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7 2020年11月24日
俄羅斯
縮短網址
作者:
0 102

抖音作為俄羅斯增長最快的社交媒體的地位繼續保持下來。就像用戶指標一樣,快速改變的還有他們的用戶構成和趨勢。少年們已經不再是抖音平台上的領先群體,抖音在俄羅斯的營銷專家不再押注於娛樂內容。

一些統計數字
從俄羅斯媒體研究行業領先者Mediascope公司為衛星通訊社與廣播電台提供的資料中可以看出,僅在2020年上半年,TikTok應用的活躍用戶數平均每個月增加大約100萬人。2020年7月,俄羅斯TikTok活躍用戶數超過2200萬人,比2019年5月增加一倍,當時TikTok公司代表宣佈有800萬名活躍用戶。
早在2020年1月,TikTok公司的代表們就表示,TikTok平台的主要受眾是兒童和12歲到17歲之間的少年,他們佔43%的比例。在獲得Mediascope媒體研究公司的資料後,我們確信,2020年7月TikTok平台上的成年人用戶人數已經明顯超過中小學生人數。現在TikTok平台上18歲以上的青年用戶人數(25——34歲之間)佔41%,中小學生人數下降到17%。
年輕人看到趨勢,年齡大點的人看到的則是潛力

Douyin
© AP Photo / Ng Han Guan
少年人在新型社交媒體上關注的是娛樂,而緊跟著出現的年齡大點的人關注的則是巨大的潛力,吸引到了有支付能力的受眾。在TikTok案例中,令人驚訝的多半是這個過程發生的速度。
俄羅斯福布斯雜誌上周首次編制俄羅斯支付能力最高的TikTok用戶排行榜。打入前10名的是一些只靠TikTok而走紅的博主。俄羅斯衛星通訊社與廣播電台記者與打入這份排行榜前10位的23歲雙胞胎兄弟基里爾·維爾扎科夫和阿爾喬姆·維爾扎科夫聊了聊,對他們在2019年6月至2020年7月之間在TikTok平台上所賺取的收入進行了統計——一共256萬盧布。順便提一下,之前兩兄弟還因TikTok而被列入《福布斯》2020年30位30歲以下最有前景的俄羅斯人排行榜。
兩兄弟出生在一個西西伯利亞的小鎮上,早在中學時期他們就對商業和投資感興趣,倆人經常思考如何獨立賺錢。

「我們兩個都是優等生,以‘金質獎章’畢業(中學畢業證上的高度評價——編輯注),——基里爾介紹說,——從9年級起,我們開始投資各種互聯網項目」。
兩兄弟在大二那年開始與中國做生意。他們在積累一點資金後,開始在中國採購廉價商品,爾後通過互聯網平台在俄羅斯銷售這些商品。
「這個生意我們成功地做了大約半年,但我們對商品的質量感到不滿。我們感覺是為了賺取利潤而把這種質量不高的商品強加給買方,我們想從為人們做有益事情中獲得滿足。於是考慮在木板上烙繪肖像畫。做這個生意所賺的錢一直供我們到大學畢業」,——基里爾介紹說。
他們決定在各種平台上嘗試,但為了賺錢,到處都需要投資。
「於是我們接觸了TikTok。結果是用這款應用比任何其它地方掙錢都更為容易,也更多,因此我們很快結束了生意,把精力完全集中在TikTok上」,——基里爾說。

「我們沒有投過錢。我們起初用普通的智能相機拍攝,隨後逐漸開始改善設備和內容」,——阿爾喬姆指出。
兄弟倆是在2019年夏天上載第一個短視頻內容的。起初他們拍攝短視頻內容營銷趨勢中的一切,主要是各類幽默短視頻,1個月內就吸引了7萬名訂閱用戶,當時因配樂PR掙到800盧布。後來兄弟倆開設新賬戶,上載拙劣模仿動畫片的內容。
現在維爾扎科夫兄弟倆在TikTok上的兩個賬戶中一共有900多萬名訂閱用戶。
從舞蹈和拙劣模仿到能增長知識的內容

俄羅斯TikTok短視頻平台最初充滿各種配樂的舞蹈視頻。當然,中小學生更喜歡拍攝和觀看這種內容。後來,我們上述所提到的那些具有經營頭腦的青年人對TikTok平台感興趣,他們開始以幽默內容娛樂孩子們,從TikTok公會推薦位和星際中賺錢。
現在越來越多的專家,還有更多的上了年紀的人都來到TikTok平台拓展生意,尋找客戶,或者只是賺錢。
目前TikTok平台正在經歷某種轉變,人們對更能增長知識的具體題目感興趣。俄羅斯TikTok辦事處代表注意到了這個過程。
「俄羅斯用戶對教育和文化知識類內容的興趣在上升,我們積極啓動了一些倡議,推動創造這些內容」,——TikTok俄羅斯辦事處新聞處告訴衛星通訊社與廣播電台。
新聞處還介紹了已經啓動的一些項目。
「上周我們和莫斯科大學一道兒,啓動了一項科學節前的活動,旨在推動用戶瞭解更多有關科學的知識。此前,我們9月與一系列博物館啓動了#文化TikTok的活動——博物館直播系列。整體而言,我們與莫斯科文化處網站積極合作,支持諸如圖書館之夜、博物館之夜、電影之夜等活動。夏天我們舉行了職業日——這項倡議旨在幫助TikTok用戶獲取關於各種職業的信息和職場建議。」
律師亞歷山大·列季金等賬號的大量出現說明瞭TikTok用戶對有助於增長知識內容的興趣在上升。列季金律師上傳了一些視頻,簡短幽默地介紹了令人擔憂的權利議題。他在接受衛星通訊社與廣播電台記者採訪時說,自己一個月內就吸引了27.4萬名訂閱用戶,他的部分短視頻瀏覽量已經超過50萬次。

律師亞歷山大·列季金
「我曾經覺得,TikTok的主要受眾是年輕人,但實際上不是這樣,TikTok上有相當多的上了年紀的受眾,這從他們的評論和所提的問題都能看出來」,——列季金律師告訴衛星通訊社與廣播電台。
但列季金律師說,他多半是為了娛樂而非本著賺錢的目的才使用TikTok的,所以沒有在炒作和廣告收入上花費足夠多的時間。但他也指出,一些發佈相似短視頻內容的同行們擁有更多的訂閱用戶,而且確實在利用TikTok平台賺錢。
也許值得重復的是,這種轉變的大部分——從受眾相當多的兒童娛樂應用到賺錢平台,再到知識性內容的社交網絡——以及應用用戶社會年齡結構的變化,是在短短一年內發生的。在俄羅斯,人們把TikTok當作一個極其迅猛發展的平台來談論,因此,許多人都在饒有興致地觀察它的進一步發展。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