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3 2020年08月11日
社會
縮短網址
0 10

韓國是日本第三大貿易夥伴,儘管韓日經濟聯繫牢固緊密,但歷史問題仍阻礙著兩國貿易關係的發展。

2017年韓國在日本駐釜山總領館對面竪起了一座「慰安婦」雕像,引起東京和首爾爭執。在更早一些的2011年,韓國就已經在日本駐首爾大使館對面竪起了一座「慰安婦」雕像。現在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稱,從國際禮儀的角度來看,韓國在平昌郡再樹立新一座「慰安婦」雕像是不可容忍的:跪在女人面前的男人看上去已經非常像是日本首相了。

本來按照預計,2015年的日韓雙邊協議使首爾獲得近幾十億日元,充當韓國在二戰期間被日本佔領者蹂躪的性暴力犧牲者基金會的經費。這一切本該為「慰安婦」問題畫上句號,讓首爾不再繼續反日宣傳。但2019年當這筆經費花掉一半多的時候,韓國「慰安婦」基金會遭到撤銷。

那麼究竟是甚麼使首爾竪起另一座「慰安婦」雕像,為日本政府划下越來越明顯和具侮辱性的平行線?

韓國LG經濟研究院常勤咨問委員李地平(Lee Ji-pyeong )注意到,德國前聯邦總理維利·勃蘭特(Willy Brandt)的照片在韓國非常流行:「照片顯示在1970年德波簽訂關係正常化條約前,勃蘭特在華沙猶太人區紀念碑(Jewish Ghetto Memorial)前下跪謝罪」。媒體經常刊出這張照片,韓國人在思考:「德國走出這一步,為何日本——沒有?」

1970年,時任德國總理的威利·勃蘭特在華沙猶太人紀念碑前下跪
© 照片 : facebook/Humanist
1970年,時任德國總理的威利·勃蘭特在華沙猶太人紀念碑前下跪

多年來,日本對韓國女性實施性暴力的話題是使韓國人暫時忘卻當前問題的「慣常激惹」話題;對韓國當局來說,這是方便的公關手段。

俄羅斯科學院遠東研究所主任研究員康斯坦丁•阿斯莫洛夫指出:「每次這個問題都會在全國抬高反日情緒,幫助轉移居民對國內問題的注意力。目前韓國的國內問題包括:經濟形勢、韓朝關係破裂,韓美關係甚至也有些困難。」

東京則對每個「慰安婦」雕像問題都相當敏感,因此韓國LG經濟研究院常勤咨問委員李地平不排除當前事件可能使韓日關係轉向的可能性。

他說:「如果日本民間輿論驚慌不安,那麼日本可能實施現實的經濟限制。這在某種程度上能夠提升已經下降的安倍支持率。雖然在新冠病毒的條件下,日本人未必會支持制裁和與韓國關係惡化,因為這將對日本自身造成損失。但無論如何,需要非常謹慎,避免政治問題變成對韓日兩國關係造成實際危害的嚴重金融制裁。」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