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5 2018年10月24日
基里爾·戈洛赫瓦斯特

俄科學家榮獲歐亞傑出青年科學獎

© Sputnik /
俄羅斯
縮短網址
0 2116

俄羅斯遠東聯邦大學副教授戈洛赫瓦斯特榮獲歐亞傑出青年科學家「人類生態」獎。這位來自俄羅斯遠東的年僅24歲的俄羅斯青年科學家,迄今為止已經發表學術論文100篇,出版學術專著5部,申請發明專利14項。他的參賽論文屬於納米毒理學領域,即研究納米物質對人體的不良影響。他在接受衛星新聞網記者採訪時回答了他作為一名醫學博士為甚麼轉而研究生態問題。

戈洛赫瓦斯特說:“有一些科學方向是著眼於未來,但也有一些方向是為了改善人們當今的生活質量。現在地球一半以上的人口,超過40億,喝不上純淨的飲用水。許多人生活在污染大氣、危害健康的工業中心。科技進步如果最終讓人類受害還有意義嗎?如果把工業增長和過敏症和呼吸道、心血管疾病以及癌症作一比較就會發現,我們在努力改善人類生活的同時,又在惡化它。所以人類生態如同許多其它重要的方向一樣,是相當迫切的問題。”

戈洛赫瓦斯特絕不是工業革命的反對者。在他看來,只是需要加強對企業的環保監控。但是在市場經濟的條件下,許多企業一味追求高利潤,並不急於投資改善環境。要知道,即使燃燒乍一看倒也沒甚麼的煤炭,也會向大氣中不僅排放學校里告訴我們的二氧化碳,而且還會排放汞、鈾、稀有金屬。

戈洛赫瓦斯特解釋道:“燃煤的有害程度已可同利用核能的風險相當,也就是說,切爾諾貝利和福島之類的核事故固然可怕,但是中央熱電站不斷排放有害物質,對人類健康的有害影響也越來越大。”

似乎醫學只研究有害元素對人體組織的作用,但事實遠非如此。科學家們暫時還不清楚高濃度的金如何影響人體組織,更談不上甚麼複雜的化合物了!全球城市街頭越來越多的汽車,毫不誇張地說,簡直就是在“吐”貴重和稀有金屬。尾氣中還有大量的有害納米粒子,每天進入人們的肺中。

戈洛赫瓦斯特繼續說:“通常以為,新機器比舊的更安全。其實並不完全如此。現在知道,新機器比舊機器對大氣的污染更大。機器裡面不斷發生著零件的磨合,儘管保護得很好,但是零件的磨合還是能釋放出納米粒子。尾氣中含有重金屬,鉻、鋯以及來自催化劑的貴金屬。它們的濃度之高,非常可怕。用儀器把新機器零件的全部磨合狀況展現出來不更好嗎?”

沒有一粒被排放到大氣中的納米粒子能逃過戈洛赫瓦斯特的眼睛。他發明的研究方法可為首創,因為是介於醫學、物理學和化學之間的邊緣學科。

戈洛赫瓦斯特介紹說: “我們使用的儀器以前就有,只是以前被用在其它科研領域。例如,以前物理學用來測量粒子大小的儀器。我們用它研究大氣懸浮物。我們還在自己的研究中利用其它儀器。它們中的每一種都是用來測量納米粒子的一定參數。把這些儀器‘用非所用’,讓我們發現了此前人們根本看不到的東西。我們可以獲得一幅發生在包圍著我們的大氣中的實時畫面。”

戈洛赫瓦斯特堅信,保護環境,今天完全可以憑借便宜的方法來實現。當然沒有必要重返原始洞穴,但也不應與大自然對抗。大自然的智慧,人類畢竟難以企及。必須在發展工業和環保之間找到平衡。

關鍵詞
生態, 科技, 俄羅斯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