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3 2018年07月20日
俄羅斯

流浪漢和那些平行世界的其他居民

俄羅斯
縮短網址
0 12

俄羅斯議員們終於決定解決流浪漢的問題了。他們將於秋天審議一部法案

俄新社政治觀察家馬克西姆·克蘭斯

俄羅斯議員們終於決定解決流浪漢的問題了。他們將於秋天審議一部法案,出台這部法案的主旨即便不是要根除流浪現象,至少也是想整頓一下“佔據”大街小巷的流浪大軍的秩序。不過專家們認為,這部法案通過的概率不大。然而法案的起草者、勞動和社會政策委員會副主席弗拉基米爾·瓦西里耶夫希望,法案至少可以吸引全社會來關注這一亟待解決的迫切問題。

俄羅斯有多少“居無定所”者?誰都不知道準確答案。一些慈善組織估計大約有200萬,護法機構給出的數字更大--將近450萬。僅首都一地就有10萬-35萬流浪漢。其中“立場堅定”者,也就是那些不願接受其他生活方式的流浪漢僅佔7-10%。其他人都是因命運的捉弄而被邊緣化,而自身卻無力或不想去對抗無常的命運。他們就這樣陷入了一個似乎就在我們身邊、但卻是與我們的現實世界平行獨立的、令人不知所措的殘酷世界。

流浪漢問題早已成為一個久治不愈的社會頑症。據媒體報道,瓦西里耶夫這位前內務部副部長的昔日同行們如今也在起草一部關於流浪漢的法案。他們打算如何應對這一問題呢?他們認為,一個根本性的辦法應當是根據這些流浪漢的實際居住地來對他們進行強制登記。也就是說,不管這些流浪者住在哪兒--是地下室、垃圾坑還是地下熱力管道,他都應當獲得社會登記證,同時接受體檢和醫療衛生服務。

獲得一個證件對任何一個流浪漢來說自然不是甚麼壞事--他們當中76%的人根本沒有任何證件。可是當局接下來的做法可就令許多人疑慮重重了。那些不願意獲得合法身份的流浪漢將被強制遣送到專門的機構關押10天,而其中最固執的流浪漢則要被關上一年。這樣一來,就等於重新啓用了刑法第209條,也就是對流浪和乞討行為給予懲罰。在人權衛士看來,是對公民憲法權利的直接侵犯。

當然,在這些法律草案中,除了“鞭子”之外也有“蜜餞餅乾”。瓦西里耶夫提出了一系列旨在幫助無家可歸者就業、向其提供醫療救助和臨時或固定住房的措施。想法固然是好的,但這些想法可不同於那些懲罰性條款,其可行性如何?是否現實?要知道現在首都只有5家流浪漢收容所(十月革命前莫斯科共有360家收容所),而在其他大多數城市,人們對收容所根本就未曾聽說過。

目前誰都沒有大致估算過,聯邦和地方預算需要拿出多少錢來才能解決這一問題。但可以斷言的是,這筆錢肯定不是小數目。不過將來這些支出會慢慢收回,因為我們可以利用流浪漢大軍來緩解日益嚴重的勞動力短缺現象。俄羅斯今後會越來越深刻地體會到人手短缺之苦。

這種做法的確是切實可行的。俄美東正教謝拉菲姆神甫兄弟會副會長亞歷山大·科熱米亞金指出:“我們可以從一些官方人士和普通百姓那裡聽到這樣的言論:那些流浪漢都是些沒用的、沒有勞動能力的人。這種觀點是完全錯誤的:75%的流浪者年齡在20歲到50歲之間......許多人想重新過上正常人的生活。我們這個追求文明和人道的社會的任務就是要給他們提供一個重新站起來的機會。”

“無國界醫生”組織進行的一次民意調查表明,俄羅斯超過一半的流浪漢接受過中等教育,22%達到中專學歷,十分之一接受過高等教育。79%的無家可歸者希望從根本上改善目前的境遇。但近幾十年來的實踐表明,僅靠捐助和慈善活動是無法讓這些人重新回到社會的懷抱中的。需要制定全國性的、優先實施的慎密計劃。

此外,在俄羅斯,平行世界的居民不光是指無家可歸者。實際上被社會遺棄的人當中還包括1300萬殘疾人、530萬失業人員、70萬孤兒、500萬-1000萬多年申請俄羅斯國籍的外來移民和100多萬囚犯。3800萬退休人員中的大部分也應當算在其中。他們整天為了生存而掙扎奔波,每日都在解決生計問題,而這些問題不僅是他們這些社會階層所特有的問題,同時也是舉國上下共同面臨的問題。

而我們這些健康、強壯、衣食無憂的人呢?俄羅斯輿論研究中心不久前所做的一項調查表明,只有3-5%的俄羅斯人真正在幫助那些身處社會底層的人。大約有三分之一的被調查者將愛心與慈善等同於施捨,而對一半國人來說,這些概念完全是空話。具體談到流浪漢,在聖彼得堡所做的調查表明,對他們持討厭或者頂多是漠不關心態度的有60%的路人、77%的警察、54%的醫生,甚至還有37%的社會領域工作者,要知道,人道主義幾乎可以說是這些社會工作者的份內職責。

也就是說,我們的國人雖然一直標榜自己善良、慷慨、對他人的痛苦感同身受,但卻並不認為幫助那些“被遺棄者”是自己的道德義務。不過,俄羅斯輿論研究中心的社會學家也指出:“俄羅斯的慈善事業之所以發展緩慢,並不是因為人們冷酷、吝嗇,而是由於缺乏精心的組織工作,缺乏鼓勵慈善和收容活動的行之有效的法律。”

或許是這樣,不過,如果全社會不改變對底層居民的態度,任何法律都解決不了這一問題。至少我們應當想想看,我們當中任何一個人有朝一日醒來之後,都有可能置身於這樣一個在沒有他人幫助下永遠走不出來的平行世界。

作者觀點不代表俄新社觀點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