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2 2020年12月05日
社會
縮短網址
«你好,俄羅斯»節目2020年 (36)
0 212

美國差不多三周前舉行了總統大選,但迄今結果未明。唐納德·特朗普和約瑟夫·拜登兩位候選人,都在正式結果出來前宣佈己方獲勝,並不斷指責對方各種違規。衛星通訊社瞭解了一下,俄羅斯人究竟對哪方更有好感。

     

衛星通訊社在不同地區的採訪錄顯示,總體來說,俄羅斯人對美國未來總統的態度是漠不關心。大多數人認為:特朗普和拜登沒有任何區別。兩位候選人的外交政策,都將絕對以美國利益為重,漠視其它國家的利益。兩位候選人都因俄羅斯人不屈服於美國而不喜歡俄羅斯,同時,我國公民對華盛頓的經常性威脅並不害怕。值得一提的是,美國現政府在反俄限制措施方面創下了紀錄。不久前,普京總統曾提醒道,特朗普執政期間,對俄羅斯企業和個人推出過46次制裁。

兩位候選人年齡,有一個半世紀之多

     安德烈·別洛烏索夫,38歲,莫斯科人,是醫療集群法律部部長。他向我們說道,無論誰上台,都不要期待有甚麼好結果。他建議注意一下總統候選人的年齡。曾幾何時,外國人總拿站在列寧墓主席台上進行國事慶典的垂垂老矣的蘇聯領袖開玩笑,但與拜登和特朗普相比,曾經的蘇共總書記看起來還不那麼老。

安德烈·別洛烏索夫
© 照片 : Andrey Belousov
安德烈·別洛烏索夫

     他說:

「候選人年齡讓人憂慮。試想一下,美國從兩位70多歲的候選人中選出一位。毫無疑問,他們都是有經驗的政治家。但難道,美國精英階層中,就沒有更年輕些的候選人了嗎?如果78歲的拜登當選,他將成為美國歷史上最年長的總統。我不覺得,對國家來說,這是個成功的方案,要知道,美國需要解決最近這些年里累積起來的非同尋常的問題。最為尖銳的是抗擊新冠疫情。令人遺憾的是,美國暫時並未控制疫情,或者說,哪怕是遏制大流行的發展。」              

美國大選中的「死魂靈」

     奧麗加·謝維里娜是距莫斯科南部600公里別爾哥羅德市的退休者。她幾乎認定,美國的選舉是不誠實的。僅是現總統特朗普將本次選舉稱為美國歷史上最具欺騙性的,就能說明很多問題。奧麗加指出,操縱離世者選票,是「體面之外的厚顏無恥」。

奧麗加·謝維里娜
© 照片 : Olga Severina
奧麗加·謝維里娜

     她說:

「根據規則,只有那些自己要求的,才給他們郵寄選票。但事實是,向所有人都發去了此類選票。其結果是,不僅那些改變了居住地址的人填寫了郵寄選票,而且不在人世的,也起死回生。這不是某人犯下錯誤的個別事例。美國人自己也承認,在本次總統選舉中投票的‘死魂靈’票數,可能有數十萬之多。此外,還有其它選票作弊的招數。以特朗普名義向幾個州法院提交的訴訟就可證明這點。現任總統輸給他的競爭對手,他試圖在法院挑戰選舉結果。如果大規模選票造假得到證實,將最終損害備受吹捧的美國的民主信譽。」

令人困惑的選舉制度

     葉夫蓋尼·庫茲明科,29歲,是俄羅斯中部地區百萬人口城市沃羅涅日的銀行職員。他認為,2020年總統大選,從最開始就醜聞不斷。出現這種情況,很大程度上的原因在於美國選舉體制有缺陷。他提醒道,美國是雙層選舉,不是對所有選民都直接計票,考慮的只是選舉人團成員的票數。但要知道,選舉人有可能不按其所在州選民的意願投票。

 葉夫蓋尼·庫茲明科
© 照片 : Evgeny Kuzmenko
 葉夫蓋尼·庫茲明科

     他說:

「在此選舉體制下,哪怕是某個州的數千張選票,就可能改變全國的選舉結果。我覺得,如果不是這樣的體制,總統選舉結果早就確定了,而且選票數量差距很大。輸掉的一方,也不會去爭執計票對錯了。相應地,可以避免如此眾多的集會和支持己方候選人的街頭騷亂了。從另一角度看,輸掉的候選人,有權要求重新計票,或者檢查計票軟件,說明在這個國家,民主確實存在。」

選舉結果遙遙無期

     謝爾蓋·葉廖明,57歲,是符拉迪沃斯托克市的地方誌專家。他堅信,曾經存在過的美式民主,早已奄奄一息。他認為,總統選舉,以及此前的各種事件,最終驅散了美國社會穩定和公正的神話。最明顯的例子是,種族基礎上的騷亂和街頭浩劫,從5月份開始直到現在還未消弭。

 葉夫蓋尼·庫茲明科
© 照片 : Sergey Eremin
 謝爾蓋·葉廖明

     他說:

「長時間里,我們一直能夠看到美國‘白人’公民與‘非白人’公民之間的騷亂與對抗。當然,景象令人恐怖。然後,總統大選投票過程表明,美國並非世界上有權威的、可教其他人如何舉行選舉的國家。現任總統的選票數量幾乎無法趕上拜登,但他卻相當執拗,拒絕向新總統交權。此類現象在美國歷史上是沒有的。美國沒有正常的交權程序,對其在世界上的聲譽造成額外負面影響。我覺得,美國不會重新舉行選舉,但這種模糊狀態也不會很快結束。不排除,令人厭倦的美國選舉連續劇,可能要持續到新年節日期間。」

© REUTERS / Carolyn Kaster
俄羅斯人對美國大選興趣不大

     對俄羅斯人來說,美國一直是個特殊的國度。有的人認為,美國是無所不能的敵人,他在酣睡,但知道如何將俄羅斯收於麾下。有的人認為,美國是一個媒體自由和民主榜樣的國家。現在,大家已經不再把美國理想化。大多數俄羅斯人覺得,美國是一個普通國家,有自己的困難和未能解決的問題。由此,很多人不再對那裡發生的事情感興趣。據「輿情」基金會調查,僅有13%的俄羅斯人在密切跟蹤美國的總統大選,40%的對選舉感興趣,而45%的根本不在乎選舉。

扎琳娜·加烏諾娃,39歲,是俄羅斯北高加索卡巴爾達-巴爾卡爾共和國首府納爾奇克的護士。她認為,所有這些都絕對正常。

扎琳娜·加烏諾娃
© 照片 : Zalina Gaunova
扎琳娜·加烏諾娃

     她說:

「坦白地講,我對政治並不特別瞭解。我對美國,這個對俄羅斯並不友善國家的政治生活,很少感興趣。我覺得,這方面沒甚麼可要指責的。我們國家媒體對美國選舉關注的太多。對俄羅斯人來說,有很多東西要更為重要:自己國家的命運,熱愛的家庭,有意思的工作和娛樂。拜登或特朗普,誰是好總統,對我們有甚麼意義呢?讓美國人去關心這件事吧。俄羅斯人的關注點是,給自己選出好總統。在這方面我們沒犯下錯誤。對俄羅斯來說,普京是位好總統。」
題目:
«你好,俄羅斯»節目2020年 (36)
關鍵詞
俄羅斯人, 您好俄羅斯, 美國,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