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6 2018年09月23日
供體腎移植

俄羅斯的器官捐獻機制是如何運行的

© Sputnik / Grigoriy Sisoev
社會
縮短網址
「你好,俄羅斯」節目 (122)
0 91

俄羅斯衛生部有關器官捐獻與器官移植的新法律制定即將結束。其中,根據法律草案,將建立統一的國家器官、捐獻器官和接受者目錄,這將大大簡化器官移植程序。

 

記者:此項法律涉及極為重要的醫學領域。器官移植,顧名思義是將一個人的健康器官移植到另一個人身上。不論成年人還是孩子都可能有這樣的需求。而且,各種不同的疾病,都可能有器官移植的必要性。比如,白血病和其它一些腫瘤疾病需要骨髓移植。在解決心臟缺血重病方面,心臟移植是最為有效的治療方法。不僅心臟,幾乎任何重要的器官,如果出現無用狀況,現在都可以換成健康器官:心臟、肺、腎、肝、胰腺甚至腸道。值得一提的是,俄羅斯醫生有能力完成這些任務。甚至,他們還能夠同時移植心臟和肺部。然而,並非所有的事情都取決於醫生。主要問題在於,需要移植的患者人數要遠遠高於供體數量。大多數國家,都或多或少都存在這樣的問題。
器官移植學和人工器官國家醫學研究中心主任謝爾蓋·郭基葉
© Sputnik / Vladimir Astapkovich
器官移植學和人工器官國家醫學研究中心主任謝爾蓋·郭基葉

 

記者:那麼,俄羅斯器官捐獻到底是怎樣的情形?我們今天請到對器官移植學所有細節都頗為內行的人向我們做一番介紹。這位專家名叫 謝爾蓋·郭基葉,是器官移植學和人工器官國家醫學研究中心主任。

記者: 郭基葉院士在評價俄羅斯在世界器官移植地位時列舉了這樣的數字。俄羅斯人每年約需1萬個供體器官,但實際上僅能完成1500多例手術。我國不僅在移植器官數量上落後於美國和西班牙,而且與很多其它國家相比也是遜色的。我們僅在一個方面把問題解決了。     

謝爾蓋·郭基葉:“兒童肝臟移植、尤其是那些患有致命肝病的初生兒移植,這個問題俄羅斯完全解決了。我們醫院每年約完成100-120例手術。另外,我們還為成年人和青少年做此類手術。但遺憾的是,不能完全成功。這裡既有器官移植方面的整體問題,也存在與未能及時將患者送來這樣的問題。但主要的問題還是供體不足。”

謝爾蓋·郭基葉
© Sputnik / Kirill Kallinikov
謝爾蓋·郭基葉

記者:全世界供體主要來源於死後器官捐獻。一個死者器官,可拯救5-7位患者的生命。活人捐獻器官是罕見現象。按照俄羅斯法律,活人只能提供腎臟、部分腸道、肝部或胰腺。這些器官部分缺失,不會對健康造成不可輓回的結果。而且,捐獻器官只能是直系親屬。不能為丈夫、妻子或者甚麼熟人做這些事情。再有,俄羅斯的器官捐獻沒有任何報酬。法律清晰寫明,不允許出售器官和人體組織。

記者:存在兩種死後器官捐獻。心臟功能完全停止的人可成為供體。在此情況下,醫生有30分鐘時間取出可利用器官。另外,腦溢血或嚴重顱腦創傷導致大腦完全死亡的人也可成為供體。從法律、倫理和宗教角度看,這相當於死亡了。在此情況下,只能通過儀器和藥物人為維持心、肺和其它器官的功能。從此類供體取出器官,時間可延長到2-3天,甚至更多。

記者:然後進入下一階段。在確認潛在供體死亡事實及醫療委員會做出取器官決定後,有關捐獻器官的信息進入器官移植中心。那裡將選擇相匹配的接受者。據謝爾蓋·郭基葉院士介紹,目前俄羅斯有50多家器官移植中心,分布在全國26個地區。任何醫院,包括私人醫院,都無權從事此類手術。

謝爾蓋·郭基葉院士在查房
© Sputnik / Kirill Kallinikov
謝爾蓋·郭基葉院士在查房

記者:據他介紹,俄羅斯的醫生職業水準以及器官移植所必須的物質基地都是存在的。但迄今為止,還沒有有效的獲得捐贈器官的機制。在這方面,國家應該說話。院士以西班牙為例,那裡的器官移植發展已被納入國家優先方向。死後器官捐贈已經得到社會的廣泛支持。俄羅斯也在積極解決這方面的問題,出現了一些積極因素。

人工智能能取代中國醫生嗎?
© AP Photo / Xinhua, Li Qiaoqiao

謝爾蓋·郭基葉:“2015年,國家開始對此進程有了實實在在的影響。那一年,通過了第323號《聯邦公民健康保護基礎法》。其中有這樣的內容:捐獻器官醫療費用,由國家從聯邦預算撥出。也就是說,此前,我們醫生在患者生死攸關之際,只是自擔風險來維繫和拯救他們的生命。醫生不會因使用了藥物而獲得資金補償,也不會獲得工作補助。現在情況發生了變化,預算為器官移植撥出專項資金。由此出現了好的勢頭:一年之中,器官移植手術增加了200例。而且,公民所接受的任何手術都是完全免費的。”

記者:俄羅斯和很多其它國家一樣,都有器官捐獻推定同意原則。按照法律,每位成年公民死後都可成為潛在的供體,如果生前未以書面方式宣佈拒絕的話。當然,也可口頭拒絕。此外,死者親屬也可不同意取出器官。暫時,國家還沒有死者拒絕取出器官聲明書統一存檔處。當然,口頭拒絕的程序也較模糊。親屬方面也不盡相同:法律並不強制醫生去瞭解死者或者家屬的意見。因此,生前如果沒有拒絕的話,那麼醫生有權在未經家屬同意下取出器官。

記者:也許,俄羅斯社會因法律並不完善而對死後器官捐獻持謹慎態度。新法出台的目的在於修正這一局面。法律制定者們力爭使這份文件變得更為先進,以促進器官捐贈事業的發展。與此同時,也需要尊重人權。很重要的任務是,應向居民介紹這一醫療領域的重要性。可以期待,衛生部推出的有關器官移植法律草案將於今秋提交國家杜馬。


 

題目:
「你好,俄羅斯」節目 (122)
關鍵詞
器官, 醫學, 您好俄羅斯, 俄羅斯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