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5 2020年08月05日
社會
縮短網址
0 92

人口超過5100萬人的韓國,在患者數量上已經不是緊繼中國之後排在世界第二,而是已經退到了世界第11位。就COVID-19死亡人數而言,甚至瑞士都已超過韓國。西方媒體、一些國家領導人和世界衛生組織都對首爾採取的防控疫情措施的有效性大加贊揚。這要歸功於韓國對人口的大規模測試以及最大程度的信息透明度,因為這可促使人們在沒有嚴格限制的情況下採取負責任的行動。但是國內政府的批評者認為,甚至第一次嚴重疫情都有可能避免,並且還很難說韓國很快不會遭遇新的更大的疫情。

究竟是甚麼幫助韓國避免了最壞結果發生的原因?韓國自願執法措施是如何得到落實的?為甚麼智能手機已成為對抗新冠病毒的主要武器?請看衛星通訊社記者撰寫的這篇報道。

  • 初次接觸

2003年由SARS-CoV(與新冠病毒屬於同一分支)引起的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症暴發,對韓國幾乎沒有造成影響。韓國當時僅出現3例「 SARS」病例,隨後所有患者均健康出院。為了防止傳染病從國外輸入,韓國在疫情發生地中國乘客登機時就開始對他們進行體溫測量。所有有新疾病症狀的人都會被迫隔離10天。

世衛組織隨後以韓國為例,成功地實施了抗流行病措施。但是韓國政府意識到了這種情況的嚴重性,並於同年決定模仿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在國立衛生研究院的基礎上成立了韓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KCDC)。就這樣,在韓國一個在監控新疾病並對危機情況做出緊急響應方面擁有豐富經驗的部門誕生了。在2009年「豬流感」大流行期間,它發揮了重要作用,成功阻止了他國流行病進入韓國。

  • 全副武裝

如果說在SARS時期,每天有7000人從中國大陸到達韓國,那麼到去年年底這一數字已增加到4萬人。因此,據報道,在武漢出現了來歷不明的肺炎後,KCDC從一月初就加強了邊境檢查。一周後就已經可以向醫院和藥店送去所有從新冠病毒疫區進入該地區的人的數據。

此外,自1月20日從出現武漢來的首個輸入病例後的第10天,韓國就出現了一個網站,內有地圖顯示過去2周內患者去過的地方。該網站由一名大學生根據KCDC提供的公開數據設計而成,第一天就有200萬用戶訪問了該頁面。

© Sputnik / Maria Dimentova
西方媒體、一些國家領導人和世界衛生組織都對首爾採取的防控疫情措施的有效性大加贊揚。這要歸功於韓國對人口的大規模測試以及最大程度的信息透明度,因為這可促使人們在沒有嚴格限制的情況下採取負責任的行動。但是國內政府的批評者認為,甚至第一次嚴重疫情都有可能避免,並且還很難說韓國很快不會遭遇新的更大的疫情。
  • 黑天鵝

2月18日擁有250萬人口的大邱市「新天地」 宗教組織的61歲信徒被確認感染COVID-19,顯然形勢開始失控。

與此同時,在全國範圍內開始大規模部署呼吸系統疾病患者分類醫療站。在大多數情況下,它們都是部署在國家衛生中心前停車場的集裝箱(具有衛生和流行病站、疫情監控和區診所的功能)。大多數疑似冠狀病毒患者都被送到了這裡。如果理由充分,就採取樣本免費診斷COVID-19。連同綜合性醫院內的類似站點,可以進行檢測的地方已經有大約600個。

但是,按照標準程序進行檢查和測試需要對集裝箱進行消毒,並在檢測完每位患者之後需要更換防護服,因此從一個人身上採集樣品需要半個小時。在需要檢查冠狀病毒的人數呈爆炸性增長的情況下,醫生最初在較輕症狀的人身上花太多的時間,常常招來人們的憤怒。最終,為了加快檢測過程並節省防護工具,決定降低要求並採用曾經討論過但實際上並沒有付諸實施的獲取樣品的方法,即根據快餐店服務司機的直通車原則。駕駛員獨自一人坐在車上填寫健康調查表,並在收集材料時僅通過窗戶與醫務人員溝通。此後醫護人員只需要換一雙手套,整個過程大約需要10分鐘。

但是「移動」檢測點仍不到15%,它們主要位於人口稠密但相對繁榮的地區。例如,在有70%感染者的大邱市,一半以上的檢測是在家中或直接在感染現場進行的採樣。

  • 善良的老鞭子

由於採取了積極措施,韓國能成功迅速地確定感染源,並避免了不必要的死亡。韓國的死亡率仍然是世界上最低的國家之一,僅有1.6%。此外,韓國在3月12日達到疫情高峰,半個月後康復人數開始超過患病人數(現在不到4.5萬人)。

但是,疫情還在繼續,不僅在大邱和慶尚北道。僅通過首爾南部的一個呼叫中心,就有96名居民感染新冠病毒,在附近城市又引起了50人的群體感染。在教堂,醫院,網吧和體育俱樂部、科研中心,甚至各部委有數十人感染。流行病學家並不總能解釋個別感染病例,有些人測試呈陰性,但離開醫院後再次生病並最終死亡。而且,遠非每個人都能嚴格遵守家庭隔離,還在繼續外出喝咖啡或購買口罩。最近還得知,其中一個地鐵線使用了治療中東呼吸綜合徵冠狀病毒時留下的過期消毒液。

在這種情況下,政府決定收緊措施。從3月22日開始,為了防止出現新的群體感染病例並確保人與人彼此間的距離,呼籲所有宗教、私人教育、體育和娛樂機構停止工作2周,直到4月5日。這不是禁令,但地方政府的任務是進行檢查並報告選擇不關閉的機構是否符合必要的防控疫情的要求。自那時以來已經發佈了數千個行政命令;命令500多個教會停止聚會。所有國立教育和文化機構暫時關閉,公務員被禁止出差,只要出現一點症狀就要請假,下班後直接回家。

專家們警告說,如果不嚴格遵守規則,韓國可能會面臨新的發病率急劇上升的趨勢。同時有些人並沒有排除最壞的情況,那就是韓國要有70%的人口患病並自然獲得免疫力。批評政府的人士經常提及,如果從一開始就對中國公民關閉首爾,就很有可能避免現在的局面。此外,他們還經常提及台灣的做法——台灣從2月6日開始採取類似步驟,直到3月中旬有50名患者和1例死亡。但是,當前的大流行已經消除了所有邊界,現在台北也出現了指數級的增長,儘管沒有其他國家那麼快。

韓國政府也知道從國外再次輸入感染的危險,因為上周高達50%的新病例來自COVID-19歐洲國家和美國,其中大多數是韓國公民。對他們來說,已經實行了強制性的兩周隔離,從4月1日開始,隔離措施將適用於來自世界所有國家的人。進入韓國的人必須接受病毒檢測,如果在邊檢處拒絕安裝用於傳輸健康數據的應用程序,則被拒絕入境。這並非是甚麼權宜之計,而是一種安全措施,因為應用程序通過GPS可以監視您是否離開了您指定的隔離地點。對於每個把電話留在家裡而去散步人,總理已經承諾實行零容忍政策,警察就會緊急出動抓獲,對其追究刑事責任並強迫遣返。

關鍵詞
韓國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