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3 2020年01月21日
科技
縮短網址
0 0 0

國家研究型大學NUST MISiS (The National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MISIS) 校長阿列夫蒂娜·切爾尼科娃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採訪時闡述了數碼生產領域中新的碩士研究生計劃。


NUST MISiS是俄羅斯第一所啓動數字化生產領域中碩士研究生計劃的大學。該計劃有何獨特之處尤其是是怎麼做的呢


研究生計劃已被制定出來,並正在有色金屬學教研室和本校的微觀裝配實驗室(Fab Lab)基地實施..需要注意的是,這是在俄羅斯唯一被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認證的Fab Lab。最初,是為了優秀的中學生和大學一、二年級的學生建這個實驗室。但很快我們就意識到,我們所擅長的範圍完全可以達到培養研究生的水平。

"數字化生產的技術與材料"計劃是和加泰羅尼亞大學(巴塞羅那)一起制定的。在這所大學中,有當今世界最先進和設施最全面的Fab Lab實驗室項目。

2015年第一次招該計劃的研究生,2017年6月,這批學生通過了自己的論文答辯。教學的過程是基於"思考--設計--實施--管理"的項目方法原則,該原則被在本校的各級教育中使用。作為必須要有的大學畢業生的考試結果,學生們展示了自己的畢業設計--設計和製造出的功能性設備。這是很令人振奮和很有趣的成果。例如,獨特的、能在黑暗角落以120度光束角照亮道路的摩托車大燈;或者是基於神經網絡建立的面部識別系統。

至於實際操作,在2017年的招生計劃中,我們有20個公費教育名額。我們不會有意識地增加數量,因為該計劃是最大程度靈活的,也是為考慮到每個學生個體而設立的。


你們希望哪些人會出現在這些要"獨家培養"的研究生群體中?這些人在"出師"時又能掌握哪些技能?


我們正在等待畢業於理工科院校的、對工程學和物理、化學、數學、信息學有興趣的本科生進入本校。在扎實培養的基礎上,我們會設置個性化的教育路線和發展其技術創新的興趣。從我們學校走出的將是能整合各學科領域知識、並以此能在市場上推出高科技產品的專家。該計劃培養的畢業生是未來的工程師。


這些研究生們會在哪裡實習?


該計劃的特點是,學生們在數字化生產實驗室中獨立操作項目,掌握先進的設備、技術和材料。國際專家--將教學實踐與設計、建築、計算機建模等領域內的工作相結合的大學教師也會參與教學過程。在這些專家中有建築設計大師、巴里(意大利)理工大學教授朱塞佩·法拉卡拉,美國威斯康辛州立大學工業設計計劃負責人詹妮弗·阿斯伍德。

2017年6月底,在本校建立了高複雜度的"動力學"原型工程中心。它也會成為一個讓研究生們進行實踐的生產場地。


您對畢業生未來的就業前景怎麼看?


每所爭取要發揮主導作用的高校都有兩個全球化的目標:建立自己的科教日程;應對時代的挑戰、商業社會的需求,為此,我們學校正與多家企業密切合作。目前,我們的畢業生手上就有幾份聘書。我們的研究生為植物種植開發的自動化模塊已經進入拜耳集團的"商業加速器"計劃。還有一位畢業生在致力於設計小型及微型無人機啓動裝置的工作。

參與創業是在學生科技研發基礎上建立小型創新型企業的很好例子。當時,我們設計室的學生們計算出了索契冬奧會奧林匹克火炬的數學模型。享譽全球的工業設計師弗拉基米爾·皮羅日科夫領導了火炬的設計工作,他也曾主管上述中提到的高複雜度的"動力學"原型工程中心的工作。

隨後,學生們建立了自己的小型創新型企業"Karfidov Lab",它為市場帶來了諸如汽車咖啡機、可以讓人不經過醫療培訓就能輕鬆自己注射的注射器等新產品。現在,Karfidov Lab有一些大項目,它們可以與一些大型科學和工業組織的項目相提並論。

像這樣熱情投入的年輕人在製造新產品時展示出令人驚訝的成果的例子有很多。他們清楚地意識到社會要面對的全球化挑戰,他們能在跨學科項目中工作。世界變化如此之快,我們必須要著眼於未來,以培養未來所需的專家。


您如何評價實驗室的材料設備?它符合世界標準嗎?其價值幾何?


