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9 2020年12月04日
政治
縮短網址
0 56

特朗普與拜登進行了最後一輪辯論。辯論在田納西州貝爾蒙特大學舉行。一個半小時的時間里,兩位總統候選人互相指責對方與俄羅斯、伊朗和中國有秘密聯繫,將美國種族主義、貧窮和失業的責任推給對方。不過,辯論期間雙方沒有吼叫,互相侮辱或模仿。

「新冠病毒不是我的錯「
特朗普稱:「再過一周,美國就有新冠疫苗了,到時候我們要迅速啓動量產。「


拜登稱:「20萬美國人因新冠肺炎死亡,但無人為此負責。病例攀升,而總統沒有對抗疫情的計劃。總統還不戴口罩並且感染了。」
特朗普回應稱:「我把所有的責任攬到自己身上,雖然新冠病毒不是我的錯,甚至也不是拜登的錯。這種疾病來自中國,中國才有錯。」
此輪辯論與前幾輪完全不同,辯論雙方沒有互相打斷。特朗普努力按捺情緒,沒有粗魯地冒犯對手。雙方都表現得既有尊嚴又自信。特朗普關於拜登說話會吞吞吐吐的預言並沒有成真。拜登一次也沒有卡殼,說話時精神飽滿,直視鏡頭。而且這次規定很嚴格:如果說話人超時,麥克風會自動關閉。但這個功能都沒有用上,雙方完成了一次「紳士的辯論」。

互相懷疑
之後雙方談到國家安全。拜登立即指責俄羅斯、中國和伊朗干涉選舉,並歸咎於特朗普。他向選民承諾:「我支持捍衛美國主權,而這些國家將受到懲罰。」
多名政治分析師預測,拜登的家庭問題將成為特朗普的王牌。拜登已為此做好準備。
拜登稱:「我當副總統時,沒有收過其他國家一分錢。我忠誠地完成份內工作。烏克蘭Burisma能源公司沒有給過我兒子錢。而特朗普一直在逃稅。此外,俄羅斯和中國還用錢犒賞他的忠誠。」
主持人直接問特朗普關於納稅的問題。特朗普回答稱,他的公司提前支付了所有應付稅款。
他解釋說:「所以我每年的聯邦稅是750美元。」
至於有關與俄中聯絡的指責,特朗普稱那是轉移人們注意力的謊言。他以在任時對俄中兩國的制裁自證清白。

「非典型政客」
拜登指責特朗普對朝鮮領導人抱有同情。他表示,美國總統與金正恩的接觸使得「主體世襲制」合理化,而朝鮮領導人認為這樣就有權繼續研發彈道導彈。
特朗普稱:「我與金正恩的接觸成功避免了戰爭,難道這不好嗎?奧巴馬政府8年只與平壤對抗,徒增全球風險。」
拜登質疑:「為甚麼你不與歐盟國家領導人,即美國的主要盟友發展關係?」
特朗普回避了這個問題,指出拜登曾擔任副總統8年之久,卻沒有幹甚麼正經事。

美式種族主義
辯論雙方都承認,對非裔美國人的歧視具有系統性。雙方都拿出了行動計劃,指責對方不夠重視這個問題。
拜登稱,他擔任副總統期間,曾遊說奧巴馬政府大力開展奧巴馬醫改計劃,是為了保障黑人能獲得醫療服務。
「您做了甚麼呢?」他問特朗普,「一當上總統,您就禁止穆斯林入美,貶低美國的有色人種,現在又想洗白?」
特朗普回答說:「我與非裔美國人的關係很好。沒有人比我為他們做的更多了。我推動了刑法改革、監獄改革,讓數千人重獲自由,包括黑人。」
特朗普再次指責拜登無所作為。

雙方還就全球氣候變化問題進行辯論。特朗普依舊拒絕承認氣候問題的嚴重性,他說過多關注生態會影響經濟。

辯論快結束時,兩位候選人仍然神采奕奕,彷彿想將辯論繼續下去。但主持人結束了辯論,向他倆表示感謝。拜登立即戴上了口罩,特朗普卻沒有戴。支持者向他們走來。梅拉尼婭戴著口罩接近特朗普,隔著口罩親吻了特朗普的額頭。一名女子也走近拜登,親吻了他被醫用口罩嚴嚴實實包裹的面頰。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