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8 2020年08月10日
社會
縮短網址
作者:
0 32

在電影院、劇院和其它文化設施只有在停工半年後才開始復蘇的當下,小型收藏玩具的零售商只能把新展品放在虛擬櫃子上展出。這是在不穩定時期的另一種撫慰大眾神經的方法,抑或是一種新的藝術形式?

據財新網報道,7月21日,優酷披露了稍早前上線的潮玩短綜《歐皇駕到》的某款產品的銷售數據。按照公司公佈的數據,設計師設計的小型玩具的首次在線銷售活動僅開始30秒,就為他們帶來了40萬元的收入,直播1分鐘就成交1萬個訂單。90後買家是這種活動的主要目標受眾。
由設計師設計的收藏玩具目前甚至沒有統一的名稱——它可以被稱為藝術玩具、潮流玩具、設計師玩具等。人們在很久前就開始對潮流玩具感興趣,而且從那時起,這種興趣與日俱增,潮流玩具的銷售額從2015年的63億元增加到了2019年的207億元。全球企業增長咨詢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咨詢公司(Frost & Sullivan)的分析師們預測說,潮流玩具的銷售額在2024年前將增長到從前的4倍。
儘管目前2020年上半年統計數據還沒有出爐,但上述提到的潮流玩具銷售數據,以及從3月開始潮流玩具的在線市場數量(每月舉行2到3次,使設計師們的作品被搶購一空),足以使人推測,分析師們的預測完全可以實現。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與廣播電台的採訪對象徐女士在成為家庭主婦後開始收藏玩具。
「我覺得人類都有‘囤積癖’,一旦買了第一個盲盒就會想買第二個然後就剎不住車了。而且,盲盒總給你一個不確定性,總覺得下一個可能會更好看。如果是‘明盒’可能就沒這麼大的吸引力。但我可能還有一個不一樣的原因,因為我本身也在做這種人偶,有時候會買回來研究一下它的結構,以後用到我自己的作品里,」——徐女士說。
但儘管徐女士打算建立自己的玩具藏品,但她不打算把它們稱為藝術品。
「可能娛樂方式多一些,尤其現在盲盒質量參差不齊。但它肯定也是一種藝術表現形式,由於每個人對藝術的理解都不同,所以我個人覺得藝術這個方面不是很好回答,比較見仁見智。而且有的設計師設計的玩具有他們自己的理念在裡面,不僅僅只有可愛系的,也有暗黑系的成人童話。這種我覺得是有它獨特的藝術價值的,但是那些只為了市場‘割韭菜’撈金的抄襲品不在我說的範圍內,」——徐女士說。
徐女士還指出,「成年人的世界很難,反而需要這種玩具作為生活的緩衝和撫慰。打開盲盒一瞬間的那個驚喜哪怕一秒鐘也是一種安慰」。

杜糧
© 照片 : 艾爾米塔文化發展有限公司
也許,正是這些漂亮玩偶所帶來的慰藉感,同時也是徐女士所談到的撫慰感,才是潮流玩具在令人憂心的隔離期間銷量飆漲的原因。
首批藝術玩具是香港和日本藝術家們在上世紀90年代製作的,靈感來源於美國加利福尼亞的流行超現實主義。後來韓國也開始售賣藝術玩具,最後傳到了全世界。因為現在這種藝術玩具的銷量已經相當大,所以「限量版」的概念開始變得具有相當的相對性,不是藝術玩具多半被認為大規模產品了,就是藝術玩具已經變成了大眾玩具。但是我們的採訪對象徐女士說,有這樣一些藝術家,他們真的是把玩具製作成真正的藝術品。順便提一下,美國炙手可熱的波普藝術家考斯(Kaws)的著名雕塑的靈感來源不是別的東西,而是這些令中國當代青年為之狂熱的源自香港的小型玩具。
1 / 2
© 照片 : Instagram\ kaws
潮流玩具

關鍵詞
中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