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9 2019年07月16日
1967年,尤里·加加林與妻子和女兒們

世界首位航天員加加林:盛名的背後

© Sputnik /
社會
縮短網址
「你好,俄羅斯」節目 (163)
0 130

4月12日,俄羅斯慶祝航天日。對俄羅斯公民來說,這天是最值得敬仰的日子。1961年4月12日,蘇聯成為世界第一個將人送入太空的國家。加加林著名的「出發」和繞地球108分鐘的消息瞬間傳遍世界,而蘇聯飛行員尤里·加加林也成為民族的偶像和世界名人。榮耀與光輝,能讓任何人失去「頭腦」,但加加林還是頂住了考驗,世界級知名度並未對他的性格和家庭生活方式造成任何影響。數不清的美女都想贏得世界首位航天員的心扉,但在他的意識里,始終的唯一的女人是自己鍾愛的妻子瓦蓮金娜。

記者:那麼,尤里·加加林有著怎樣的私人生活?他孩子的命運如何?蘇聯時期,通常有關這方面的內容都很少述及,也少有人談起。對於上億人口的大國來說,加加林是民族英雄,是大家崇拜的偶像。針對這樣的人物,一般情況下,過多的信息是不便瞭解的。蘇聯解體後,新聞檢查制度取消了,名人生活變得更為透明。我們今天的“你好俄羅斯”節目,將向大家介紹世界首位航天員家庭少為人知的信息。
1961年4月12日,瓦蓮金娜·加加林:幸福的眼淚
© Sputnik /
1961年4月12日,瓦蓮金娜·加加林:幸福的眼淚

 記者:  加加林和未來的妻子是在奧倫堡航校認識的。加加林親姪女塔瑪拉·費拉托娃在接受衛星通訊社採訪時這樣說道。那時,他們都非常年輕,瓦蓮金娜18歲,尤里大約20歲。他們有很多共同之處:都接受過相當嚴格的家庭教育,出生於多子家庭。也許正因為如此,他們才有柏拉圖式的愛情。情侶經常看電影、去滑冰,共同討論新書或在街上散步。三年後,尤里從航校畢業並獲得了軍官稱號,他們結婚了。當時,瓦蓮金娜是醫校最後一年,專業是醫生。婚後,兩人馬上去了穆爾曼斯克州的扎波利亞爾內市。當時,加加林被分配去這裡。這個地方氣候嚴寒,生活條件艱辛。儘管如此,這兩年的北極圈內的生活,叔叔認為是最幸福的時日之一。塔瑪拉·費拉托娃這樣指出。

1961年,尤里和瓦蓮金娜與大女兒伊琳娜
© Sputnik /
1961年,尤里和瓦蓮金娜與大女兒伊琳娜

塔瑪拉·費拉托娃:

“當然,兩個人的愛相當的深,這種愛是相互的。瓦蓮金娜對丈夫非常的珍視。他們在北方生活期間,第一個孩子—女兒列娜奇卡出生了。加加林承擔了所有家務,劈柴、從井里打水、生爐子、給孩子洗澡和用襁褓將孩子包起來。但晚上的時候,妻子不讓加加林做任何事情,儘管丈夫不想這樣。孩子鬧的時候,瓦蓮金娜就是不讓加加林靠近嬰兒床。她總是說:我自己來,你需要好好睡覺,你的工作太累了。”

    “有這樣的例子。1960年春,當時尤里已被列入首批航天員隊伍,他到伏爾加河地區的恩格斯市長期出差,在那裡進行高空跳傘訓練。一次,丈夫訓練期間,瓦蓮金娜需緊急去奧倫堡看望病重的父親,儘管醫生努力救治,但他老人家還是離世了。有關自己崇敬的父親的死訊,瓦蓮金娜是在丈夫跳傘訓練完成後才告訴他的。妻子不想讓他在危險訓練和艱苦工作時受到驚擾。”

1961年,瓦蓮金娜和小女兒
© Sputnik / Yury Abramochkin
1961年,瓦蓮金娜和小女兒

記者:1961年3月,家裡又添新丁:第二個女兒嘉琳娜出生了。當時,距離首次航天之旅僅剩不到一個月時間了。那個時候,加加林已經知道,他將做首次飛行,但他沒將這個消息告訴妻子,擔心她害怕。

1965年,尤里·加加林和女兒們
© Sputnik / Alexander Mokletsov
1965年,尤里·加加林和女兒們

記者:加加林深知所面臨的所有風險,因此在飛行前兩天,加加林給瓦蓮金娜寫了以下內容的信件。

記者:信中寫道:“如果發生了甚麼,我請你們,首先是你,瓦柳莎,不要過分難過。因為生活就是生活,誰也無法保證,明天會不會遇到車禍。好好愛我們的女兒,像我愛她們那樣。將她們培養成可面對各種生活坎坷的真正的人,而不是嬌生慣養的媽寶孩子。而你自己的生活,按照良心的提示,按自己的需要去安排吧。我不想給你附加任何責任,我也沒有這樣的權力。”

