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8 2019年12月13日
北舞演出劇照

北京舞蹈學院在聖彼得堡上演俄羅斯失傳版《天鵝湖》

© 照片 : 北京舞蹈學院
社會
縮短網址
0 130

紅色大幕拉開,舞台上緩緩響起柴可夫斯基名作《天鵝湖》的序曲。這是一場由北京舞蹈學院100多名師生帶來的芭蕾大戲。可容納500人的劇場座無虛席。不久前,艾夫曼舞蹈學校剛落成的新劇場,北舞受俄羅斯有「哲學家型編舞大師」美譽的藝術家鮑里斯·艾夫曼之邀,首次為聖彼得堡觀眾帶來兩場特別的《天鵝湖》表演。

     

此次演出的《天鵝湖》的特別之處在於,它是完全按照蘇聯專家彼得·古雪夫先生編排的版本復排的。古雪夫同中國芭蕾淵源深厚。早在新中國成立初期,他就曾作為蘇聯專家來到中國,幫助中國建立了北京舞蹈學校,並教授芭蕾基本功。1958年,他為還處於「襁褓」中的北京舞蹈學校排出對世界上任何舞團來說都具挑戰性的舞劇——《天鵝湖》。而今年,在中俄建交70週年之際,又逢聖彼得堡國際文化論壇和艾夫曼舞蹈學校新劇場落成,北京舞蹈學院在聖彼得堡獻出首秀就顯得意義非凡。

  • 北舞師生同艾夫曼在舞台上交流
    北舞師生同艾夫曼在舞台上交流
    © 照片 : 北京舞蹈學院
  • 北舞師生同艾夫曼合影
    北舞師生同艾夫曼合影
    © 照片 : 北京舞蹈學院
1 / 2
© 照片 : 北京舞蹈學院
北舞師生同艾夫曼在舞台上交流

     目前,世界各大芭蕾舞團表演的《天鵝湖》多為彼季帕版、馬卡洛娃版、格里戈羅維奇版等版本。北京舞蹈學院則選擇了古雪夫先生60多年前編排的版本。或許,傳承經典就是對歷史最大的尊重。談起這版《天鵝湖》,北京舞蹈學院芭蕾舞系主任鄒之瑞說:

「因為《天鵝湖》的經典性,很多團都會把它作為自己的保留劇目,都希望有自己的看點和賣點。我們這個版本是在建校的時候,也就是60多年前,古雪夫先生來,在1958年給我們創作的。它的舞段特別多,鍛鍊價值特別高。有些版本是場面特別大,真正的舞段相對於這版來說會少一些。這一版對鍛鍊學生,甚至對演員來說都是很大的考驗。」

 古雪夫先生是蘇聯時期知名的舞蹈大師,擔任過很多大團的藝術總監,也是艾夫曼的老師。由於與中國芭蕾都接受過古雪夫先生的教導,艾夫曼對中國有著一份天然的親近之感。而這並不是他邀請北京舞蹈學院到聖彼得堡演出的唯一理由。鄒主任告訴記者:

「他對中國一直是有一份感情的。也許是因為他的老師古雪夫先生幫助中國建立了芭蕾舞,他就覺得血緣上我們就是一家人,那種感覺。但我覺得讓他選定這個作品更重要的原因是,5年前,我們學校60週年校慶,我請他作為嘉賓參加了整個活動,當時他看了這版《天鵝湖》。他認為,第一,古雪夫先生的這版《天鵝湖》在俄羅斯失傳了,沒有了,沒想到在中國卻保留得這麼好;第二,在表演方面,一個學校能達到這樣的水平是他沒有想到的,他認為已經超過了瓦崗諾娃舞蹈學校和莫斯科舞蹈學校;第三,他說,據他所知,目前世界上沒有一所舞蹈學校能排出《天鵝湖》全劇。這幾點都是讓他希望我們能夠去演出的緣由。」

     北舞的演出獲得了巨大的成功。演出結束後,來觀看演出的俄羅斯芭蕾舞者紛紛上台,希望同中國的小演員合影留念。鄒主任說,演出前,老師和孩子們還都有些許緊張,但俄羅斯觀眾的熱情超乎了他們的想象。

