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5 2020年11月26日
俄中關係
縮短網址
0 141

中國和俄羅斯是山水相連的友好鄰邦。兩國經貿往來歷史非常悠久,可以追溯到300多年前的康熙年間。近一百年間,除了抗日戰爭和60至80年代中蘇關係緊張時期,商人們一直頻繁往來於兩國之間,繁榮著兩國之間的貿易。

近年來,中俄雙邊貿易額不斷增長,而且正在向著「2024年將貿易額提升至2000億美元」的目標不斷邁進。
     提起蘇聯解體後近30年的中俄經貿史,定會講到90年代初期兩國關係緩和後邊境貿易的興起,就不得不提及一個非常具有時代特點的商人群體——民間「倒爺」。在那個時期,他們如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中俄民間貿易一時風起雲湧。他們當中有的人是抓住商機合法經營,而有的人則不折不扣地投機倒把,在這種情況下,「倒爺」這個詞聽起來並不是那麼褒義。他們當年的從商之路,幾乎沒有人一帆風順,其中充滿了驚心動魄。今天的華商,有很多都是從那個時代就開始了自己的創業之路。而他們的個人經歷也反映著時代的發展和變遷。我們今天的主人公就曾是一位在中俄邊境經營多年的國際「倒爺」,他的人生從20歲起就同俄羅斯緊密地聯繫到了一起,至今已過去了近30年。

同朋友們冬日打魚
© 照片 : 照片由李勝軍提供
同朋友們冬日打魚

     李勝軍,河南商丘人。河南距離中俄邊境並不近,他本來也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和俄羅斯產生甚麼關係。但在中國改革開放初期,李勝軍家在滿洲里分到一塊自留地,為他和俄羅斯結下淵源提供了契機。1992年,20歲的他帶著妻子和1歲的兒子來到滿洲里,因為那裡的親戚告訴他,蘇聯剛解體,甚麼都缺,來到這裡一定能掙到錢。而當時的滿洲里,全國各地的人紛紛而至,原本3、4萬人口的小城容納了20多萬的外地人。他們看准了邊境可以自由5日游的政策,到這裡做起了生意。

「一而兩兩而三地就這麼賣貨,做到93-94年,就覺得好像走親戚似的,本身就覺得俄羅斯是咱老大哥,當時也覺得挺親切。坐火車來回需要兩天時間,在旅店再住三天。第一天火車站到了後貝加爾(斯克),有的在後貝加爾直接就賣了貨。當時批(進貨)的時候,有時候一不小心就被偷了的,被偷跑了,你就哭著,掉著眼淚(就回家了)。頭三趟我都賠錢,一趟賠兩三千。那時候也丟貨,也亂,也不懂,不會俄語,沒有經驗,上貨也上不太對路,過去之後也不會賣,就賠了三次。有一次,我們三個人,交給我的活兒就是讓我在那兒看那個墩(看貨物),那時候比較亂,給我一把斧子。但是在一不小心的時候,我們換的那種小包我沒踩住,沒看住,被人一下給偷跑了。從那開始就警惕了很多。第四次就開始有掙錢的經驗了。這半年多掙了一萬多塊錢,就覺著,半年掙一兩萬,那時候就覺得暴富啊,拿著那一萬塊錢,就覺著,能掙十個這一萬塊錢,這一輩子就甚麼都不用乾了。那時候的思想是這樣。」

     1993年,滿洲里取消了邊防證制度。從此,全國各地的商人可以自由往來滿洲里。而原本的5日游也擴大成了15日游。「倒爺」們的生意越做越大。當時的中俄邊境貿易可以說處於一個剛剛開放的過渡期,沒有規範的法律約束,市場上流通的商品自然也就良莠不齊。近乎野生的環境令治安也沒有保證,聞名中外的中俄列車大劫案就是發生在這一年的5月。
李勝軍雖沒經歷大劫案,但也坐上了從北京開往莫斯科的國際列車。事情的起因是這樣的:兩三年的邊境貿易讓李勝軍有了一些積蓄,他用這些積蓄買了兩批服裝,交給一個熟識的朋友,帶去莫斯科售賣。然而令他沒想到的是,當時的服裝生產商良莠不齊,他買到的全是劣質商品。朋友告訴他,這樣的商品在莫斯科是沒有銷路的。已經身無分文的李勝軍心急如焚,借了一萬塊錢,隻身跑到莫斯科去一看究竟。