記者:瓦蓮金娜是在丈夫出差回來後在他的物品中找到這封信的,讀完這封信,她哭了。似乎感覺到,這封信是預言般的遺囑。1968年3月27日,也就是加加林首次航天之旅7年後,尤里·加加林在駕駛米格-15完成訓練飛行時遇難了,當時他年僅34歲。

1965年,尤里·加加林和女兒們
© Sputnik / Alexander Mokletsov
1965年,尤里·加加林和女兒們

記者: 從上世紀60年代末開始,俄羅斯航天員都在莫斯科郊外星城生活和訓練。這是受到特別保護的區域,外人無法進入。當地人都知道,尤里·加加林的遺孀住在2號6層。她住宅的窗戶正對著林蔭道和首位航天員紀念碑:青銅制加加林塑像的手裡緊握著甘菊花。每天,當她走到窗前,總能看到丈夫的背影,似乎他正出發去執行無法再回來的戰鬥任務。

記者:瓦蓮金娜·加加林娜已經寡居32年了。從那時起,她一直很少出現在人們面前,很少參加追憶丈夫的聚會,不去參加任何與丈夫名字有關的各類活動。但她卻積極支持加加林故鄉格扎茨克設立的加加林博物館。目前,這座小城已經改名為加加林市。現在,瓦蓮金娜已經年邁了,老人家默默地過著封閉般的生活。她總是禮貌地和鄰居打招呼,但卻不想和他們長時間交談。她的女兒和孫子都生活在莫斯科,孩子們會回去探望瓦蓮金娜,但他們也有自己的事業和生活。

1971年,瓦蓮金娜·加加林娜和女兒們
© Sputnik / Alexander Mokletsov
1971年,瓦蓮金娜·加加林娜和女兒們

記者:尤里·加加林遇難後的50多年時間里,媒體很少提到瓦蓮金娜。1981年,瓦蓮金娜·加加林娜紀念丈夫的《108分鐘和整個生活》一書問世。從那時起,一切又都靜了下來,她不接受任何採訪,也不與記者們見面。首位航天員的姪女塔瑪拉·費拉托娃對她的沈默給出這樣的解釋。

1974年,瓦蓮金娜·加加林娜和女兒們
© 照片 : 照片來源於加加林家庭的相冊
1974年,瓦蓮金娜·加加林娜和女兒們

塔瑪拉·費拉托娃:

“瓦蓮金娜·伊萬諾夫娜性格上是非常謙虛的人,難以想象的低調。她從不拋頭露面,也不以丈夫的盛名自傲。她從骨子裡就沒有這些。很難想象,她是如何經受尤里遇難的。她愛情專一,獨自生活了32年。瓦蓮金娜再沒嫁過人,但她其實是可以另有生活的,很多人追求過她。她是非常漂亮的女人:大大的黑眼睛,猶如女神。她的頭髮非常厚,我再沒看到過有誰的頭髮這樣厚密。另外,她還是非常好的家庭主婦。瓦蓮金娜的父親是廚師長,他將自己的廚藝才能都傳給了女兒。可以說,這個女人就是為了家庭而生的。但她卻一個人生活,懷著對自己第一個男人也是唯一男人的追憶。她再不需要其它甚麼了。”

 首位航天員大女兒伊琳娜
© Sputnik / Alexey Druzinin
首位航天員大女兒伊琳娜
 記者:尤里·加加林的女兒們早已長大成人了。瓦蓮金娜不負丈夫的囑託,將兩個女兒都培養成受人尊重對社會有益的人。大女兒伊琳娜畢業於莫斯科大學歷史系,從事藝術學工作。20多年時間里,一直在普希金造型藝術博物館負責英語圖形部工作,是藝術學博士。從2001年開始,就任“莫斯科克里姆林宮”博物館綜合體總經理。小女兒嘉琳娜教授一直從事科學工作,是俄羅斯普列漢諾夫經濟大學經濟系主任,擁有高等院校榮譽工作者稱號。加加林有兩個外孫,都畢業於莫斯科大學。葉琳娜的女兒也曾在歷史系上學,而嘉琳娜的兒子讀的是管理系。不難想象,他的父母給他取了尤里的名字,是為了紀念著名的爺爺加加林。
加加林的小女兒嘉琳娜(著黑色衣服)
© Sputnik / Yury Strelets
加加林的小女兒嘉琳娜(著黑色衣服)

 


題目:
「你好,俄羅斯」節目 (163)
關鍵詞
家庭, 您好俄羅斯, 加加林, 俄羅斯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