北舞演出劇照
© 照片 : 北京舞蹈學院
北舞演出劇照
「到結束的時候,我們的孩子們都傻了,因為在中國從來沒有謝幕這麼長時間。外國觀眾本身就很熱情,我們已經做好這個準備了。但是沒有想到,比我們準備的還要多出好幾倍。所以我們回來說,以後得上一課,就是怎麼謝幕。」

     北京舞蹈學院在世界公認的芭蕾舞大國——俄羅斯得到如此大的肯定,令北舞師生欣喜不已。這些還是學生的中國芭蕾舞者,用他們腳下的細膩和獨特的東方氣質,讓以能力卓越和表演大氣著稱的俄羅斯學派耳目一新。艾夫曼對中國演員說,你們有一種獨特的美。但在獲得極大肯定的同時,北京舞蹈學院並沒有停止對中國芭蕾今後發展的思考。鄒主任在總結經驗的時候說:

「我覺得我們的課程體系要改,最主要是給中國孩子上表演課程。我們去那兒一比較就發現,我們有特點,我們很細膩,我們練得很規範,排得很整齊,但我們最大的劣勢就是,我們的孩子在台上的自信度和表演張力還很欠缺。艾夫曼舞蹈學校有許多新的表演課程,他也建議我們現在一定要學,真的能開發人的表演能力。他說,不是所有人都具備表演天賦。不具備的人通過訓練是可以改變的。我舉個例子,(一個)很小的小朋友,放一段音樂,然後老師說,你根據這個音樂來表演水草,就是用肢體來表現。其實這對舞蹈演員來講是很重要的,因為在舞台上戲劇演員可能更多的是表情,舞蹈演員更多的是肢體。」

     中國芭蕾自誕生以來就深受俄羅斯學派的影響。幾十年間由於各種原因曾有中斷,但近十年來,據鄒主任介紹,中國和俄羅斯在芭蕾領域的交流合作又重新繁榮起來。兩年前,北舞邀請艾夫曼芭蕾舞學校的學生來華,組織了一場中俄兩國學生的同台演出。而且,類似的交流、參觀、訪問等活動幾乎每年都有。

北舞演出劇照
© 照片 : 北京舞蹈學院
北舞演出劇照

     藝術的民族性和世界性問題一直以來都是藝術家們討論和爭議的熱點。北京舞蹈學院近年來博採眾家之長,邀請世界頂級的芭蕾大師來學校指導,學習各家門派的長處,既植根於豪爽大氣的俄羅斯學派,又仔細研究法國學派及丹麥學派,將一種極致的細膩融入其中。鄒主任說,這對於中國芭蕾來說,當然都是不可多得的寶貴經驗,但他們懷有更高的目標,就是將中國的文化滲透進入芭蕾藝術,創造一種中國特有的「學派」。她認為,雖然這不是一代人就能夠完成的,但卻已成為這一代芭蕾人無可抗拒的使命。

「中國擁有幾千年的燦爛文明,我們也沒有道理說不為芭蕾做貢獻。其實我覺得建立學派不是為了表達說‘我有我自己的學派’,更多的是為這個藝術,為人類藝術做貢獻。所以,中國幾千年的燦爛文明能夠對芭蕾這項世界性藝術作出貢獻,是我們現在追求的一個比較高的境界。我們有65年的積澱,完全可以達到,只是可能要花點功夫。我們要從教學著手,比如現在的教學訓練,我們怎麼去融入中國的一些東西使得訓練更富有價值,讓外國人更加認可。甚麼是文化自信最好的體現?是用一個世界性的語言,大家都能接受的語言,比如交響樂,比如芭蕾舞,來講好你的中國故事,並且被別人喜愛和接受。」

     這群中國「小天鵝」不僅給俄羅斯帶去了一台舞劇,更展示了中國幾十年的芭蕾教學成果,這也是中俄友誼的完美見證。 

 

關鍵詞
中國人在俄羅斯, 中國人在俄羅斯, 芭蕾舞, 舞蹈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