「莫斯科到北京的國際列(車)都是包房,有兩個中國人,遼寧的,專門在北京到莫斯科的火車上賣皮夾克,還有一個是俄羅斯人,加上我,四個人一個包房。我記得很清楚,因為第一次的事一般都不會忘記。我一下火車,也不知道去哪,當時一懵啊,我實在沒想到有那麼大啊莫斯科,當時好像特別傻,也特別幼稚,沒想到會這樣。這倆人也跟著坐了5天5夜了,也混熟了,跟著你們倆吧,就到了他們的住處。第二天早晨起來,得讓讓人家,看看我需要攤多少錢給你倆,住這一宿。這錢一數,少了一半!左想右想,我說,這不對啊,這錢一直都沒離開這倆人啊。哎呀,既生氣,又懷疑他倆,又不敢說。這人心不可測量。」

     更加離奇的是,等李勝軍到了朋友賣貨的市場,他又被保安攔下了。接下來就是搜身、查護照、數現金。等到他進入市場找到朋友,卻發現自己的錢又少了一半,只剩下2000多人民幣了。他回憶了一下保安數錢的過程,卻想不起任何破綻。沮喪歸沮喪,他還是跟著朋友來到了貨攤。李勝軍這才發現,自己的貨物確實質量太差了,賣不出去也不怪朋友。

     接下來的幾天里,朋友帶著他坐地鐵,去紅場,像導遊一樣地帶他遊覽觀光。對於一個生長在改革開放初期的20多歲的年輕人,第一次的莫斯科之旅給他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象。這一路的財產損失,還有貨物賣不出去的苦惱,似乎都隨著眼界的開闊變得不那麼重要了。就這樣,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錢,朋友湊錢幫他買了回去的機票。如今回憶起來,李勝軍就像在說別人的故事:

「去的時候坐國際列,回來坐飛機,覺得這一趟,心裡想,這個兄弟不給我錢我也不恨他,現在也沒給我是真的。所以在那裡7天的遊玩,我覺得也挺滿足的。(貨)確實也沒賣了,也不怨他,怨這個貨物太次了。反正我就覺得,夠了,滿足了。」

     這一次的經歷讓李勝軍不僅賠光了家底,還欠了一萬塊錢的債。但他並沒有氣餒,決定東山再起。於是,他又像兩年前一樣,扛起背包,從頭開始,行走於中俄邊境。都說當年的「倒爺「錢好賺,但當年商業生態環境惡劣,個中艱辛可能只有每個人自己知道。李勝軍用了半年時間,每天早出晚歸,先把欠的1萬元的債和利息掙了回來。一年之後,他開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經營旅遊業。幾年後又開了進出口貿易公司。而正當生意正做得風生水起之時,又發生了一件意外。

改造後的紅玫瑰飯店——兄弟賓館酒店
© 照片 : 照片由李勝軍提供
改造後的紅玫瑰飯店——兄弟賓館酒店
「就這樣一直往下走。2000年的時候,又有一批貨物,因為是報關不符,被俄羅斯全部給截住,沒收了。那一次,一下子掙的錢,500萬人民幣,全部給扣掉。00年,像天塌下來一樣。」

