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5 2018年10月24日
俄羅斯

新杜馬:統一俄羅斯黨和反對黨已經鎖定利益

俄羅斯
縮短網址
0 01

顯然,俄總統13日同杜馬黨團領導人的會面給俄羅斯政治生活帶來了穩定因素

作者:俄新社政治觀察家德米特里·巴比奇

顯然,總統德米特里·梅德韋傑夫週二同杜馬黨團領導人的會面給俄羅斯政治生活帶來了穩定因素。各方通過商務性的語言,鎖定了從12月4日杜馬大選中獲得的利益。統一俄羅斯黨在新杜馬中將獲得29個委員會中15個的領導權。但是,向第五屆杜馬那樣(統一俄羅斯領導26個委員會,反對黨6個)擁有控制權已經不行了。

總統同杜馬黨團的會面出現了另一個情況——體系內的政治家對激進的街頭抗議活動表示反對。久加諾夫表示,他所說的“原則上反對橙色疾病,這可能使一個擁有核武器的國家在非常嚴寒的冬天來臨時癱瘓”的話具有象徵意義。

久加諾夫解釋說,他指的是博洛特納亞廣場的集會,他將這同格魯吉亞和烏克蘭的“顏色革命”相提並論。

久加諾夫的發言,以及公正俄羅斯黨領導人謝爾蓋·米羅諾夫的發言向反對黨的積極分子和選民們給出了重要的信號。儘管12月10日的集會出現了公正俄羅斯黨的代表和俄共的旗幟,但這兩黨的領導人明顯拒絕支持街頭活動。這意味著政治環境出現了一定的變化,2007年統一俄羅斯黨勝利那天起,體系內的和體系外的反對派走得很近。

政治信息中心主任阿列克謝·穆欣認為:“久加諾夫實際上在博洛特納亞廣場的問題上站在克里姆林宮一方。我想,在他發表這一聲明之後,反對派中的抗議者將會把久加諾夫丟在一旁。但這對他本人沒甚麼危險:他有自己的黨團,離下一次杜馬選舉還有五年,這期間一切都會被忘掉。”

儘管共產黨、公正俄羅斯黨和自由民主黨都分別要求對競選違規的投票站進行調查和重新計票,但顯然,新的“博洛特納亞人”的要求同杜馬反對派的要求並不一致。他們既不要求取消選舉結果,也不會放棄議員資格。

自由民主黨主席弗拉基米爾·日里諾夫斯基在會見記者時表示:“誰有這些荒唐的想法,就讓他們先交出議員資格吧。”他還說:“如果你們需要瓦茨拉夫·哈維爾(捷克作家、劇作家,持不同政見者,天鵝絨革命的思想家之一,曾任捷克總統--譯注),那就去捷克吧。這裡不會有瓦茨拉夫·哈維爾,這裡將有的是斯捷潘·拉辛(俄羅斯農民起義領袖,被俘後被處死——譯注)。”

至於體系內的政治改革將會繼續進行,總統德米特里·梅德韋傑夫特別強調:誰也不能指責他沒有進行這樣的改革。他說:“我們在取消積累下來的政治活動的限制方面,需要更加堅決的步伐。”他指出,必須擴大反對派在杜馬各委員會里的影響。

但問題在於,從哪裡開始?杜馬反對派最嚴厲的指責是針對選舉委員會的工作的。擴大反對黨在選舉委員會中的代表的要求出現了分裂,有關中央選舉委員會主席弗拉基米爾·丘羅夫辭職的問題也還沒有從議事日程上拿掉(久加諾夫和米羅諾夫要求他辭職)。

政治技術中心主任伊戈爾·布寧認為:“我想,政權可能進行改革。但問題在於,改革中最明顯的關於政黨登記和部分選區代表按照單一資格選舉的問題,這會損害杜馬反對派的利益。新政黨的登記可能使他們出現競爭對手,而單一資格選舉使(杜馬反對黨的)部分代表可能被替換。所以非常可能的是,政治改革的問題將被反對派擱置。”

從整體上,大部分專家認為,國家將走向正常化。最終,合法抗議同進行改革融合在一起,這是目前所有文明國家都在走的途徑。

結果已經很明顯,而且這是大多數人的願望:在保持國家可控性的情況下,改變統一俄羅斯黨的憲法多數地位,並鞏固議會的地位。這些都已經達到了。

作者觀點不代表俄新社立場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