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4 2020年08月10日
政治
縮短網址
0 51

俄羅斯歷史學會主席、對外情報局局長謝爾蓋•納雷什金表示,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結果和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結果之間的差異在於,《凡爾賽條約》在1919年形成了新的、甚至更加血腥的全球衝突的先決條件;而1945年在雅爾塔和波茨坦的會議上奠定了和平解決國家間矛盾的機制的基石。

週六,他在莫斯科向「1914年至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戰受害者」紀念方尖碑獻花。
納雷什金說:「不幸的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眾多的受害者遠不是二十世紀的最後一次,也不是規模最大的。在許多方面,這得歸咎於政府、獲勝國的領袖,最主要的就是法國和英國,他們未能在凡爾賽談判中建立起可靠和穩定的世界秩序體系。」
他表示,1919年的《凡爾賽條約》為後來的德國復興主義思想的激進發展和希特勒上台、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爆發創造了條件。但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三個勝利國家的領導人「三巨頭」成功地構建了被稱作雅爾塔-波茨坦體系的世界秩序,該體系「確保了幾十年來人類文明相對安全和穩定的發展。」納雷什金補充說道。
納雷什金最後總結到:「眾所周知,歷史不會教授甚麼,只會懲罰不接受教訓的人。人類有著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和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如何擺脫全球軍事衝突這兩個生動的事例。將這些作比較,我們可以得出明確的結論:除了一個穩定的多極世界,給予大小國家都享有平等的權力,別無二選。」

社區公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