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6 2020年05月27日
社會
縮短網址
0 333

儘管特朗普不願看到,但是美國確診病例已接近二十萬,死亡人數已超過四千——那裡的COVID-19疫情已經失控。政府已經無法應對疫情蔓延,醫療系統也無法滿足數十萬患者的治療。為甚麼世界上最發達的國家沒有做好抗擊疫情的準備?請看衛星通訊社記者撰寫的此篇文章。

一切都在控制之中?

美國人一直處在與全球流行病作鬥爭的最前沿。 雖然SARS、寨卡病毒和埃博拉熱的爆發並沒有威脅到國家安全。但如今,當威脅來自內部時,美國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

正如流行病蔓延一樣,特朗普總統本人的看法改變得也非常快。從1月22日發現第一位患者開始,一直到3月中旬,死亡人數不到100人,特朗普保證:一切都在控制之中,感染的風險很低,一變暖病毒會自行消退。

而兩周前他說:「這是一場大流行病。在此之前很久我就知道這是一場大流行,只需要看看其他國家。」

今天,美國感染人數全球第一:在撰寫這篇文章時,美國的確診病例已達18.96萬人,死亡4079人。

© REUTERS / Caitlin Ochs
儘管特朗普不願看到,但是美國確診病例已接近二十萬,死亡人數已超過四千——那裡的COVID-19疫情已經失控。政府已經無法應對疫情蔓延,醫療系統也無法滿足數十萬患者的治療。

拖延的代價

一些美國專家說,華盛頓浪費了六個星期。本可以準備好 檢測,口罩,醫生防護服,呼吸機。但都沒有去做。

即使到現在,當局也沒有意識到醫療設備短缺的嚴重性。當疫情最嚴重的紐約州州長說,該州至少需要3萬台呼吸機時,特朗普並不相信。

儘管美國總統對日趨嚴重的威脅作出的反應極其緩慢,但他還不是唯一的禍源。  

2018年奧巴馬創建的「應對流行病的團隊」—— 全球健康安全和生物防禦辦公室,被解散了。特朗普認為,需要時再聘請員工,不成問題。

來自北卡羅來納州的醫學博士、病理學實習醫生瑪格麗特·約翰遜在接受本社記者採訪時指出,錯過了將流行病後果降至最低的機會。

她說:「預防大流行不是醫療保健系統的責任,而是政府機構的責任。但是特朗普沒有聽取專家的意見,取消了本可以追蹤中國流行病進展並在美國採取預防疫情蔓延的計劃。」

各自為戰

另一個負面因素是美國社會的分裂,不僅在政治上,而且在醫療保健領域。美國的絕大多數醫院都是私立醫院,根本不依賴州政府,彼此也不 相互依賴。有大型醫院網絡,有小型的本地醫院。但是,在病床、設備和防護設備普遍短缺的情況下,醫療機構正在轉為「各自為戰」,並試圖自己補充所短缺的物資。

但是有些醫院非常小,以至於無法聯繫到供應商。由於缺乏資金,它們關門了。預計特朗普將頒布《國防工業生產法》。這將有可能因「戰時」狀態增加必要設備的生產和供應。

醫療並不是為大家

不斷引起政治爭論的另一個衛生政策脆弱性是保險制度。美國人可以分為三類。首先是購買保險的富裕公民。價格取決於很多因素:所在的州,州的法律,工作地點以及收入。這些美國人平均每月為個人保險支付440美元,為家庭保險支付大約1168美元。此外,客戶通常自己支付醫療服務費用,然後獲得退款,通常為80%。

第二類是窮人。生活在貧困線以下的人有權享受政府保險——醫療補助,這種保險為數百萬美國人提供免費或低價格的醫療服務。該計劃有其自己的標準,要考慮到收入、家庭成員的多少以及居住地點。

© REUTERS / Stefan Jeremiah
今天,美國感染人數全球第一:在撰寫這篇文章時,美國的確診病例已達18.96萬人,死亡4079人。

就目前而言,最脆弱的人群是2750萬根本沒有保險的美國人——佔總人口的8.5%。當然,他們也可以來到急診室排隊等候,但這並不能保證甚麼。所謂的「奧巴馬醫改」計劃針對的,就是這些人群。在2017年上任後特朗普廢除了奧巴馬醫改計劃。 2018年12月總部位於德克薩斯州沃思堡的聯邦法院宣佈這項改革違憲。

在美國65歲以上有償付能力的公民也有權獲得州健康保險。其費用大約是每月250美元,這筆費用將從養老金中扣除。但它不能覆蓋所有醫療費用,只能償還部分醫院賬單。事到如今,數百萬甚至連基本保險都買不起的美國人該怎麼辦?現在連美國政府自己也不知道。

 

關鍵詞
美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