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2 2020年07月07日
俄羅斯
縮短網址
0 80

瑪麗亞· 卡爾瑪諾娃,俄羅斯科學院西伯利亞分院物理和數學博士,她的愛好非常與眾不同——閒暇時候,她總是嘗試修復蘇聯首架噴氣式客機圖-104。衛星通訊社採訪了瑪麗亞,瞭解她令人難以置信的故事,以及她為何對飛機如此痴迷。

記者:您對飛機的愛從何而來?

瑪麗亞:一切始於2004年,那時我經常去歐洲參加會議,經常坐飛機,因此對飛機起了興趣。現在除了一些特殊情況,人們一般不會進入飛機駕駛艙。但在2009年,我在網上讀到關於新西伯利亞附近一個飛行俱樂部的圖-104的內容,就想進駕駛艙看看,後來也成功進去了。這架飛機簡直傳奇,屬於第一批噴氣式客機,有光輝的歷史。

© 照片 : Maria Kamanova
獨特愛好:俄羅斯女子如何修復蘇聯首架噴氣式客機

記者:您在此之前有修復飛機的經驗嗎?

瑪麗亞:沒有經驗。飛行俱樂部的一位教練告訴我,可以去和圖-104的退休飛行員交流,他們能告訴我,要恢復圖-104必須安裝哪些設備。

記者:請問您為甚麼最初決定將這架飛機運到現在所在的這個機場,這又是如何實現的呢?

瑪麗亞:它不是被運來的,是飛來的!是這樣的。上世紀70年代,一位也在新西伯利亞科學城工作的發燒友決定建一個青年滑翔學校。在這個項目框架下,飛機從托爾馬切沃(新西伯利亞)轉場飛行到別爾茨克。按計劃,飛機既能給滑翔運動員上一課,又能成為一個露天博物館的一部分。除1978年飛抵的圖-104,那裡還有幾架直升機和飛機。

轉場一事與蘇聯民用航空部協商過。

© 照片 : Maria Kamanova
獨特愛好:俄羅斯女子如何修復蘇聯首架噴氣式客機

記者:您何時開始這架飛機的修復工作,甚麼推動您做起這項工作?

瑪麗亞:我2009年參觀這架飛機以後開始修復它,雖然見到這架飛機讓我十分開心,機艙內的情況卻叫我失望。大部分儀器和設備都是缺失的,周圍都是垃圾。
修復工作由我一個人開始,後來別的發燒友也加入進入。

記者:請談談修復飛機期間遇到的困難或趣事。

© 照片 : Maria Kamanova
獨特愛好:俄羅斯女子如何修復蘇聯首架噴氣式客機

瑪麗亞:我們經常需要瞭解飛機的各個部件怎樣連接。我們拿到的文獻資料是20世紀50年代以前的,而這架飛機飛了超過20年,這段時間里飛機的設備已經更新換代了。於是我找到一份寫於上世紀70年代的飛行手冊,上面有很多有用的信息。我們想展示飛機在50至60年代的原貌,到現在仍在尋找飛機的原始左操縱桿。去年發生一件令人驚奇的事,一個不認識我但從共同朋友那裡聽說圖-104修復項目的人,送了我一個右操縱桿。它比飛機原來的左操縱桿更完整、狀態更好。我把它裝在左邊,駕駛艙又復活了。

© 照片 : Maria Kamanova
獨特愛好:俄羅斯女子如何修復蘇聯首架噴氣式客機

我們在拍賣會和專業論壇上尋找設備。我在波蘭找到過兩套廣播系統;盲目著陸系統的所有元件都是在不同地方購得的。

記者:按您的評價,這架圖-104現在有多接近原始狀態?

瑪麗亞:離原始狀態還差得非常遠。這架飛機遭遇過太多,特別在90年代和本世紀初,所有都被洗劫一空。纜索系統和牽引系統受損嚴重,缺少部分線路,沒有發動機。

記者:您對這架飛機有怎樣的後續計劃?

瑪麗亞:近期的計劃是讓它成為一個一切都正常運轉的博物館,未來會進一步改進它,就像老話說的,完美無止境。

關鍵詞
客機, 蘇聯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