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6 2020年01月21日
社會
縮短網址
0 0 0

第五屆烏拉爾工業現代藝術雙年展將於2019年9月12日至12月1日舉行,這次雙年展的策展人翁笑雨接受了俄羅斯衛星通訊社記者的採訪,讓我們通過她的介紹來更加深入地瞭解這次雙年展。

蔡國強
© 照片 : 俄羅斯普希金國立造型藝術博物館新聞辦公室
工業城市也有著獨特的美

雙年展舉辦地在葉卡捷琳娜堡,這個工業城市給翁笑雨留下了深刻印象。來到莫斯科之後,她將兩個城市做了一個簡單的對比:

“莫斯科肯定是一個大都市,這裡給人感覺更國際化,而烏拉爾那邊,葉卡捷琳堡是一個比較小的城市,但是它的歷史也很悠久。莫斯科在文化、經濟、政治方面都很有影響力,葉卡捷琳堡也很有特色,作為前蘇聯時期的工業城市,遺留下來了很多老建築和工業基地,這些很有特色的地方我覺得很有意思,會使城市的個性和風貌更加有趣。葉卡捷琳堡作為一個工業城市,它的歷史是比較集中的,城市中有各種類型的工廠,這次雙年展是在工廠裡舉行的,這是比較獨特的地方。”

翁笑雨與團隊朋友合影
© Sputnik / ZHU BOKUN
翁笑雨與團隊朋友合影

每兩年一屆的雙年展對俄羅斯,對俄羅斯民眾而言都有著重要的意義,翁笑雨根據自己的所見所聞談道:

“雙年展對於當地的觀眾肯定是很重要的,葉卡捷琳堡的觀眾非常在乎這次雙年展,因為他們可以看到很多來自全球的藝術,對他們來說這是非常難得的機會。我覺得從公眾教育角度來看,藝術能開闊人的眼界,讓人思考人生,美學欣賞也是非常有意義的。這種影響是潛移默化的,不是我來教導你的那種說教性的,因為藝術有一種感染力,我覺得這對當地觀眾來說肯定很重要。而且,俄羅斯其他城市的觀眾也會去看這個展覽,我覺得這對我來說意義比較重大。這並不是在一個國際舞台上去呈現某種東西,我覺得可能我更多的在想怎麼為當地的觀眾服務,考慮他們看到甚麼東西會覺得有意思,甚麼會影響他們,改變他們的看法。”

雙年展主題“永生”的解答

這次雙年展的主題為“永生”,對於這一主題的含義,翁笑雨解釋道:

“關於‘永生’,有很多技術類項目都在研究怎樣能讓人永生,包括在硅谷有很多科技投資人,他們都在投資類似的生物工程,因為他們也會有面對死亡的恐懼,希望自己可以永生。但是,我覺得在整個大的科技、政治環境下,其實很多這種項目還只是很遙遠的理想。其次,它會讓我們對人性有個重新的定義,重新的思考。很多這種項目其實是一種甚至讓我們有點毛骨悚然的實驗,比如,往往在我們這個社會還沒有準備好的時候,如果真的有人達到了永生,那麼他肯定是建立在對別人的剝削上的。大家也知道現在資本主義在這個世界上還是佔有主要地位的社會組織方式,資本主義就是建立在剝削上的。那如果有人可以永生的話,那麼這個永生肯定是服務於在社會上有經濟條件、有權利的人,這不可能是平等的,所以這都會引發一些社會思考。我當時的出發點就是怎樣能夠批判地看待“永生”這個問題,尤其是以科技為基礎、以“科技烏托邦”為幌子進行的這些工程。很多時候我也在想,藝術、人文怎麼和技術科技產生真正的互動。因為很多科學家在做技術研究的時候不會思考這些人文問題,不會對人性進行反思,也不會探討對哲學、對存在有何意義。所以,我覺得雙年展提供了一個很好的平台,可以讓大家一起來思考這些問題。而且因為我在紐約生活工作,在美國現在有很多跨學科的交流,比如說生物學家、工程師、藝術家等各方面的專家聯合起來做一個項目,這很有意思,可以給我們重新思考這些問題的機會。雙年展的目的不是說我們怎麼能變得永生,或者我們怎麼能達到這一步,而是通過永生這個窗口來重新思考人性。”

