與林彪》一文)。也就是說,他們在密謀政變。但是,毛的反應卻是出人意料的:他非常生氣,建議王洪文與周恩來、鄧小平搞好關系,並要警惕江青(引自:《毛澤東傳(1949-1976)》,第二卷)。1975年1月,毛又任命鄧為中央副主席和政治局常委。稍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正式批准鄧小平為第一副總理。

      同年4月,毛澤東在接見朝鮮領袖金日成時向其推薦鄧小平說道:“我今年82歲了。。。我不談政治,由他(指鄧小平)來跟你談了。此人叫鄧小平,他會打仗,還會反修正主義。紅衛兵整他,現在沒事了。那個時候打倒了好幾年,現在又起來了。我們要他!” (引自:毛毛,《我的父親鄧小平 -- “文革”歲月》)

      然而,江青還是成功地在毛和鄧之間添加了罅隙。通過主席的侄子、江青熱烈的支持者毛遠新,逐漸向毛滲透,說鄧小平“對文化大革命不滿”(引自:《中共黨史大事年表》)。一個月後,此項“工作”有了結果:中國開始發動批鄧和反擊右傾翻案風運動。鄧小平被解除了大多數職務,在他的領導權限內,僅剩下外交工作了。

      很快,江青一伙又找到了新的可以對鄧小平進行攻擊的口實。1976年1月8日周恩來去世。北京有人“放風”說,“智慧”而充滿“仁愛”的總理是“左派”陰謀的犧牲品。4月4日,首都北京舉行了聲勢浩大的群眾悼念集會。集會的口號是“敬愛的周總理,我們將用鮮血和生命誓死捍衛您!”、“偉大的馬克思列寧主義者周恩來萬歲”、“誰反對周總理就打倒誰!”(引自:Rethinking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Beijing, 1987)。這場未經批准的悼念集會被強力驅趕,江青認為,北京“騷亂”的原因是鄧小平。此後,毛澤東下令撤銷鄧的所有職務,並任命江青提名人選、紅衛兵運動的組織者之一華國鋒就任高職。“照過去方針辦”、“不要著急,慢慢來”、“你辦事,我放心。”毛對自己的又一位接班人這樣寫道。

      對于大多數北京人來說,將鄧小平趕下台是一場悲劇。為了顯示抗議,他們從漢字“平”的諧音,在窗台上擺上了瓶子。他們想通過這種方式表明:“鄧小平還在高位”。

      確實,鄧失寵的時間並不長。1976年9月9日,毛澤東離開了人世。

      但是,在毛去世前3個月,他就留下繼續進行“文化大革命”的遺囑。毛澤東說:“我一生幹了兩件事,一是和蔣介石斗了那麼幾十年,把他趕到那麼幾個海島上去了。抗戰八年,把日本人請回老家去了。對這些事持異議的人不多,只有那麼幾個人,在我耳邊唧唧喳喳,無非是讓我及早收回那幾個海島罷了。另一件事你們都知道,就是發動文化大革命。這件事擁護的人不多,反對的人不少。這兩件事都沒有完。這筆‘遺產’得交給下一代。怎麼交?和平交不成就動蕩中交,搞不好就得‘血雨腥風’了。你們怎麼辦?只有天知道。”(引自:《毛澤東傳(1949–1976)》;Barnouin Barbara and Yu Changgen. Ten Years of Turbulence)

      然而,毛的遺願並未實現。

      首先,毛要求火化的想法就被束之高閣。與之相反,在紀念堂對其遺體進行了防腐處理以供大家參觀。然而,這項富含神秘色彩的舉措,並未能幫助其維系政權。很快,江青因歪曲毛的思想而變成了“四人幫”成員遭到審判。華國鋒也逐漸地、但也相當快速地失去了影響力,並將權力交椅交給了從流放中歸來的鄧小平。不久之後,鄧小平就不再遵循毛所指出的路線,將中國這艘大船駛往另一個方向。他對那些被“清洗者”恢複了名譽,將那些黨的工作人員和遭到紅衛兵羞辱的教授們從農村召回。鄧小平開始了史無前例的經濟改革,通過這些改革,中國人擁有了曾讓毛澤東痛恨的私有財產,並將中國從一個赤貧國家變成了世界上第二大經濟體。

      在改革措施逐漸上升之際,就像毛在1973年對鄧的評價那樣,鄧小平對毛澤東的錯誤和功績也給出了“三七開”的評價。但實質來說,從鄧小平為中國所做的貢獻看,毛主席遺產的正負面應恰恰是“七三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