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1 2021年04月12日
社會
縮短網址
作者:
0 86

衛星通訊社採訪的中俄專家把近十年來的中國最強沙塵暴與氣候變化聯繫在了一起。目前有越來越多的國家正在進行大規模的綠化環境,以應對沙塵暴和乾旱頻率的增加。中國是植樹造林的世界領導者。

3月中旬北京遭受了近年來最強沙塵暴。沙塵暴不僅肆虐蒙古國,而且還影響了韓國和日本。此前,一場強沙塵暴覆蓋了波斯灣國家,卡塔爾和沙特阿拉伯西部受到的影響尤為嚴重。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鄭挺穎不排除氣候變暖是這種自然災害的原因的可能。

鄭挺穎說:「從統計上來講,全球變暖會影響沙塵暴的形成,這個判斷是符合實際情況的。最近這些年它的頻率在增加,波及的範圍在擴大,影響也更加惡劣,包括今年北京看到的這種情況,有人在分析跟植被情況也有很密切的關係。」

莫斯科國立大學土壤學系教授安德烈·斯馬金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表示同意他的中國同行的看法。

他說: 「我相信可能會導致地球變暖的人為溫室效應。因此,有理由斷言,夏季炎熱,冬季短,積雪少導致該地區土壤水分水平總體下降,這使土壤更容易被風吹走。」

2017年英國蘭卡斯特生態與水文中心的研究人員得出了類似的結論。他們認為,由於全球變暖,西非沙塵暴的發生頻率增加了兩倍。研究結果已發表在《自然》雜誌上。

斯馬金指出,強沙塵暴帶來的後果與其在熱帶地區的氣旋活動的表現一樣危險。它們對植被、居民樓和技術性建築具有毀滅性影響。

有大量土壤顆粒沈降,甚至可以填滿小河和水體。大氣中出現高濃度粉塵,再加上有毒物質人為排放的增多以及粉塵顆粒中的病原微生物的存在——所有這些都是導致嚴重肺部疾病的主要原因之一。肺病每年在亞洲大城市中奪去數萬人的生命。

應對這種有害災害的最好方法是綠化環境,安德烈·斯馬金說: 「綠化環境是驅散沙塵暴的唯一可行的選擇。當然,還包括借助諸如減少牧場負荷,同時大面積耕種等手段降低對這些極不穩定土壤的直接人為壓力。最有效的方法是在俄羅斯、中國、蒙古國、哈薩克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的參與下創建一個大型國際項目。」

中國正在實施類似的計劃,包括在「一帶一路」倡議的框架內到2030年將建立三個「綠色經濟帶」,將中國與中亞和西亞國家(包括伊朗、哈薩克斯坦、巴基斯坦和土耳其)連接起來。

不過,正如專家鄭挺穎警告的那樣,如果大規模干擾地球上的自然過程,即使是有利於綠化環境,也必須考慮到該地區的生態特徵。

鄭挺穎說:「不能盲目地去綠化,要做的是宜林植林,宜草植草。因為有的地方不適合種樹木,它的水分不足以供養一棵樹的成長,種了之後樹木就死了,而樹把土壤裡面含水層的水分都吸走,排到空氣中了。因此這裡的土壤就會變得更加乾燥,更容易沙化。植樹造林、退耕還草這一系列事情都要因地制宜,不能想當然。對沙塵暴我們也要理解,沙塵暴本身是大自然系統的一部分,我們人類得允許有一定次數和一定頻率的沙塵暴。因為沙塵暴最終會進入西太平洋裡面,這給西太平洋的水生生物提供了很多營養物質,如果沒有沙塵暴,西太平洋的海洋生物,尤其是浮游生物就會大幅度減少,它也會帶來整個太平洋生態系統的崩潰。」

3月末沙特阿拉伯王儲穆罕默德宣佈了兩項應對全球氣候變化的重大舉措。他同時還打算啓動「綠色中東」計劃。該計劃將為整個地區種植400億棵樹木。斯馬金指出:「如果一棵樹的面積至少為20平方米,則將綠化20萬平方公里,約佔世界第13大國家沙特阿拉伯總面積的10%。」

2019年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將中國列為世界第一大造林和再造林國家。這被它發佈的衛星圖像所證實。

上周中國國務院發佈了新的指導原則,以加強牧場保護,努力防止過度放牧,免遭地下水枯竭和乾旱。

根據「三北防護林」計劃,中國打算到2050年種植約3500萬公頃的樹木。就面積而言,這相當於整個德國的面積。

關鍵詞
生態, 中國, 沙塵暴, 全球變暖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