而“永生”對於她個人來講也有著不同的意義,她解釋說:

“可能要從幾個層面來看,我覺得第一個層面非常簡單,即“永生”就是身體可以被保存著,我的大腦、我的知識可以被保存著。但是,永生對我來說,在文化上面的意義更重要,就是怎麼能讓一個人,怎麼能讓一種文化繼續存在下去,放大一點來說,就是怎麼能讓人文存在下去。”

翁笑雨接受採訪
© Sputnik / ZHU BOKUN
翁笑雨接受採訪

現代藝術與工業有著怎樣的聯繫

現代藝術與工業有著怎樣的聯繫?藝術家是怎樣以工業為載體表達自己的內心與想法的?翁笑雨給出了自己的看法:

“從傳統來講,現代主義和俄羅斯的實驗藝術是非常厲害的。因為當時就是一個和工業的結合,也有藝術、科技和工業化的結合,這之間也產生了很多的互動。我覺得大家對工業化都是充滿理想的,一種非常美好的幻想,那時候有很多藝術家,比如非常著名的馬列維奇·康定斯基,這些非常著名的俄羅斯藝術家都對這些問題有過很多的反思。我覺得現在我們可能又有一種新的熱潮,將藝術和科技、工業相結合。我認為可能工業是一個慢慢在蛻變的概念,之前大家一想到工業,就是重工業、製造業。但是,現在這種工業在很大程度上被技術化、數碼化,工業也在轉型當中,藝術家們也在思考這些問題。”

俄羅斯當代藝術家又有著怎樣的風格呢?翁笑雨會在日常與藝術家的溝通中瞭解這些藝術風格,

“我覺得現在當代藝術也在不斷全球化,就是說很多藝術其實都可以在全球化的平台上互相交流,很多俄羅斯藝術家都在關注藝術展主題,以及有關科學技術的問題。另一方面,我覺得俄羅斯當代藝術家在全球平台上受到的關注可能比較少,這可能跟俄羅斯的歷史和文化有關係。但是,我覺得俄羅斯有非常多很棒的藝術家,他們的工作方式大多比較有在地性,就是對自己國家社會的一些問題有很多關注,我覺得我們選的藝術家裡也有非常關注自己社區和生活環境的,也有關注俄羅斯近代歷史的,包括蘇聯的歷史,還有蘇聯解體後怎麼和當下的生活重新發生關係。我覺得從風格上講,可能沒有統一的藝術風格,我希望進入這種藝術領域不是以民族主義,或者說國家主義的方式,而是要找到藝術家個人想要表達的方式,當然跟大的政治社會背景肯定是有關係的,但我不想把他定義為很民族主義的東西,比如說俄羅斯藝術家應該怎麼樣,中國藝術家應該怎麼樣。”

翁笑雨在葉卡捷琳娜堡
© Sputnik / ZHU BOKUN
翁笑雨在葉卡捷琳娜堡

通過藝術讓更多人思考“永生”與科技發展的問題

翁笑雨作為策展人,對於雙年展的各方各面都要考慮到,尤其是選擇藝術家和作品,決定如何在場地裡呈現這些作品,以及與建築師合作設計參觀展覽的路線,還有其他很多活動她都有參與,比如策劃Intellectual Platform的系列講座、公共教育活動,聯繫國際媒體做雙年展的宣傳工作等等。對於這次雙年展,她充滿期待,她表示:

“那我肯定希望這次雙年展對俄羅斯本土觀眾有一定的影響力,能讓他們學到新的知識,瞭解國際平台上藝術家的創作,以及他們的思考,尤其是關於科技發展和永生這個比較矛盾的話題。同時我也希望他們能反思自己國家科技發展的歷史,以及關於戰爭、傷痛和人性的一些問題。我們不能盲目地追求科技發展,而忘記歷史帶給我們的教訓。我希望這些都可以在雙年展里得到呈現。與此同時,我也希望藝術可以有很大的力量,讓我們更深刻地思考這些問題。”

舉辦烏拉爾工業現代藝術雙年展更多是想通過藝術的形式引發人們對於人性、世界和社會問題的思考,這種非說教的方式更能讓人接受。


關鍵詞
藝術, 中國人在俄羅斯, 俄羅斯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