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9 2020年11月24日
社會
縮短網址
0 0 0

「hāo háo hăo hào」, 透過窗子,聽得到一群俄羅斯孩子在跟老師學習漢語音調,許多孩子二聲和三聲怎麼讀都是一樣的,這可難壞了他們,可他們臉上認真的表情透露著對這一遙遠東方語言莫大的興趣。

548中學7年級的中文課
© Sputnik / Sergey Pyatakov
提到外語學習,每個人都不陌生。我們生活在一個文化多元的世界,語言溝通是人與人之間交流的基本方式。今天的中國和俄羅斯處在相互間關係最好的階段,無論是國家高層合作,還是民間交流,都在蓬勃發展。越來越多中國人來俄羅斯求學,也有越來越多俄羅斯學生出現在中國高校校園裡。
     眾所周知,俄語和漢語都被公認為世界上最難學的語言。如能從小學習,將會事半功倍。對中國人來說,想到俄羅斯留學,首先需要解決語言問題。對想去中國學習的俄羅斯學生自然也是一樣。兩國的外語培訓班數量眾多,不過,把漢語學習和俄語學習結合起來、從小培養語言人才、為學生提供語言學習和留學交流等多項目服務的機構恐怕就為數不多了。在聖彼得堡就有一所這樣的學校。今天,聖唐中文學校校長張碩穎就要帶我們去看一看,他們是怎樣「從娃娃抓起」,建立了一所全方位的語言學校。

聖彼得堡彼得大帝理工大學來到唐山舉辦俄語周
© 照片 : 聖唐中文學校
聖彼得堡彼得大帝理工大學來到唐山舉辦俄語周

     用張校長的話說,學校雖然不大,但「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學校里既有中國人也有俄羅斯人;既有很多還在上幼兒園的小朋友,也有即將升入大學的高中生和已經在高校讀書的大學生。校內開設了各種程度的漢語課和俄語課,許多俄羅斯孩子在牙牙學語的時期已經開始了漢語學習。學校的一個辦學理念就是好的教育要從小抓起。關於漢語學習的低齡化,張校長這樣說:

「我們的漢語課程比較豐富,我們開設了兒童漢語課程,針對學齡前兒童。現在中俄關係比較好,漢語學習低齡化越來越常見,因為家長對漢語比較重視了,有的家長會從2歲或者3歲就開始讓孩子接觸漢語,所以我們為這樣的群體設計了課程。」

     此外,學校還開展各種中學生遊學和研學項目。由於2018年俄羅斯將漢語列入了高考範圍,俄羅斯人對學習漢語的熱情愈發高漲,越來越多俄羅斯中學生選擇漢語作為第一或第二外語。而在中國,高考的巨大壓力和歐美國家昂貴的學費讓留學俄羅斯成了性價比相當高的熱門之選。在中國國內,他們以唐山一家教育集團為基地,輻射全國,在很多中學開設俄語選修課,有興趣或有意願留學的學生便可以選修這門課程,為將來到俄羅斯留學提前做好語言準備。學生們來到俄羅斯之後,除了大學的預科課程,也可以繼續在聖唐學習俄語。俄羅斯也有多家中學加入了這個教育網絡,輸送學生到聖唐學校來學習,而聖唐的老師也會協助這些中學開辦漢語課。

俄羅斯孩子們正在上漢語課
© 照片 : 聖唐中文學校
俄羅斯孩子們正在上漢語課

     在學生們考入了心儀大學之後,學校還會繼續關注學生們的狀況,及時瞭解他們的困難並幫助解決,這也給留學生家長吃了一顆定心丸。張碩穎校長說,她特別希望這裡能像一個家一樣,讓學生們安心、家長們放心。