2012年,我們建立了數字化生產實驗室。初始費用為15萬美元。這就能給Fab Lab配備基本的數字化設備:帶有大工作區域的銑床、激光切割裝置、精密台式銑床、3D打印機、刻字機。我們每年都開發Fab Lab的基礎設施,購買最先進的設備。


哪些具體項目已在Fab Lab基地付諸實施?


Fab Lab的事務以各種形式體現。Fab Lab是許多兒童和成人活動的思想指導者和組織者。首先,它是莫斯科中小學生教育項目--Fab Lab 積極參加各種關於中學生未來職業選擇的活動,為高年級學生提供學習數字化生產和學習成為製造者的機會。

我們已經提到的下一個層次就是要與學生們做的工作。我校的的研究生定期參觀訪問歐洲和美國的Fab Lab。我們的Fab Lab在實務中接納全世界數字化實驗室的同行。Fab Lab每週一次向莫斯科市民開放。每個人都可以來,並把自己的想法展現在生活中。最後,我們連續第二年成為"Maker's Faire"國際慶典的組織者,在這個盛會上聚集了設計工程師、畫家、科學家和一些聰穎好學的人,他們與周圍的人分享自己的創意。

至於具體的項目實施,它們有很多:從借助激光和丙烯酸將埃捨爾的經典版畫物質化到用於瓦楞紙板二極管燈的燈罩;從借助數碼機器製造出的功能型建築原型--"小房子"到不規則的複雜元件會在其中修復的、"有創造力的樹"。Fab Lab最近的項目已在法拉卡拉教授的領導下付諸實施。法拉卡拉教授已非首次到我校開辦講座、研討會並與研究生們協作了。


事實上,涉及到的是信息與物質之間的界限被打破的問題。在您看來,這會導致甚麼結果?


今天,我們正處於新的內部技術革命--數字革命之中。計算機的發展是變化的第一個推力,在計算、通信和互聯網領域的突破標誌著技術發展的新浪潮到來。所有這些使得信息接收、存儲、處理和傳輸走向極端民主化。數字技術不僅是工業技術,也是個性化的技術。

因此,我們的世界在發生變化,我們的生活也在變化。例如,在議事日程上有對全球都很重要的事情:無廢料生產和資源節約。以前,為了生產零件,我們不得不切掉多餘的部分,從而也就產生廢料。現在,"產品製造"的技術得以發展。我認為,在未來,模式轉變將會更加動感。因此,我們不僅要應對工業需求,還要超越這些需求本身,以培養未來的行業人員。


的確,3D打印機打印自己不再是玩笑了。


— 這已經不笑話了,是事實。我們與麻省理工大學有"機器製造機器"的項目。機器人已經可以進行自我複製。今天,借助3D打印技術再造人體器官的實驗室正在成為現實。有時候我們覺得這不可思議,因為這對我們暫時還不習慣,但現在已經有類似的例子。


俄羅斯在數字技術發展方面不會落後嗎?


這取決於我們自己:我們對此過程投入了多少進行準備,我們就能以怎樣的水平培養我們的孩子去應對明天的挑戰。

俄羅斯國家研究型工藝技術大學
© 照片 : 俄羅斯國家研究型工藝技術大學(MISiS)
我們一定要對他們進行這方面知識、技能和專長的專業培訓,憑此,他們在全球勞動市場上就有競爭力。我們周圍的世界正在發生變化,生產技術正在改變,而且速度還很快。像多年前一樣,只滿足於在大學里獲得的知識量已不可能。現在,我們必須要不斷學習。

在當今快速變化的世界,勞動市場上需要的專家應能快速適應,綜合評估形勢,能在充滿壓力的情況下作出決定。總之,就是能做一些做機器人做不到的事情,掌握自主學習和持續自我深造的技能。因此,我們不僅要學生基礎知識,還要幫他們每個人最大程度地發掘創造潛能,沒有這種潛能,在當代的公司中不可能有成功的職業生涯。

關鍵詞
俄羅斯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