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2 2020年11月26日
社會
縮短網址
新型肺炎疫情 (2075)
0 131

「其實這個病只不過是沒有藥可以治療的新感冒。」俄羅斯境內兩例確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病例之一——萬贇彬這樣告訴記者。目前,他正在位於外貝加爾邊疆區赤塔市的區傳染病醫院接受住院治療。

   

 他現在身體狀況很好,已經沒有不舒服的感覺,醫院已將化驗樣品交到莫斯科和新西伯利亞進行核酸檢測,如果連續兩次檢測結果為陰性,那麼下周他就可以出院了。

「我現在覺得完全沒啥問題了,已經好了。現在就是還是要再檢測一次,一般不都是要檢測兩次嗎,下個星期可能還要再檢測一次,就可以出院了。」

     萬贇彬今年30歲,江西南昌人,他的妻子和2歲的女兒都是俄羅斯籍。春節前夕,他帶妻兒回國過年。1月26日,他們又經滿洲里口岸回到位於俄羅斯赤塔市的家。當他得知自己被確診感染新冠病毒後,十分詫異,因為他們一家並沒有人接觸過來自武漢或湖北其他地區的人。他左思右想,覺得自己離「武漢」二字最近的一次是在北京旅遊的時候乘坐過國家博物館的電梯,而這部電梯1小時前剛剛有幾名武漢人乘坐過。

「電梯有管理員,管理員說前一個小時有幾個武漢人在這裡坐了這個電梯,但是他們立馬就消毒了。在這一個小時中,其他的人都不坐,因為他們都提醒嘛,都不坐。當時除了我們一家人還有另外幾個人聽到這個消息,他們也不坐,只有我們一家人坐了這個電梯。」

     就在2月8日舉行的上海市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新聞發佈會上,專家指出,新冠肺炎傳播途徑包括氣溶膠傳播。感染者打噴嚏或咳嗽後,攜帶病毒的微小飛沫長時間懸浮於空氣中,如果病毒數量多,健康人吸入這些微小飛沫就可以被感染。而電梯、車廂等密閉環境恰恰是這種傳播方式的高危地點。但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在第二天表示,這種傳播途徑尚待進一步明確。但我們或許可以據此來推測萬贇彬的感染原因。

  • 萬贇彬的病房
    萬贇彬的病房
    © 照片 : 照片由萬贇彬提供
  • 萬贇彬的病房一角
    萬贇彬的病房一角
    © 照片 : 照片由萬贇彬提供
  • 醫院為萬贇彬提供的餐食
    醫院為萬贇彬提供的餐食
    © 照片 : 照片由萬贇彬提供
  • 醫院為萬贇彬提供的餐食
    醫院為萬贇彬提供的餐食
    © 照片 : 照片由萬贇彬提供
1 / 4
© 照片 : 照片由萬贇彬提供
萬贇彬的病房

 

     萬贇彬一家回到俄羅斯後,他和女兒都有一點輕微的咳嗽。一開始,他覺得也許是因為坐火車比較辛苦,有點感冒。但鑒於國內疫情比較嚴重,為保險起見,他們還是去醫院做了檢查。第一次檢查醫院給出的答復是沒有問題,於是第二天他們就回家了。但在28和29日,俄羅斯衛生防疫部門的專家和醫生先後幾次來到萬贇彬家中進行採樣檢查。

「俄羅斯政府也很重視這個事情。幸虧他們重視,如果他們不重視,就這樣,我們出來也就出來了。出來當然我們也是在家裡自我隔離,但是,我家裡人可能會被我傳染。」

     萬贇彬對當地政府和醫院的高度重視表示感激。他說,正是由於他們如此重視,自己才得到及時治療,避免發展成重症患者,才能如此快速地恢復健康。醫院給萬贇彬安排了一個類似套間的單人病房,臥室外面有一個小廳。平時,醫護人員會把一日四餐和水果、牛奶等食品放入小廳,萬贇彬自己來取,這樣就避免了直接接觸。房間每天會打掃三次,消毒兩次。由於目前針對新冠肺炎還沒有特效藥,醫院在治療方面採取的依然是對症用藥的方法。