     商人的堅韌讓他又一次重新開始。這次,他在俄羅斯邊境小城後貝加爾斯克開了一家酒店,營業至今。這家酒店最初是用鐵皮集裝箱搭建的。

俄羅斯客人在李勝軍的飯店裡舉行宴會
© 照片 : 照片由李勝軍提供
俄羅斯客人在李勝軍的飯店裡舉行宴會

「是那種鐵皮集裝箱,之後我們在那搭建,開了一個紅玫瑰飯店,是中餐(館),那時俄羅斯人很喜歡。他們主要是結婚聚餐,生日聚餐,提前就跟你訂桌,每週五都有。他們一般是下午舉行婚禮,可能一舉行就是兩三天。他們很能玩,他們就那麼一個風俗。就這麼經營了三四年,後來改造,租了一片地皮,蓋起來100*100一萬平方米的大院子,連倉儲,帶物流,帶酒店賓館的這麼一個地方,在後貝加爾斯克。賓館和飯店當時在後貝加爾也是一個一流的酒店,大家認為很好的酒店。」

     到世紀之交,俄羅斯有了新規定,即俄羅斯公民通過到中國邊境城市旅遊,可以帶回國不多於50公斤的自用貨物。這一規定大大繁榮了當時的邊境貿易。

「中國的服裝,比2000年之前好了很多,就是質量甚麼的都上來了。國家監管的也比較嚴格一些。他們俄羅斯人來有這麼個規定,當天來當天走或者兩天三天來旅遊一次,俄羅斯人可以買中國的人的包貨,免稅的50公斤,叫‘民貿’,民間貿易。我們那時管人家叫‘駱駝隊’,就像駱駝似的背包客。中國這邊在口岸驗一下包,海關監管一下,統計一下,一個人帶了兩個包,50公斤,完了就給放行。因為他們的輕工業自己國內做的不夠用,中國的可能便宜,適合他們的老百姓。」

     李勝軍的生意在這一階段可以說越來越紅火了。多年的經營,讓他結識了很多關係非常好的俄羅斯夥伴,同當地政府也溝通順暢。為了表達自己的感謝,李勝軍每年都會做一些慈善,資助當地的貧困兒童。

「覺得俄羅斯人還是很厚道的,也很實在。中國和俄羅斯,中俄兩國的友誼,(是)這麼結下來的緣分。咱們也給他們的學校、孩子們捐款捐物。聾啞學生,貧困戶,就定期給他們捐這些東西。也捐錢,有時候。每年都不一樣,有時候就買點衣服,給他們進過來,送給他們。因為在俄羅斯這個地方,有深厚的友誼,我們應該表達我們自己的一點心意。覺得心裡挺安慰的。」

     

後來,中俄兩國在滿洲里和毗鄰的後貝加爾斯克鎮成立了中國邊境互市貿易區。對於李勝軍和同他一樣的商人們來說,生意上確實變得更加便利了。但與此同時,隨著俄羅斯邊境貿易法律的完善, 他們的處境也變得越發艱難——他們需要不停地去學習當地的法律法規,以保證自己的合法經營地位。而往往這種學習是在跌了跟頭之後才吃一塹長一智的。用李勝軍的話說,他們總是在驚慌中生活。而由於不懂當地法律出現問題和糾紛的情況直到今天也時有發生。30年來,有的人來了又走,而李勝軍卻一直沒有停止過在俄羅斯打拼的腳步。

「從改革開放以後,在這個地方也建立了友好的感情吧,在俄羅斯這一塊,那麼多友好的朋友。很留戀這片土地。再一個(原因),工作和生活方式已經都改變了。覺得要是一下子撤離這個地方也很難的。再有就是,在這兒建了一個賓館,做了實體。加上家也就在對面,在滿洲里,所以也就在這塊堅持著。」

     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落實,連接中俄的鐵路線路可將貨物直接運至內地城市,而不經過邊境中轉,所以李勝軍現在的生意也不是特別興旺。很多親友勸他回國發展,但對俄羅斯的不捨讓他始終猶豫不定。在他的內心深處,還想要繼續發展自己的旅遊事業,並開發新的領域。
從「倒爺」到華商,李勝軍把自己最好的青春留在了俄羅斯。他和同他一樣活躍在中俄貿易前線的同行們,是中國改革開放後中俄貿易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從某種程度上說,他們用自己的傳奇經曆書寫著現代中俄貿易史。

 

關鍵詞
中俄合作, 中國人在俄羅斯, 中國人在俄羅斯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