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6 2020年01月19日
20世紀的中俄關係:通向睦鄰的艱難之路

柯西金總理與毛澤東主席的會晤

20世紀的中俄關係:通向睦鄰的艱難之路
縮短網址
0 43

1965年2月蘇聯總理柯西金對北京進行了訪問,據被任命為翻譯的尤里·卡林諾維奇回憶,這次蘇聯黨和政府代表團的中國之行具有特殊的意義。從實質來說,這次訪問是對1964年11月由周恩來率領的中國代表團訪蘇的一次回訪。這次訪問的目的是為了再次試圖調整好兩國領導人之間的關係。而且,選擇的方式也比較特別,可以讓雙方都不覺得有失顏面。誰也不是請求會晤的一方或者是拒絕請求的一方。柯西金率領的代表團並不是按中方的邀請訪問中國,他只是在夜行中沿途路過北京略作停留,然後再繼續飛往莫斯科。

在沒有中方代表陪同的情況下,蘇方代表團吃了晚餐,晚餐大約是在10點左右結束的。然後,中方通知說,中國國務院總理周恩來想與柯西金及代表團成員進行交流。顯然,周恩來已經向毛澤東就自己的想法問題進行了彙報,並獲得了進行下一步行動的指示。為了完成這些指示,周恩來向柯西金提出在晚飯後舉行會晤的建議。從實質來說,這是兩國政府首腦之間的談判,談判一直持續到深夜。

柯西金對周恩來說,他認為,主要的任務是封鎖越南的天空,以避免美國方面的空中打擊。為此,蘇聯總理建議,為了使蘇聯飛行員能夠駕駛自己的戰鬥機而在中國機場上駐紮,從這些機場起飛,對美國人進行打擊然後再返回這些機場。這樣,柯西金提出,聯合蘇聯和中國的力量來保衛越南的領空不受美國的轟炸。中方對此給予堅決的否定,因此,柯西金與周恩來的深夜談判無果而終。

第二天,尤里·卡林諾維奇教授繼續回憶道,蘇聯代表團早早起床用餐,準備飛往莫斯科。突然,大約在8點鐘左右,中方的陪同人員找到我,讓我向代表團團長轉達毛澤東主席邀請柯西金進行會談的信息。

毛澤東出於怎樣的想法?柯西金總理的訪問是在毛澤東發表著名的聲明後進行的,在曾經的聲明中,毛澤東說俄羅斯從中國攫取了150多萬平方公里的領土。毛澤東想向世人顯示,蘇聯代表團成員變換這樣的"小事"並不能改變雙方關係中的實質問題。他試圖展示自己堅定的立場並以蘇聯新領導人為進攻的靶子。

柯西金說,他同意和毛澤東舉行會晤。但是,之後中方代表的舉措令人感到非常的奇怪。他們傳話說,毛希望柯西金率領整個代表團、包括技術人員、服務人員甚至包括機組成員一同到他那裡去。顯然,毛澤東提出的"整團組"會晤的建議不僅僅是不理性的,而且也不符合外交禮賓的規範。同時,也違反了在雙方做出決定時完全自主和獨立的原則。在這種情況下,毛澤東試圖強加自己的想法,將蘇方置於不平等的地位。

做為對毛澤東提議的回應,柯西金命令轉達這樣的信息:由他自己作出誰去誰不去的決定。儘管中方的要求態度堅決,但柯西金沒有改變自己的立場。柯西金甚至不讓速記員們前往。也就是說,他不想留下任何的口實,說甚麼毛澤東與蘇聯人民進行了會晤、同時也與蘇聯領導人進行了會晤。

毛澤東在人民大會堂的一個大廳內接見了柯西金,卡林諾維奇教授繼續回憶道。毛澤東顯得很羸弱,他變得更為臃腫了。走起路來也比較困難。這時,突然從側面走來一位身材不高、身著軍服的婦女,她輓著毛澤東的胳膊,在他的幫助下繼續向前走去。在毛澤東的身後是柯西金和劉少奇,我緊隨在他們的身邊。路上,柯西金向劉少奇發出了這位女士是誰的詢問。我不得不將這句話翻譯過來。劉少奇說:"她在生活上幫助他"。這位女士是張玉鳳,她在20年時間里一直陪伴在毛澤東的左右。

在大廳里,大家都在寬大柔軟的沙發上落座。柯西金與毛澤東相鄰而坐,在交談中,毛澤東強調,他還是決定接見柯西金,儘管此前不久他沒有接見在北京請求會晤的英國部長。這實際上是毛澤東再一次的令人屈辱的言語攻擊。

我認為,參加會晤的卡林諾維奇繼續回憶道,對於這次會晤來說有以下特點。談論的內容中涉及到反帝國主義的問題。毛澤東闡述了自己的看法,在柯西金看來,他曲解了蘇聯的政策。當時柯西金說:"看不到您的反帝鬥爭。"這是對毛澤東政策的嚴厲評價。顯然,還沒有甚麼人和他這麼交談過。這番話後,迎來的是一片寂靜。毛澤東開始吸煙,煙霧環繞升起,他開始凝視天花板,所有出席的人也都一動不動,氣氛似乎凝注了。似乎,這種死一樣的寂靜永遠也不會結束。

毛澤東採取他通常所使用的接待方式。如果他處於尷尬境地,那麼,他或者一言不發、或者終止會談。也就是說,他舉止粗魯、沒有絲毫的溫文爾雅。總的來說,這次會晤沒有取得任何實質性的結果。而且,這次會晤後完全弄明白了,毛澤東拒絕了蘇聯新領導人試圖改善關係的想法。卡林諾維奇教授最後說道。

(尤里·卡林諾維奇是歷史學博士、教授,撰寫了一系列中國歷史、中蘇關係史、中俄關係史的著作。他精通中文,曾做為政府代表團的翻譯多次參加邊界問題談判、參加各種高層會晤。今年,尤里·卡林諾維奇先生誕辰80週年,但這位老人,還依然在俄羅斯科學院遠東所工作。)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