「現在中俄兩國關係比較好,留學中心也特別多,(他們的)服務範圍可能比較廣,但不是很細緻。我們會提供更細緻的服務。因為家長更關心的是學生來了以後的生活和學習。所以我們除了在國內給出國留學之前的學生一些正確的引導和指導,在學生過來之後,還會給他們的生活和學習提供後續服務。比如說,我們會跟同合作的俄羅斯大學緊密聯繫,關注這些學生的生活,督促他們學習。而且在我們聖唐漢語學校,每周日10點到12點,我們向俄羅斯學生和中國學生免費開放一個‘唐·漢語俱樂部’,(學生)除了語言方面會增進,對中俄生活、中俄文化會有進一步的瞭解。在這個俱樂部,每次中國留學生來的時候,我們也會和學生面對面談話、談心,在聊的過程中瞭解他們的生活困難和學習困難,及時給予指導。我自己也留過學,所以對中國留學生心理和生活上的需要比較瞭解,想為他們做得更細一點,讓他們在這裡有家的感覺。雖然我們的能力有限,但我們會盡最大的努力,讓他們覺得在這裡生活並沒有出國之前想象的那麼難、那麼遙遠、那麼恐怖。」

     張碩穎告訴我們,這個小小的「麻雀」學校提供的課程可謂一應俱全:兒童漢語、中學漢語、高考漢語、專門針對商務人士的商務漢語。全年齡段熱愛漢語的俄羅斯人都可以來這裡學習。除線下課程,還為遠程學員提供線上教學。她說:

「我們除了線下一對一的課程,還有班級課程,也有線上課程。目前因為技術水平還不是很高,線上課程使用的是Skype,我們自己設計課件,為一些遠在中國的學生和俄羅斯不方便來學校上課的學生提供課程。」

     張碩穎一談起自己的學校就神采飛揚,她當老師的兒時理想在這裡實現了。而她如今的理想,則不僅僅是當一名教師,而是把教育當作畢生的事業。這也並非普通的教書和辦學,而是繼續沿著前輩們的足跡,在古絲綢之路上,推進中國和俄羅斯現今的文化教育交流。談起自己的理想實現之路,她說:

「我父親特別熱愛教育,也一直從事教育,我受他的影響一直也對教育事業充滿熱情。我畢業以後就回國了,一直從事教育。在機緣巧合下,我又回到了俄羅斯。回來以後,這種熱情也沒有減退,一直都在想開辦這樣一所學校。我比較幸運,遇到了我現在的合作夥伴,然後加入了他們。」 

     

由於中俄文化差異,尋找合作夥伴、同俄羅斯學校的合作並不總是一帆風順。雙方需要瞭解和溝通,有時難免會出現一些困難,減慢合作進程。但通過努力,許多高校、中學甚至幼兒園都加入了他們的行列。

「與我們學校合作的大學有聖彼得堡國立大學、俄羅斯赫爾岑國立師範大學、聖彼得堡彼得大帝理工大學、聖彼得堡國立經濟大學,還有聖彼得堡音樂學院、聖彼得堡國立交通大學、聖彼得堡瓦崗諾娃芭蕾舞蹈學院、聖彼得堡國立體育大學,我們現在和莫斯科的兩所大學有合作——莫斯科友誼大學和俄羅斯普希金俄語學院,後者也是我的母校。和我們有合作的還有一些中學,比如聖彼得堡諾沃-傑維亞特金斯卡亞第一中學、聖彼得堡經濟與法律中學、聖彼得堡切拉維切克中學,還有一所合作的幼兒園——聖彼得堡星途國際幼兒園。」

     漢語熱也帶來了中國文化熱。把孩子送到漢語學校來學習的同時,家長們也對中國文化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在張校長看來,中國的語言文化正在俄羅斯迎來一個最好的時期。應家長們的要求,她還準備開設書法、繪畫、剪紙等中國傳統文化課程,為漢語及漢文化推廣多盡一份力。她告訴記者:

「來我們這裡上課的家長也特別多,他們也對中國文化感興趣,我們的學校設計得比較中國風,他們特別喜歡,就會問:你看我們的孩子來你這兒上課了,能不能也為我們這些等待的家長提供一些課程呢?像書法、剪紙、彩陶製作,有沒有這樣的課程開設?我們說我們正在計劃,但是還在籌備中。通過跟家長深入交談,我們也瞭解到家長更需要哪一方面的知識。」

     張碩穎校長對自己從事的中俄雙語教育事業充滿信心。她說,在習主席「一帶一路」倡議下,身處俄羅斯的她能夠切身地感受到日漸增長的漢語需求,她願意幫助這些未來的中俄文化使者們邁出交流的第一步。

 

關鍵詞
學校, 漢語, 中文, 中國人在俄羅斯, 中國人在俄羅斯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