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5 2020年08月11日
政治
縮短網址
作者:
0 182

澳大利亞與中國擁有符合雙方利益的大規模經濟合作。澳大利亞外交部長馬里斯·佩恩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華盛頓舉行的關於美澳外長和防長年度「2+2」會議的新聞發佈會上做出上述表態。

據路透社報道,馬里斯·佩恩表示,儘管澳大利亞並非在所有問題上都與中國達成協議,但澳大利亞不希望損害雙方的貿易關係。上海外國語大學教授王光林向俄羅斯衛星通訊社評論澳大利亞外交部長的表態時說:

「從文化角度來看,澳大利亞作為‘五眼聯盟’成員國之一,無疑是跟隨美國的政治立場。但是與美國區別在於,澳大利亞位於亞太地區,在經濟方面實際上非常依賴中國,這也使得澳大利亞處於相對比較尷尬的位置。他們既想吃下這塊蛋糕,從中獲取利益,同時又要迫於壓力去吐槽這塊蛋糕的口感。而且我們可以看到澳大利亞歷史上一直沒有獲得自主地位,先是跟隨英國,後來又跟隨美國,這也導致澳大利亞不敢如美國那般咄咄逼人,把話完全說死。」

俄羅斯國立莫斯科國際關係學院專家雅羅斯拉夫·扎哈爾耶夫指出,澳大利亞外長髮表了對於華盛頓來說是丟臉的聲明,這表明美國從澳大利亞趕走中國戰略的失敗。

 「美國在世界各地經常推行沒有實際行動的承諾政策,在這種情況下這種政策是失敗的。澳大利亞迫切希望開始改善與中國的關係,因為這種關係已經惡化了兩年。同時,中國投資者縮減在澳大利亞經濟多個領域的存在後,華盛頓沒有為澳大利亞提供任何高質量的解決方案。華盛頓沒有提出下一步的承諾,任何經濟都需要錢。中國是一個穩定和高質量的投資者。中國在這種情況下沒有受到任何損失,但卻為自己找到了可供選擇的市場。誰是失敗者?澳大利亞‘信錯了人(wrong guy to believe)’。當然,這表明美國從澳大利亞趕走中國和中國資本的戰略是失敗的。美國無法實現自己的承諾,注定讓自己的盟友遭受巨大的損失。」

雅羅斯拉夫·扎哈爾耶夫認為,這實際上就是馬里斯·佩恩做出這樣表態的原因。

他指出:「確實,澳大利亞外交部長來到華盛頓是為了弄清楚,美國對澳大利亞的經濟投資項目甚麼時候開始。從她的表態來看,她甚麼也沒獲得。當然,和所有的政客一樣,她也承受著來自工業遊說集團的複雜壓力。由於與中國的政治緊張關係對商務聯繫造成的影響,工業遊說集團遭受了巨大的損失。澳大利亞現內閣所有官員都承受著同樣的壓力。美國沒有能力向完成美國遏制中國任務的盟友提供高質量的支持。此外,他們沒有真正的資金來完成對澳大利亞承擔的同樣責任。」

在此背景下,中國駐澳大利亞使館發言人發表了象徵性的聲明。在回應「2+2」會議的聯合聲明時,他說:我們敦促澳方不要在損害中澳關係的道路上越走越遠,真正從自身利益出發,多做有利於兩國互信與合作的事。

使館發言人指出,聯合聲明在涉及香港、新疆、南海等問題上對中國無端指責和攻擊。其有關言論罔顧事實,違背國際法和國際關係基本准則,粗暴干涉中國內政,我們對此表示堅決反對和拒絕。

中國外交官重申,中方將繼續堅定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正當權益,堅定維護地區和平穩定。任何對華施壓的圖謀都絕不會得逞。

關鍵詞
中國, 美國, 澳大利亞
社區公約討論