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3 2019年11月20日
專家:俄語教學在中國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專家:俄語教學在中國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 Sputnik / Evgeny Zagrebnov
俄中關係
縮短網址
0 72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北京9月20日電 中國俄語教學研究會副會長、首都師範大學俄語系主任隋然在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記者採訪時表示,中俄兩國關係達到了歷史上前所未有的水平,俄語教學在中國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由中國俄語教學研究會和俄羅斯北京文化中心作為聯合主辦方之一的“中國對外俄語文學教學:發展趨勢和前景”國際科學實踐會議在北京舉行。會議期間,中國俄語教學研究會副會長、首都師範大學俄語系主任隋然接受了衛星通訊社記者的採訪。

隋然說,“我個人從事俄語工作已經幾十年了,我從1988年開始作教師,在88年之前我或者是上學,或者是在軍隊從事中蘇軍事上的一些談判,作翻譯。自從我進入大學從事俄語教學以來,我們的俄語始終是在往上走。”

他指出,到目前為止,中俄兩個國家的關係達到了歷史上前所未有的水平。俄語跟著這個趨勢正常在走,正常往上在提高。但是這個高度、極限還沒到,還有空間,還可以往上走。他認為,至少還有三分之一到一半的空間。而且,接下來的10年俄語還是會往上走,甚至15年,還是可以往上走的。他說,“到了15年之後,可能會到一個平台期,但也不一定是到頭了,這也未必。因為,目前,世界上整個發展趨勢來說,英語,我認為已經達到頂點了。今後,像俄語等這些重要的語言,將來會慢慢恢復它應該佔有的一個份額,我相信,未來10到15年,俄語還是往上走的。”

談到中國人學習俄語的難點,隋然認為,俄語是外部曲折性語言,它的特點就是形式變化多,它的變格、變位,詞,尤其是動詞,它的變化形態很多,還有動詞體,這對中國人來說是很難的。

他說,因為漢語和俄語這兩種語言有一個很大的不同。雖然語言總體來講相同的地方大於差異的地方,語言本身的思維是統一的,但是語言的形式是不一樣的。俄語跟漢語語言的形式是有差別的,中國人講中文,是一個異向思維,它是靠邏輯關係、或者是靠一種形象的一種聯想來表達自己的思想。而俄語是一個形式化非常嚴謹的語言,詞和詞之間的形式關係邏輯程度很高,這樣對中國人來說就不適應。

因此,他解釋說,“所以,我們中國有句話叫‘學習俄語是哭著進去,笑著出來’。一旦入門了,慢慢地,越學就會越明白,越學越清楚,而且不像中文、日語、朝語等等這些語言,是‘笑著進去,哭著出來’,就是進去了就出不來,很難出來。所以,俄語對中國人來說,難學,但是不是不可學,而且是完全可學。”

關於中國學生到俄羅斯留學,隋然表示,現在目前情況還是不錯的,去的學生很多。已經去學成的,還有正在學習的,情況都屬於正常狀態。

但是,他認為,這方面的效果、規模,尤其是跟英語相比,還達不到它應有的程度。他說,這其中有很多原因,首先有經濟發展水平的原因。比如說,俄羅斯相對西方國家來說,可能在老百姓的心目當中,它的經濟發展水平可能對老百姓的吸引力小一些。但這不是主要的,因為中俄兩國合作的空間非常大,兩國的互補性特別強,所以中國仍然有大批的學生到俄羅斯去學習。因此,這個經濟因素有些影響,但不是決定性的。

隋然指出,另外一個影響是兩國之間經常所困擾的問題,就是“政熱經冷”。他說,“就是我們的經濟合作,目前還沒有完全理順,兩國在這方面的合作受一定程度的影響,如果理順了對中國學生到俄羅斯學習也是大有好處的。”

此外,他還認為,兩國人民的瞭解還需要進一步加深。他說,對俄羅斯的情況,中國國內的老百姓,很多人是道聽途說,尤其是西方一些歪曲的宣傳,還有中國國內一些不明真相的人,或者居心不良的人,他們對俄羅斯做一些負面的醜化或者說抹黑俄羅斯,這種情況對中國老百姓會造成不好的影響。但是,隋然強調,這些東西都會被事實證明是不對的,將來是會被事實改變的,所以他對未來充滿信心。他表示,這並不是盲目樂觀,而是符合客觀實際的。

關鍵詞
留學生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