「治療,我感覺它也是對症下,就是說,剛開始你看我感冒咳嗽,然後流鼻涕,開的是各種對症的藥,後來我不流鼻涕了,就把治流鼻涕的藥停了,然後開始治感冒跟咳嗽,咳嗽咳得嗓子有點疼,所以又開了噴劑,噴嗓子的,就不疼了。因為現在也沒有特效藥,所以就是配合各種各樣的檢查,包括抽血、口腔鼻腔採樣、化驗大小便等等。剛開始的時候基本上就一兩天檢查一次,現在檢查了一次,還要再檢查一次就可以了。」

     提到俄羅斯的醫生和護士,萬贇彬覺得自己很幸運,被照顧得很好,所以很感激他們。

「這裡的醫生跟護士其實每天都很辛苦,因為他們還有其他的病人。而我這邊比較特殊,他們進來看我一次就得換防護服啊這些,戴不一樣的口罩,還要戴護目鏡這些,就比較麻煩。他們穿戴要花一些時間,然後進來看我,還鼓勵我。因為這個病沒有特效藥,所以說還要看你自身的免疫力,就是你要心情好,休息好,吃好喝好,這樣就會好得快。所以他們進來會鼓勵我,每次都是笑臉對我,他們也一點都不恐懼。」

從目前數據來看,新冠肺炎的致死率並不是很高。但因為它是一種新的傳染病,人們不瞭解它,所以令人感到恐懼。萬贇彬在被確診以來的十幾天里,對生和死也思考了很多。對於即將康復的他來說,別的一切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陪伴在家人的身邊,一起生活,度過平凡的每一天。

「我這邊還是有點擔心,總感覺好像身上有病毒,萬一(傳染)給別人讓別人得了怎麼辦?所以說我如果好了,我想的是,先在家裡待幾天,確定沒有甚麼問題後再好好跟家裡人——老婆孩子去逛商場,去看電影,帶孩子去遊樂場,讓一家人在一起,去享受在一起的這個時光。」

     因為萬贇彬是在俄羅斯確診的首位新冠肺炎患者,所以中俄兩國對他的情況都非常關注和關心。滿洲里政府和國內一些素不相識的好心人通過各種途徑找到他,問他需不需要幫助。俄當地政府也對他非常關心,2月8日,外貝加爾邊疆區行政長官和當地衛生局局長還專程到醫院探望。萬贇彬說,國內還有很多和他一樣正在同新冠病毒抗爭的人,他希望他們不要懼怕它,而要用積極的心態去戰勝它。

「我覺得一定不能恐慌,真的不能恐慌。就以我個人的例子來說,剛開始確診的時候,我確實很害怕,活了30年,第一次思考關於死亡的事情。我以前從來沒想到過’死亡’這兩個字。當時一確診,我就很害怕,一害怕,感覺病情立馬就加重了,然後咳嗽得很厲害,胸悶,感覺呼吸都有點困難。越害怕越難受,越害怕越難受。但過了幾個小時,到晚上,我仔細想了想,其實這個事情,這個病也就是一個感冒,只不過是一種新的感冒,更嚴重一點,還沒有新藥來治這個感冒,挺一挺差不多也就過去了,這個病也就好了,也不用太擔心。如果你怕它,它可能就會摧毀你的免疫力,(所以)沒必要去怕它。」

     目前,俄羅斯共確診兩例新冠肺炎病例,另一名是就讀於秋明工業大學的一名女大學生,正在秋明市州立傳染病醫院接受治療,目前情況穩定。

 

題目:
新型肺炎疫情 (2075)
關鍵詞
感冒, 中國人在俄羅斯, 中國人在俄羅斯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